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魔宫婚礼苍月发怒(1/2)

加入书签

  两大宫的弟子已全部到齐,忽然被传令聚集在曼陀罗宫的巨大庭院中待命,却又不知何事,着实令人心焦。

  十大护法也统统到齐,包括原本应该守护在白婠婠身边的小水滴和阿市,他们并排站在首位,场面壮观,都面面相觑,完全不知所谓。

  直到有十个女弟子从天而降,扯着红绸从四面八方飞舞而来,红绸不断纠缠,交织,很快就像一朵巨大的彼岸花,绽放着妖娆的身姿。

  正当众人都在极度的迷惑时,七小蛮凭空出现,她穿着灰色僧衣,挂着透出无限邪恶的“慈悲”笑意,替白之宜传达口谕,命令十大护法随她而去。

  一炷香过后,十大护法便抬着一顶坐落着曼珠沙华宝座的轿子缓缓而来,东方闻思双手覆膝,端正而又如同傀儡般的坐在上面,红衣绝世,目光呆滞。

  她身上穿的是烈火宫的红衣,但是头上却戴着流珠凤冠,妆容又十分冷艳,而抬着轿子的十大护法中,并未有白狐的身影,看来是七小蛮顶替了白狐的位置。

  十大护法抬轿的场面极其隆重,却又前所未有,着实罕见,漆昙四处看了看,都未瞧见过白狐的身影,心里便猜出了些许。

  众人惊讶的看着十大护法抬着轿子上面的东方闻思穿过人群缓缓前行,他们本来在疑惑东方闻思为何作新娘妆扮,直到白狐也被簇拥着出来,才知道,这是一场婚礼。

  一场没有酒席,没有宾客,没有任何祝福的婚礼。

  禁地。自从驾着吊床的树被毁,紫魄一直都有些失魂落魄,没有了老树的寄托,他连喝酒都觉得淡而无味,赤着脚坐在鸢尾花田的田埂上,看着蝴蝶紫澈在花间飞舞,就像是只

  给他一个人欣赏舞姿的情人。

  他的眼神,既是迷恋,又是悲哀,就像透过一双紫色的翅膀,努力的想要找到一点蓝澈的身影。

  “紫魄,我是来邀请你,参加一场婚礼的!”白之宜站在紫魄的身后,不知为何,看到他忧伤沉默的样子,心里总有些莫名的快感。

  紫魄淡淡的说道:“这等无聊的小事,别来扰烦我!”

  “丫头的婚礼,总该不是无聊的小事吧!”

  紫魄猛地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东方闻思和白狐就要成亲了,你也不想在他们拜高堂的时候,你的丫头只能对拜于我吧!”白之宜得意的笑道。

  紫魄站起身来,死死地捏住白之宜的下巴:“你逼着她和白狐成亲?”这剧烈的疼痛令白之宜有些恼火,她一把甩开紫魄的手,冷声道:“嫁给白狐,是她最好的归宿!你也知道,这天底下,就只有白狐愿意爱她,愿意娶一个老太婆做妻子,

  皇甫雷就不同了,即便他愿意,皇甫青天也不会答应,你也不想东方闻思这一生,都在孤独痛苦中度过吧!”

  紫魄愤声道:“你白之宜不会这般好心,这个时候你让他们成亲,恐怕,是为了对付皇甫雷吧!”

  白之宜大笑起来:“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呢!一举两得的计策,既扰乱了敌方军心,又给你的丫头找到了依靠,你有什么理由阻止我呢!”

  “她要嫁给谁,就算是你,也不可强迫!”

  “她是心甘情愿的,你忘记了吗?两年前,是东方闻思亲口说要嫁给白狐的,我只是成全她而已!”

  “她是为了保住白狐的性命!”

  “好,你且随我同去,若是东方闻思不想嫁给白狐,我定不会强迫这场婚礼继续进行,但她若是执意要嫁,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止我的右护法同他心爱的女人喜结连理!”

  白之宜这番话,让紫魄只能随她前去。

  就在这有些清冷的日头下,东方闻思戴着华丽的凤冠,逐渐变得面色苍白,即便涂抹着鲜红的胭脂水粉,却像一具早已失去灵魂的死士,美丽而又诡异。

  白狐心中迎娶东方闻思的婚礼不是这样的,他幻想中,东方闻思的脸上是挂着笑容的,最幸福的笑容,而不是像眼前的她,连演戏都勾不起来的嘴角。

  紫魄飞身而去,落在轿子上,他单膝跪地,看着东方闻思并不欢喜的面容:“丫头,你若不想嫁给白狐,我这就带你走!”

  看到紫魄的出现,东方闻思的表情总算有了些缓和,她轻轻的摇了摇头:“紫魄哥哥,我别无选择了!”

  “你此时跟我走,白之宜不会追究的,她答应了我,她不会违背你的意愿,让你嫁给你并不爱的人!”“紫魄哥哥,你怎么还不明白?白之宜她是骗你的,她把我们都玩弄于股掌之间,若是此时我悔婚,她便找到时机杀了我,杀了白狐,若是我按照她的意愿,嫁给白狐,既

  保住了我们的性命,也保住了雷哥哥的性命!”

  “你,你知道了?”

  “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猜不到她的想法?她让我此时跟白狐成亲,就是为了让雷哥哥崩溃,瓦解他的斗志,甚至会冲动的来自投罗网!”

  “你明知道,为何还要中了她的计?”

  “跟她斗,我只能做一个输家!”东方闻思贴近紫魄的耳朵,幽幽道,“我们都只能期待反败为胜的那一刻!找个机会,替我告诉雷哥哥,让他千万不可上了白之宜的当!”

  我的丫头长大了!紫魄有些悲哀的站起身来,他不得不承认,不得不接受,被淤泥污染的躯壳,无暇的内心又能坚持到何时呢!

  空荡的花心里足以容纳两个人,他们二人站在用红绸编织的彼岸花中,等待着吉时。

  一个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却被迫嫁给不爱的人,一个遂了心愿娶到了此生挚爱却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真是天意弄人!仍然装作莫忆的绛,看到此番场景,倒是感叹起来。

  水涟漪的心里,一直都是同情东方闻思的,即便心疼她的遭遇,却也无能为力,这是曼陀罗宫第一次举办喜事,但这喜事没有幸福只有压抑。

  “吉时已到,一拜天地!”一名女弟子高声喊道,将众人的思绪都拉了回来。

  东方闻思和白狐双双弯下腰身,各有所思。

  “二拜高堂!”看着这对新人对着他们躬身一拜,白之宜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这一刻,她就跟全天下的母亲无异,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看着自己女儿出嫁的母亲,但是很快,她的

  眼神便笼上了一层冰霜。

  白之宜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紫魄,不禁觉得好笑,自己曾经是东方闻思的继母,而紫魄,又是东方闻思的半个父亲,这样看起来,他们仿佛也成了半对夫妻。

  抬起身来时,东方闻思对上紫魄的眼睛,她眼里的空洞出现了一抹柔情,似是安慰着紫魄不要为自己难过。

  “夫妻交拜!”

  他们二人缓缓面向对方,交换了一个让对方安心的眼神,便如同像命运低头一般,俯下身去。

  桃花山庄。第七轮抽签,是文珠儿对星沫初雪,文珠儿已经呈现过精彩的剑术,凭借着她精湛的十招剑式,与星沫初雪的鞭法相抗,仅在最后一刻,被鞭子缠住剑身,导致落败,但

  她却输得心服口服。

  “初雪妹妹,你可要轻点罚我!”文珠儿故作可怜的样子,逗得大家笑声连连。

  星沫初雪也是玩心大起:“珠儿姐姐,那我便罚你,背着你的师父在这亭子转上一圈吧!”

  “你这是在罚我吧,初雪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若是被文大人知道了,我这脑袋……”秦络绎苦笑道。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文珠儿俯下身子,极其豪爽。

  随后秦络绎以一种看起来极不舒服的姿势趴在文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