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腥诵厮担骸罢獠皇峭练寺铮趺茨芑畎巳恕!?

          也有人说:“二杆子货。山里的家娃,没见过世面。”

          这些话更让天魁生气。他回过头来,用眼睛盯着这些看他不顺眼的关中人。老实说,关中人在天魁的眼中,算不得什么好人。个个面孔黑,皮肤粗,双双手,好象笆子样。可就是这样的人,还看不惯他天魁的样子。

          那个小伙计跑远了,见天魁没有追上来,就又喊着,“咋了,你不是商州客吗?洋芋蛋,商州客,就是洋芋蛋。”

          这话是嘲笑商州人粮食不够,年之中,什么时候都离不了洋芋。

          洋芋就是土豆。在山西也叫山药蛋。凡是苦焦的地方高寒的地方,都种这样的植物。种这种东西的地方人民,也只好大量地吃这种东西了。

          天魁拿起条拿凳子,做出要和伙计拚命的样子。

          这时个胖子出来了。他对着伙计骂着:“你个驴日的,会不会做生意。客人上门了,咋能这样说话。去,滚到后边洗碗去,前头我来招呼。”

          伙计跑了。胖子走到天魁面前说:“乡党,你是第次出山吧。你们那里我去过,空气好哩。这就是羊肉泡。不过现在没有泡哩,要你掰碎了,人家才端进去给你煮馍泡好。来,你看,这样掰,就行哩。”

          胖子边掰着馍,给天魁示范着。

          饭馆中吃饭的人都哄堂大笑起为。他们笑天魁是个家娃。没过见世面。天魁又羞又急,拿起个烧饼,学着胖子的样了掰了起来。天魁不闹了,胖子也走了回去。

          七十七我昨这么可怜

          可怜的天魁,第次吃羊肉泡,根本不懂这些讲究和道数。他只是安照个山民的做法做着。

          个大海碗放在面前,里边放的是两个烧饼。胖子老板已经给他掰碎了半个,这只不过是做个示范,余下的得他自己来掰。

          天魁不明白,不就是吃个烧饼吗?为什么要掰得那么细?不就是喝碗羊肉汤吗?为什么要这么讲究?羊肉天魁也是吃过的,大块的羊肉煮熟了,炒成盘,家子人围着桌子大口地吃。有什么了不起的。

          天魁拿起个烧饼,几下掰碎了,放在碗里。他没有那么大的耐心,也没有兴趣在那里慢慢地坐着,用指甲抠着,把馍掐成米粒大的小颗粒。天魁掰出来的馍大的如核桃,小的如铜钱,形状大小不,有方有圆,有三角有梯形的。

          当天魁把馍端到后边的操作台上,拿给大师傅的时候,那个炉头眯着眼睛问,“你的馍没有掰好,怎么也端来了?”

          天魁说:“好了好了,你看看,全掰碎了。”看着师傅眯着的眼睛,天魁突想感觉到,是不是这个人眼神不好,看不清楚碗里的东西呢?

          天魁问:“大哥,你眼神不好啊?”

          那个炉头把手里的勺子当地在锅上碰,说:“你怎么不识好歹呢,我是好心给你说话,让你把馍掰得碎碎地,你怎么骂我眼神不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又是那个胖老板过来了,他端起天魁的碗,看年里边的馍说:“你就是眼神不好,你看看,人家那里没有掰好,全掰了,你不要刁难人家娃咧,快给人家煮吧。”

          大师傅把端过饭碗,把里边的馍往锅时倒,端起小锅的木杷,摇了同摇,晃了几晃,放在火上烧了起来。

          火是蓝色的火焰,扯起来老高。

          这里的人是烧煤的,不是烧柴的,黑黑乎的煤块子,跟石头样,竟然能烧出这么大这么旺的火,也真他娘的是件怪事。

          锅时翻着白色的沫子,炉头给里边放些肉片子,只有几片,再放些绿色的葱花,又烧了几下,就倒在了天魁的碗里。

          胖子老板说:“好了,小伙,快去吃吧。味道定不错。”

          天魁端了碗回到桌子上,埋着头大吃起来。好烫啊,刚出锅的东西,温度也半高了,吃口,嘴里就起了个泡。天魁用指头在嘴里挤着这个水泡,连声地叫着:“你们怎么把饭弄得这么烫,烫得我嘴里起了水泡。”

          饭馆的人轰然大笑。

          大家起象看个怪物样地看着天魁。关中人说的话天魁不太懂,口气生硬,带着很长的尾音咧,什么话后边都加个咧字,弄了半天,天魁才明白,这个咧字就是了的意思。还有是咬字不清。喝水硬说成喝匪。

          “这些笨拙的关中人。”天魁在心里卑视着这些人。

          然而,对面的桌子上,有人开始议论起了天魁。个人说,山里人啊,就是可怜,羊肉泡也没有吃过。你看看,馍也不会掰,弄得那么大的块子,汁水进不去,那干馍块子可有个啥味着。还不如去啃干烧饼呢。

          另个说就是就是。山里人家子睡个大土炕,整天吃着土豆,脸蛋子跟洋芋蛋子样,脸的黑,走路脚抬得老高,跟骆驼量路样。走路脚跷得那么高,多费力气,那是有劲没处使吗?

          天魁听着听着肚子的气。山里人能给你们这么埋汰吗?山里人挖你们家祖坟了,还是砍你们家牛腿了?

          生了气的天魁虎地站起来,对着议论他的人喊道:“山里人咋了?山里人不是人吗?不准你们这么糟蹋我们。”

          “哈哈”吃饭的人们笑了,“小子还生气了?生气了咋的,还马蚤情还要扁你哩,你个欠揍的生生货。”

          天魁气得牙咬得吧吧响,他真想跟眼前的这些人拚了。

          正在这时,门外进来两个保丁,黑色的衣服,黑色的皮鞋。偏分头,嘴里叼着纸烟。保丁进门,胖老板马上来招呼了,笑眯眯地问,爷,你们要什么?那两个保丁说:“来两碗羊肉泡,汤要足的,肉要鲜的。老板进去弄饭了。保丁跷着二郎腿看着吃饭的人。有人就对保丁努努嘴,意思是让他们过来看看天魁。

          个保丁过来了,他搬了下天魁的肩膀说:“小子,干啥的。”

          天魁说:“走亲戚的。”

          保丁过来围着天魁转了圈,又用脚踢着天魁的麻袋子,说:“这里边拿是什么?”

          天魁说:“麻,给亲戚带的。他要给孩子纳鞋底子。”

          保丁说:“打开,我们要检查。”

          天魁肚子正窝火,听保丁要他打开麻袋子,就说:“我为啥要打开?”天魁在牧护关常和保丁打交道,交不知道这种人的害怕。

          那个保丁说:“为啥?就为这个。”说着掏出把匣子炮对着天魁的下巴。冰凉的枪管捅在天魁的下巴上,天魁吓住了。他知道,只要那家伙的手指轻轻动,就会轰然声,子弹会射穿他的脑瓜子。b2

          七十八寻媳妇的

          保丁见天魁死钉在那里不动,又白眼仁不满地翻看着,那是种男人对男人的不屑,是种公开的挑战,是两个男人要决斗时的对立。

          保丁大吼道:“咋,你个家娃还不服,还想跟我硬来是不是?好,老子让你见识下保安队的厉害。走,跟着我走。”

          保丁手提着枪,手撕扯着天魁的头发。

          天魁留的是那种齐耳的头发。给抓住很痛很痛。下子他没有了反抗的能力,身子能拉得倒在了地上。钻心的疼痛让天魁流出了眼泪。

          正在这时,个半老的枯瘦如柴的人走了过去,他傻笑说掏出支烟,递给保丁,说:“老总,请抽烟,消消气。消消气。”

          保丁本身正在生气,本能地喊道:“我不抽,我不抽。”可听到那个瘦子说是三烟台香烟时,就伸手接过了那支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瘦子不失时机的给保丁点上了烟,然后讨好地笑着。

          保丁丢开了天魁的头发,问瘦子:“这个人你认识?是你的同伴?”

          瘦子说:“我是关中人,咱是乡党,咋能跟这些家娃们是同伴哩。”

          保丁看着瘦子,坐到了椅子上,大腿压在二腿上,眯着眼睛看着瘦子说:“不对吧,我怎么听你的口音中有山里人的口音?”

          瘦子说:“这就对了,我常进山去收皮子,就是牛皮羊皮狐狸皮,要经常跟山民们打交道,时间长了,说话当然要跟他们学了。你去了山时,不学人家的话,人家听不懂,有好皮子也不愿意卖给你。到什么地方,得看什么话,得看人行事,你说对不对老总?”

          保丁点着头。

          保丁的饭端上来了,大碗的羊肉泡,要比别人的多得多,肉也肥,馍也多。这是老板明显得讨好这个保丁。

          看到了饭,保丁就对天魁不感兴趣了。

          那个瘦子对天魁骂道:“你个深山里的家娃,好不容易出回山,也应该学学规矩,见人没高没低,没大没小。告诉你,得罪了老总,绝没有好果子吃。轻了关你几个月,重了枪要你脑袋。明白了吗?”

          天魁低着头,句话也不说。他知道,在这个地方说话,弄不好会招来顿恶打,弄不好会吃大亏的。

          看见天魁还从在那里不动。瘦子又骂:“你个二百五没成色的货,还不快滚,呆在这里丢人现眼。你等着老总吃了饭,给你枪啊。”

          天魁站起来,走到自己的桌子上,大口地吃着自己的饭。那些东西,现在可基本上都凉了。

          保丁在边大口地吃着自己的大海碗羊肉泡,边哼哼叽叽地唱着本地的小调,那全是些流氓歌曲。内容以两性茭合为主要内容。许多在饭馆吃饭的人,都皱着眉头,表示着不满,可也有几个小子跟着瞎起哄。

          保丁回头,看见那个瘦子还站在他的身后,吃了惊,骂道:“你别这么站人身后行不行?象个鬼影子样吓老子跳。”

          瘦子点着头:“是,是,我站你前边。”

          保丁说:“也不能站我前边,你该干嘛干嘛去,围着我干什么?哦,我吃着,你看着,你不嫌难受,我还觉得别扭呢?你要有事快说,没事给我站边去,别这么粘在我屁股后边,让我不安全。”

          瘦子又从掏出根烟,放在保丁的前面说:“老总,我是咱金山人,前几天媳妇不见了,其实也没啥,就是跟我吵了几句嘴,我是出来寻人的。我是想跟你打听下,有没有见过个山里口间的三十多岁的女人来过这里。”

          保丁听来了劲:“你把老婆干跑了,她跑出来,外面可全是男人,好嘛,你小子也不用寻了,这么天功夫她可能肚子里小孩子都怀上了。你等着当王八吧。”

          饭馆里的人都跟着大笑起来。

          瘦子倒不生气,牛铃大眼在黄|色的脸上转着,黑色的短胡子在上唇上协着,脸上还是那样的笑着,“老总,你别开玩笑了,刚跑出来没几天,怕没有那么快吧。再说,我老婆,我都看不上,别人才没人要那号货色。”

          “你看不上,你还寻她干什么?”

          “不想要,就给别人用吧,不要小气。”

          饭馆中的别的人也跟着开玩笑了。

          瘦子说:“看着不顺眼,可好歹也是好家俱,用着顺手,她往出跑吧,没啥可用了,有时憋得难受。”

          “哈哈哈”店里的人为这么个傻子的可爱大笑起来。

          保丁也笑得把吃到嘴里的又吐在了碗里。大笑的保丁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筷子点着瘦子的脸说不出来话来。

          瘦子等大家笑完了,问:“保总,你倒是说句话,见没过这样的个人。”

          保丁说:“我又不是人贩子,怎么会见?你他妈太搞笑了,笑得老子饭也吃下成了,哎哎,我的肚子哟。”

          天魁吃完了,只有他没有笑。他开了钱,无声地走了出去。到了门外,他狠狠地盯了眼那个保丁。那家伙正得意下作地跟瘦子在讲,跑出来的女人,这几天定给别人打了机关枪了。

          七十九王安娃

          天魁走出饭馆,来到了街上,他寻了个偏避的街的角落,坐下来休息。

          走了个早上的路,早已经累了,刚刚吃了非常烫口的羊肉泡,他的身上发汗,全身软绵,非常地想睡觉。

          街的最西头,人家开始变少,几户人家的房子,远远地座落在山根。在它们的面前,是大路,是石堰的梯田,是棱坎。在棱坎下下边,是秋天没有收回去的玉米杆,现在已经焦黄,发干,人躺上去正好睡觉。天魁背着自己的麻袋子,正要往那里走去。

          后边有人喊:“哎,牧护关的乡党,你等下。”

          天魁回头,是刚才那个在饭馆解了他的围的瘦子。看看这个人,真是瘦得可怜。现在是秋天了,他还穿着夏天的衣服。裤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吊在半腿上,脚上是双前头开了口,后边半个底子没有了的布鞋。上及是件满襟的旧衣服,那样子比叫花子好不了好少。

          个人混到了这地步,也够惨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