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任她自生自灭去(1/2)

加入书签

  “教官我回宿舍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不用去校医室的”一只素手搭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原浅说起话來细声细气的很显然她此刻的精神状况并不佳

  “别说话净出乱子找医生看看再说”商述泽出言反驳了原浅的念头

  “教官可是我真的不需要去……”唇色白成一线看着便让人担心原浅想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当下不由得又羞又窘

  “行了你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自己说”说话间商述泽仍是朝着校医室迈去

  原浅咬着下唇嗫嚅着不知什么

  校医室里头是个女医生在值班她给原浅做检查之时商述泽便在一旁盯着也不回避原浅几次张口请他出去却都不得所愿

  “医生她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原浅偶尔敛起的眉头商述泽赶忙问了医生一句

  “经期不宜大幅度运动回去好好休息整点红糖水喝喝该请的假就请了吧免得以后烙下个什么毛病”女医生淡淡地开了口顺带望了商述泽一眼“你是教官”

  “是”商述泽说话间已是朝着病床的方向走进

  原浅直直地望着天花板然后才说了句:“教官我能不能先回宿舍去了”

  商述泽探寻地看向了女医生得到后者的许可后才小心将床榻上的人儿抱起“麻烦医生了我们先走了”

  “教官你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的”原浅有些不自在因着从刚才到现在她已经接收到了不少道好奇的目光她不喜欢这样被人当猩猩一般观察

  “肚子还疼吗”商述泽沒理会她的请求而是反问一声

  原浅手微顿“沒事”

  “我看事儿大着呢为什么不请假”商述泽这么说着已是带上了几分批评的味道

  原浅听着这语气有些无奈并委屈然而眼底一派清明她只小声应了一句:“我以为运动一下也沒什么”

  商述泽的脸色有些严峻又似乎是怜惜“女孩子的该好好爱惜自己身子折腾出毛病來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己”

  原浅沒答话了只是有些恍惚同样的话曾经也是有人和她说过的

  “浅浅我给你冲了红糖水快喝些然后好好睡一觉”

  “浅浅你怎么这么倔呢女孩子要好好爱护自己别让我担心好吗”

  “浅浅以后你再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那我就……以后你身体的护理情况归我管了我让你休息你就得休息让你吃饭你就得好好吃饭”

  “浅浅……”

  “浅浅……”

  只要一闭上眼便可以这样轻易地听到那么多声或温润或欢畅或恼怒或哭笑不得“浅浅”……

  原浅觉得日光太刺眼以至于她很想尝试一下泪水被日光一点一点蒸发殆尽的感觉可是沒有很多时候伤口只适合在黑夜里静静独自舔舐着不想说给别人听也不愿让别人知道……

  她不哭

  她很坚强起码在青天白日里她很坚强

  商述泽突然觉得怀里这女子是个有故事的人她睁眼看着他却似浮云一般飘渺其实她应该不是在看他的也许她只是碰巧望向了某一点而他恰好落在了这一点上

  这样被人忽视的感觉隐隐地让商述泽很是不爽可他不说说了不是证明他沒度量

  宿舍楼出现异性不得入内原浅挣扎着站到了地上像是狼狈逃离她忘记了要说谢谢忘记了自己的肚子很疼只是突然想把自己关起來关在一个沒人能看见他的地方

  商述泽本还想提醒她两句什么可看着她这般毫不重视自己的模样他怒怒了却又笑了算了笨丫头任她自生自灭去

  回到了集合的地点此时绝大部分的队伍都已经回來了八排长帮忙管了一下七排的学生众人皆是坐在地上就等着剩下的最后几支队伍回來

  颁奖

  因为这次的定向越野笔试是和学校的越野协会合作的是以前三名的奖品也是由越野协会出的段莹莹所在小队领到的是第二名的奖品才一下來她立马把礼物拆开这才哭笑不得地发现礼品竟然是一包果冻

  是那种高脚杯形状的果冻总共有个队里每人分了一个之后段莹莹又给原浅留了一个剩下的三个一个给了班里的临时负责人另外两个便是给了商述泽和八排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