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枉你还开书铺,自命学富五车,连苏东坡的词也不懂?他的‘水遇乐’不是写了:天涯倦容,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

  “我要你解释燕子楼的工作性质,少给我拉三扯四的打哈哈!”纳兰靖打断她的话,拚命克制才没当场掐住她的脖子。

  “你很烦耶!干嘛明知故问?”他的咄咄逼人,惹得凤儿子火大了。

  “你——我最后次郑重警告你,你不准开妓院!“纳兰靖双眼冒火,字句说得咬牙切齿。

  “你真不可理喻,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我只出钱,偶尔去逛逛看看,又不会下海陪酒唱曲拉客,你担心个什么劲儿!”

  原本怒气盈眉的纳兰靖,突然露出了抹冷笑,

  “喔,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你去开吧。”

  “真的?”凤儿大喜过望,但看看他的表情,又有些古怪。“不对,你不可能这么好说话,喂,你想搞什么鬼?”

  “没有啊,我想让你开间窑子也好,我没事也可以经常去走动走动,反正那也是算我纳兰家的个生意嘛,里头花娘也是我手下人,我想她们定会极尽所能的巴结我讨好我,或许我会”

  “住口!住口!”凤儿听出他的威胁了,气得揪住他的衣襟,“不管是我开的还是别人开的,你敢给我踏上窑子步,我就和你没完没了!”

  “哎哟,真没道理,你可以开窑子,我就不许上窑子?”

  “开窑子和逛窑子根本是两回事!”

  “好吧,那我也来开间窑子,这就是回事了吧?这样更好,更方便了。”

  “纳兰靖!你可恶!欺负人!我我打死你!”

  凤儿被他激怒,化为头母老虎,立刻要扑上去乱咬乱打,但此时马车突然阵严重的颠簸,显然走在极为崎岖不平的路上。

  “奇怪,怎么颠得这么厉害?”纳兰靖皱眉,回北京的小路是他指给车夫的,这路他来来往往数次,可不曾这般颠簸过。

  “我去瞧瞧,是不是车夫走错路了?”凤儿掀开车帘,片漆黑,竟没半点月光。她吓了跳,揉揉眼睛,再看仔细,才发现马车是在密林里行走。

  好浓密的森林,连月光也透不进,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方来?

  “喂!把式!你是不是走错路了?“风儿打算叫他停车,但还没来得及开口,驾车的把式突然迅雷不及掩耳的出手,旋风般将她卷住,飞离了地面。

  “啊——”

  “凤儿!”变故骤生,纳兰靖大吼声,但凤儿的身影已然消失,就在同时,阵阵狂笑在密林间回荡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岳青峰!”该死!他居然扮成了车把式,瞒过众人耳目,纳兰靖,你实在太粗心大意!

  “纳兰靖,你只有数到三的时间,数到三之后,我就会枪结束你了当然,你也可以在这时间内先击倒我,不过你办得到吗?哈哈哈哈哈”这声音忽远忽近,飘荡在林间。

  是啊,他办得到吗?纳兰靖掏出了怀里的洋枪,慢慢闭上了眼。四周没有丁点的光线,人类的视觉无用武之地,只能靠听觉,但对方的声音飘忽不定,他能在眨眼的时间内判断出他的所在方位,向黑暗中准确的射出枪,并且保证不会伤到凤儿吗?

  “”岳青峰刻意拖长的声音,仿佛索命的阎王令。

  “二”纳兰靖额上汗珠不住掉落。

  凤儿凤儿,难道我真要命丧于此?你在那恶人手中,岂不是要辈子不快活他脑海里闪过凤儿泪花的脸。这岳青峰曾是名噪时的采花大盗,在江南带据掠,因为武功高强行动几乎无往不利,但却在凤儿身上栽了跟头,也因此他对凤儿纠缠不休,表面上是为她着迷,实际上是他变态的男性尊严作祟,有朝日让他将凤儿弄到手,之后必会对她弃如敝屐,百般折磨!

  不!他不能让风儿落在他手里!凤儿

  “三!”

  “砰!”纳兰靖扣下扳机,射出枪。枪声响,林间栖息的飞禽受到惊吓,纷纷惊叫高飞,时之间,振翅声呦喝声片喧乱,片刻后,复归于平静。

  “怎么可能”黑暗中传来人体前后往下坠落的声音。

  “凤儿!“顾不得伤口撕裂的疼痛,纳兰靖朝下坠声源奔去,接住了其中个。

  “凤儿,我的凤儿”他将她紧紧搂入怀中,熟悉的香气让他激动得闭上了眼。“凤儿,你没事吗?”

  怀中人儿没反应,纳兰靖怔,随即恍然大悟,凤儿定是被点了岤道,要不然依她的脾气和能耐,刚才早把将岳青峰那混帐踹下树来了。

  纳兰靖解开她的岤道,凤儿立刻破口大骂:“笨蛋,你这笨蛋!跑那么急干什么?伤口都裂开了啦!”虽然看不清楚,但她到他肩上片湿热,知道那必是伤口流出的血。

  “我怎么能让你摔死?”

  “你太瞧不起人了,这么丁点高就能摔死我?笑话!“

  “喂,你没忘了自己被点住岤道吧?”

  “那那又怎样?总之总之你不该让自己伤口裂开啦!你现在流那么多血,又又时找不到大夫,我我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