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挑选侍女人皮面具(1/2)

加入书签

  曼陀罗宫,玄冥大殿,幽暗无光,各怀鬼胎。

  黑袍加身的面具人,出现的无声无息,消失的更是无声无息,没人知道他来过,也没人知道他何时离开。

  唯有此时刚好进入的黑衣人,瞥见了那人消失的一抹余影。

  黑衣人正是凌无眉,他一边走进一边心里疑惑道:方才见我进来便立即消失的人就是天下第一飞贼夜月吧!可他不是细作,为何不敢继续说下去?

  凌无眉方才听见夜月对白之宜说的最后一个字,便是“心”字。

  “不通报便不请自来,你真是越发的大胆了!”尽管白之宜嘴上这么说,可是却听得出来,她没有半点怒意。

  凌无眉胸有成竹的笑道:“我带来的消息,宫主可根据其中分量来判在下的罪吧!”

  说罢,凌无眉便把铸剑山庄已押送兵器出发的消息告诉了白之宜。

  听后,白之宜兴奋地说道:“今日便已出发?看来曼陀罗宫的探子倒是不如你的消息来得快!涅儿!”

  巫涅应声道:“宫主有何吩咐?”

  “带些人手,杀人劫货!”白之宜冷声道,“武月岩老奸巨猾,一定不可能只让他的儿子孤身一人押送,密切关注动向,他们定会兵分两路!”

  巫涅立即便退出了玄冥殿,凌无眉却在内心感叹道:我还未说出腾鹤镖局和武义德分别押送的消息,你就已经猜到了,老奸巨猾的可是你啊白之宜!

  “宫主既已作为,那在下就告辞了!”

  “看来你已经明确知道这个消息的分量足以抵押你的性命了!”

  “不,我知道宫主需要我,而无关这一次的消息!”看着凌无眉悠哉的走出玄冥殿,白之宜却若有所思起来:此人知晓第一手消息,定不是普通的江湖人,连曼陀罗宫的探子还没禀报,他就已经知道了,莫不是,他就是八

  大门派的人?亦或是皇甫青天身边的人?可他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又为何告诉本宫主众多江湖消息?这其中有何目的?

  “宫主,姑爷正在烈火宫大张旗鼓的挑选侍女!”身着红衣的烈火宫弟子前来玄冥殿禀报。

  白之宜这才回过神来,凝眉疑惑道:“挑选侍女?”

  “弟子听说,是姑爷在为小宫主挑选侍女,姑爷觉得小水滴身形的缘故,已经不能照顾行动不便的小宫主了,所以想要挑选一个侍女代替小水滴!”

  白之宜冷笑一声:“挑选侍女又何故大张旗鼓?定是在玩什么把戏,想故意引起本宫主的怀疑!”

  “弟子该怎么替宫主分忧?”“她的生死掌控在本宫主的手中,若是玩火**,真是愚蠢至极!”白之宜冷声道,“这里没你的事了,本宫主自有定夺,你立即回烈火宫,若是东方闻思和白狐有何异常,

  及时禀报!”

  “是,弟子告退!”

  阿市走进华音小筑,没有任何心情打量其中风景,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华音药师真是有晒不完的药啊!”

  “为宫主做事,自然要准备的周全一些!说不定哪一天,这些药就要派上用场了!”

  阿市打从心底里厌恶赵华音,紫魄在焚玉山的刑罚,小宫主失去贞洁的情药,全都跟赵华音脱不了干系。

  但她现在又是白之宜最器重的人,阿市自然是瞧不上却又不得不低声下气:“宫主有令,命你立即前往烈火宫,为小宫主恢复年轻容貌!”

  “这是踏雪归来的反噬,连我也是无能为力的,宫主怎会在这个时候命我为小宫主恢复年轻容貌?”赵华音惊声道。

  阿市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小宫主年纪轻轻,就要被困在一个年迈的身躯中,一直到死吗?

  “这是宫主的命令,想必她对华音药师的医术颇有信心!”阿市冷声道。“一定是紫魄的请求,故而宫主才会命我这么做!”赵华音暗叹一声:尽管我知道宫主并非想让小宫主恢复年轻容貌,可是想要重新束缚住紫魄,她只能把难题丢到我的身上等一下,既然是拿东方闻思牵制紫魄,宫主势必不会让我真的为东方闻思恢复容貌,如果我研制的药,只能维持几天,就要源源不断的从我这里获得药物,到那个时

  候,紫魄不敢背叛白之宜,也更加不敢取我的性命了!可谓是一举两得啊!

  想到这,赵华音便得意的一笑:“阿市护法,你瞧,我刚说完我晒得这些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派上用场,机会就来了!”

  “宫主还有吩咐,请华音药师顺便留意一下,姑爷为小宫主新挑选的侍女有没有问题!”

  赵华音当即便知晓白之宜的意图,于是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我这就去!”阿市离开前,看了一眼坐在门口呆呆的望着前方的傅千楚,她的眼睛从自己进来到离开都没有眨过一次,尽管她看到傅千楚仍在呼吸,被微风吹起的发丝和衣角,都在告

  诉阿市,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却被赵华音残忍的变成了活人死士,心中对赵华音不禁又厌恶了些许。

  烈火宫。

  赵华音背着药箱,一路前行,临近白狐房间时,便看到火红一片,人山人海,却又井井有序,穿着红衣的女弟子站的端端正正,眼神中却又都透漏着无奈和愤怒。

  “我来了曼陀罗这么久,还从未见过烈火宫有如此热闹的场面!”赵华音笑着走到白狐的身旁,眼睛从那些红衣女弟子的身上一一扫过。

  白狐冷声道:“华音药师,你来的正好,我正在给闻思挑选贴身侍女,你是医师,又是女人,该比我这个男人细心,不如,你帮闻思挑选一个吧!”赵华音皱了皱眉头,让我挑选侍女,出了问题倒可以推到我的身上来了,故而笑道:“我只是医师,挑选药物我倒是最为擅长,可是挑选侍女我便无能为力了,还是姑爷自

  己挑选吧!”

  “那就没办法了,我已经让她们每一个人都侍奉过闻思了,现在站在这里的就是我和闻思都还算满意的,也不知到底该选哪一个了!”白狐轻声道。

  “听闻最好的侍女都在宫主身边,姑爷可以请求宫主派一个侍女过来不是更好?”赵华音试探道。“我倒是想过,可是闻思变成这个样子,是宫主的意思,这个时候我去求宫主赏赐一个侍女,岂不是要惹宫主生气了?”白狐深吸一口气,“我不想再让我的娘子受到一

  点伤害了!”

  “既然如此,不如抽签决定吧,让她们自己听命于天,你就不用为难了!”赵华音听得出白狐对自己的憎恶和对白之宜的埋怨,倒是放下了一丝戒备。

  小水滴站在一旁冷笑道:“抽签不免太过麻烦了些,不如,就挑选年纪最大的那一个,照顾起人来,也该是最有耐心的!”

  赵华音瞥都不瞥一眼小水滴,便高声笑道:“小水滴护法可真是说笑了,论起年纪最大的,不就是你吗?还需要挑选何人呢?”

  小水滴气的握紧拳头,不再出声。

  白狐却轻声道:“那就抽签决定吧!”

  说着,便让一个弟子前去准备了。

  而白狐便引领赵华音走进房间,此时的东方闻思,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呼吸声很重,这让赵华音不禁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一些发烫,可用了药?”

  “这些就不劳烦华音药师了,一切都有漆昙药师注意着呢!”白狐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赵华音却不以为然:“我现在开始调药,你挑好侍女,就让她进来帮我打下手吧,因为一会儿,小宫主就要赤身**了!”

  “我是她夫君,我来帮忙就可以了!”

  赵华音低声笑了起来:“你若真是她的夫君,也许小宫主就心甘情愿的认命了,还会如此痛苦吗?”白狐当然知道她是指“夺走东方闻思贞洁的人是谁都不知道”这件事,虽然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痛苦,对赵华音生起浓重的杀意,可是为了小宫主的心愿,他必须忍住:“

  那我让小水滴进来!”“我看到她,自然就没心情给小宫主医治了,我调药还需要一点时间,应该足够你挑选完侍女了吧!”赵华音冷笑道,“你不用找人看着我,我是不会加害她的,我只是听命

  于宫主罢了!”

  “好,我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