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救赎(1/2)

加入书签

  近段时间夏绾绾要参加奥数比赛是以原浅多找了一下这方面的资料來教她小姑娘到底还是多动些每每学习超过半小时她便会嘟囔着要放松一下

  阿波罗口中咬着块饼干砸吧砸吧地似是吃得很尽兴有时候原浅会觉得阿波罗不像一只猫虽然它是苏格兰折耳猫这个品种无疑

  “浅姐姐这是妈咪早上做的蛋糕送给你吃”及至辅导完了这小丫头原浅颇为意外地收到了夏绾绾送的一个甜点看起來卖相很不错不过似乎这蛋糕大了些吧

  “绾绾你留在家里吃吧这么大个姐姐也吃不完不是”笑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原浅说着想帮她把蛋糕放回冰箱里

  “不行浅姐姐这个是给你的妈咪做了两个她说你教我学习很辛苦所以这个是给你的礼物”沒想到夏绾绾会一叉腰瞪着眼一副不容置疑的小霸王姿态

  不论抱着什么想法总之最后原浅还是把蛋糕给带走了此时是晚上八点多天上的星子光辉浅淡显得萧索而不景气街边则是华灯炫目又是都市一夜的繁华

  不期而遇

  她看见了他他却心不在焉于是错过

  商述泽走进了一间料理店随手点了个晚餐吃除非是在外头出任务不然他还真少这么不按时间就餐的只不知为何这两天他多少还真有几分烦躁

  原浅才回到宿舍便听室友贺知微着急的声音响起“浅浅不好了刚刚有个自称吴婶的人打了电话过來说是你妈妈出了事让你赶快回去一趟浅浅你认不认识那个吴婶啊”听起來那个人把浅浅妈妈的情况说得很严重呢

  原浅手中的蛋糕险些坠地而她的脸色亦是瞬间苍白了几分整个人摇摇欲坠的

  “浅浅浅浅你别吓我啊……”贺知微赶紧扶过了原浅看着一向笑得温婉的女孩这时刻竟是泪眼朦胧她的心里也不好受“浅浅要不请个假你赶紧回家去吧”

  原浅将手中的蛋糕往贺知微怀中一放立马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欸浅浅你等等啊……”身后还能听到贺知微慌乱的声线而原浅已然沒了踪影

  她一直都知道母亲身体不好的可她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沒回家一趟这一刹心内深深地怨憎起了自己原浅边跑着泪水簌簌如泉涌

  身子无力其实浑身软得几次要摔倒全凭着一股毅力她这才能坚持下來

  妈妈

  这个名词无数次从她的唇间溢出而后化作了沁沁凉凉深入骨髓的痛意往昔那些被覆盖掩埋过的梦魇此际排山倒海一般铺开成一幅长长的画卷

  “雪琴我们离婚吧为了女儿我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够吗我爱的是素素你明明知道的大家好聚好散也不枉相识一场否则闹上了法院到时候你连浅浅的抚养权都争不到”

  “雪琴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和季大哥是真心相爱的你能不能……成全我们你放心我会给你一笔钱……”

  “阿山你只为那个女人考虑你究竟知不知道浅浅她需要一个父亲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就是这么苛待我们母女的吗当初我为了你放弃了家族的一切什么山盟海誓如今我也不想了但我绝不能让浅浅沒有爸爸”那是幼年时柔弱多病的母亲第一次反抗了那个她名义上的父亲那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一种职业叫做小三而她的母亲明明是正室却被迫退位自此带着她消失在了那个男人的视线之中

  原浅季浅……

  曾经的季浅如今的原浅呵原浅缘浅是不是命中注定她遇上的在乎的人和她皆是缘浅哪怕情深

  商述泽才出料理店沒多久便被一人撞到了而那一人连‘对不起’都顾不上说一句便匆匆跑了

  那一瞬那橘黄灯光下的泪花令人心颤甚至……无法不怜惜

  商述泽跟上了前头那个委屈得仿若丢弃了什么天大的珍宝一般的女子看着她不警醒地从马路中间奔跑穿过险些被一辆疾驰的电动车撞到他的后背竟是惊起了一身冷汗

  似曾相识的街道

  是了商述泽想起了才到汉南的时候有几名汉南的军官带着他走过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