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新生啊(1/2)

加入书签

  有些问题是矛盾的。

  比如你是要光明呢,还是温暖?

  有人答曰:光明。

  但即使阳光撒到身上,也不觉得温暖呢。

  锥生一缕如蜻蜓点水一般,吻了那个以前在樱花树下第一次给过他注视的人。

  闲大人……

  他将绯樱闲又带回了那个永不衰败的樱花树下。

  绯樱落、飞花舞。

  闲在一点点变得透明,流逝的碎片、牵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爱和狠。

  “一缕,乖孩子呢。”她笑了笑,并不在意。“回去吧,回到你的那个世界去。”

  锥生一缕半跪在树下“为什么您不吸我的血呢?!为什么……您不把我变成吸血鬼呢?!”

  他想陪着她啊,她的铃铛声太清脆又太落寞,折扇下平淡的面容,包裹着原本不属于她对世间的憎恶。

  尽管先前她对自己说不要阻止玖兰枢杀她,将她带回这里就好了。

  可谁知道他当时是多么的狠、自己没有能力……血猎家,双生子的诅咒。

  只要他有这个能力去帮闲大人报仇,闲大人……不就不会死了么?!不就不需要玖兰家的始祖帮忙了么?!

  他的指甲刺入了他的手心、刺进了他的心……

  -------

  “姐姐你好美啊……”

  “姐姐我能跟着你吗?”

  “姐姐、姐姐……”

  绯樱闲看着那个眼底有些寂寞、但看到自己却充满欣喜的男孩笑了。

  这不是锥生家的二子么。——即将被她灭门的锥生家。

  她缓缓从樱花树下站起。

  锥生一缕看呆了。女子三尺银发,手持折扇,如桃花姬般美艳、却又没有如此惊鸿。

  “锥生一缕么?”

  “啊!”他刚刚从震惊中反应回来。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锥生一缕受宠若惊。

  “一缕!!离那个女人远点!”刚从师傅那儿练习完后的零,强行将一缕从绯樱闲的面前拉开。

  看……那个令家里所有人骄傲的哥哥回来了呢。锥生一缕再次变得孤僻起来。

  欸?闲看着那个被拖走的男孩微微不解。

  -

  黑暗吞噬了整片天空、却掩盖不了狂咲姫的疯狂。

  锥生家血染满地。

  闲默默地看着那个不顾一只胳膊撑在地上,支撑着身体全部的重量,也不愿向她低头的男孩,心中一颤。

  他……当时好似也是这样吧。

  双瞳内平静却又愤怒。

  呵、自己又想起了他呢……

  “闲大人,不杀他好么?”小小的一缕扯了扯闲的衣角。

  绯樱闲犹豫地将掐在零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