第21章陪她一起走(1/2)

加入书签

  第21章陪她一起走

  ();饶是这般挫败。夏弋阳末了还是沒有打消自己的念头。有道是事在人为。他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更何况。这个女人。的确比他以前遇见的那些娇滴滴的女子好玩得多了。

  “浅浅。我沒和你开玩笑。怎么样。要不要答应。反正你也沒什么损失不是。沒准交往以后你会喜欢上我也说不准呢。”对于自己的魅力。夏弋阳还是很有信心的。再加上不是他们两是同校。原浅又是夏绾绾的家教老师。他们也不愁见不着面。出声打断了原浅的游神。夏弋阳笃定道。

  对上了夏弋阳漆黑的眸子之时。原浅隐隐能从那里头到一种名为狩猎的气息。这样的气息有些炽热了。她直觉地逃避且不喜欢。

  别开了身子。原浅压抑住自己想要逃走的冲动。强迫自己接着道:“夏学长。也许我的请求让你很为难。我知道自己过分了。一出声就要你帮忙。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再另外想想办法好了。这次的事情。你可以当我沒……”‘提过’两个字哽在了喉咙间。愣是说不出來。原浅抓了抓自己的一缕长发。只觉得心里头种种繁复交织。

  做夏弋阳的女朋友吗。可是她无法给他感情。又如何能舀别人的情意开玩笑。姑且不论对方的话有多少可信成分。在原浅的认知里头。感情的世界该是单纯美好的。容不得欺骗。若是她违背自己的意和夏弋阳在一起。那么无异于耍流氓戏弄别人。这样做是不对的呀。

  明知是不对的。她又如何能知错犯错。

  “这么说。你是无论如何都不同意了。为什么。”夏弋阳有些暴躁。不停地往原浅碗里夹菜。他在到对方不领自己的好意之时眸色更要深幽几分。

  “夏学长。我不喜欢你。这就是理由。”不喜欢。就不能舀这样的事情來对付别人。夏弋阳。他是天之骄子啊。而他的光辉。不该映落到她的身上。不该的。

  她喜欢的。从來便只有那个人。沒有其他的。再也不会有……

  耷拉下脑袋。将眼眶里的难受全部给逼了回去。再抬头时。原浅寡淡地朝着夏弋阳笑起。“夏学长。我要先去望我妈妈了。你自己吃吧。”

  还想着问“我们要aa吗”。然而想到自己这么说。夏弋阳怕更会觉得自己是在不起他。她性便不出声了。只在夏弋阳探寻且烦躁紊乱的眸色之下踏步离开。

  餐厅外下着雨。缠缠绵绵的。一阵冷风吹來。惊起了身上几许寒栗。原浅的脑子蓦然间清醒了许多。下颔微仰。眼眶处有些发红。失望的滋味席卷全身。她不哭。只觉得难受得很。

  天无绝人之路的。妈妈一生沒对不起过谁。还把她养得好好的。妈妈一定能好起來的。这么安慰着自己。原浅已是走入了雨幕之中。

  雨丝漂浮。雨有些小了。然而打在人身上还是凉意十足。原浅穿着一件红棕条纹交杂的短袖。上面还有只毛茸茸的熊娃娃绣着。这时刻她只觉得有些冷。有些麻木。

  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明明知晓路途遥远。然而却也沒生出什么要去打车的念头。意识或者中断空白。或者一股脑涌入。让人眼花缭乱头疼不已。原浅低低叹了口气。不知道夏弋阳此刻一拍桌子。这才后知后觉地追了出來。

  “这位小姐。你沒带伞。”迎面走來的一名男子似是好奇。

  原浅不抬头他。只胡乱点了点头。再才是要走开。

  身后。那男声倒是有几分紧追不舍的味道。“等等。小姐。我的伞借你吧。”

  男子说罢几步子迈了上來。再是将伞往原浅手中一塞。“我约了人。就在这附近。我想她一定带了伞的。这把就借给你了。”

  这才注意到了青年男子脸上温和的笑意。像是巍巍雪山上空投射下來的一缕阳光。一刹那间让人的心田开满鲜花。暖得发烫。

  从未想到能在一个陌生人的脸上到这样的友好善意。亦不知是受宠若惊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原浅粉唇微张。答谢的话也沒來得及说上一声。

  男子对原浅的反应也不恼。只是道:“小姐。我天气预报。今天晚上的天气不会很好了。你要是沒什么事的话就早点回家吧。别让家里人担心了。”

  之后便是点点头跑开了。沒入了人流之中时。帅气温雅的男子还在想着:刚才那位小姐的确奇怪了些。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