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两个信封,便把字迹摹下来,仍旧悄悄地关好房门出来。不使他生疑。随后我立即买了几张白话报,寻出了节新闻。依样葫芦地约他本日三日晚上十点钟到会。但是我还不知道他中计不中计,所以我临行的时候,请你相助。面我去跟他,面请你等到相当时候,去警察。幸而他并不疑心,直领我到东台寺去。我见他进寺以后,好久不出来,以为同党们也许就寄顿在寺中,所以我就奔到惠民桥去取媛。谁知徐守桐到了寺里,不看见同党,就从别条路退出来,再到王牌楼——这地点本是我最初的目标——樊百平那里去报告。樊百平觉悟到出了岔子,才到东台寺去自首。以后的事,都是你亲身目击的,我不必细说了后来我明白了案情,所以急急赶回来,就防再连累了他。不料他很乖觉,至今不回来。我想他再也不回来了。

  我笑道:“徐守桐这个人真好笑。他特地来侦伺你,却被你再利用。你还说他乖觉呢!

  霍桑道:“你别轻视他,但看他在这里,你始终没有怀疑他,就是他胜过你处。并且他在我接包件的时候,看见我的签名,便能够摹仿下来;后来他就利用这签名来骗你,你也瞧不出假,也可见他的技能并不平庸。

  “那本第次他们的机关被破露之后。他为什么再来这里给你做引线?”

  “那就因为那时樊百平所预定的第三案还没有完毕,他们对我还放心不下,不得不再派他来。况且我第次虽则失败,我的手段却非常缜密,他自然想不到我已经着穿他的机密。所以平心而论,徐守桐的干才委实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及的。”他停停,看看天空,叹口气。“可惜的是他对于我抱着种偏见,才造成这样的后果!

  我问道:“什么偏见?我不明白。”

  “樊百平说,他在二十八日傍晚来看过我,因为徐守桐的劝阻,才没有再来。徐守桐认为我和他们定处于对立的地位,剖识相见太危险。他分明误解了我的态度和旨趣。要不然我当然不会给这种劣绅奔走,樊百平也不致做法网中的牺牲品。”

  “我想樊百平求仁得仁,不会有什么怨恨。”

  “是的。不过说句原情略迹的话,这样个热血有为的青年就此牺牲掉,社会间减少分活力,国家损失分元气,我不能不惋惜1

  从正义的基点上说,这惋惜我有致的同情。可是事实如此,也只有徒唤奈何。我又把话题拖回来。

  我说:“霍桑,我看这徐守桐虽不能了解你,但他给予你的助力却不小。假使此番没有徐守桐来这里,你进行这案子怕也不能这样子顺手——”

  霍桑忽止住我道:“包朗,这话太无意识。你总知道侦探家的手段本不是成不变的,要在相机而行。假使这案中没有这个徐守桐,又安知没有另个徐守桐?我相信只要我的脑子不停滞,总可以寻得人手的线索。你得知道深案不怕没有线索,只怕有了线索白白地放过它。包朗,你想你的话是不是应得修正下?”

  我赔笑道:“不错,不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