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重惊喜 第3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22章相近相亲(四)

          第二十二章相近相亲(四)

          时候差不多了,高煜琪想。

          “宝贝儿,今儿别走了。天都黑了,外面雨那么大,路上不安全。”

          及时抿了抿唇。

          高煜琪当他默许了。

          “我睡客房。”及时眼睛左右瞟着,躲闪着某人热辣辣的目光。

          高煜琪看着他,沉声道:“小及时,”高煜琪把红酒杯放下,专注地看着他,“你在怕什么?”

          及时躲开他炽热的视线,不说话。

          “当初和我见面的时候,你就应该有这个准备。还是说……”高煜琪顿了顿,“你还是雏-儿?”

          热浪从嘴角一直蒸到眉梢,及时把手中的刀叉捏得死紧,眼看着汗都要下来了。

          靠,一个一个都笑话我!是雏儿怎么了?我是雏儿我骄傲!及时愤愤地想。

          高煜琪心神一荡,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既觉得怜惜,又有些激动。

          他没有处-男情结,更不会嘲笑处-男,他只想感慨,在这样气节和贞-操都可以论斤卖的年代,还有人能保持初衷。尤其在他们这个圈子。

          这样……不好办啊……

          身体的某一处在叫嚣着,连汗毛孔都呼哧呼哧往外排放热气,好像喝到胃里的酒都要蒸发出来一样。但头脑无比清醒,清醒得连高煜琪自己也诧异。

          然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平静地说:

          “那行吧。”

          “行……什么?”

          “你别多想,今晚你睡客房。”

          及时愣住了,大眼睛一眨一眨,因为眼睛太大,每眨一下都需要别人两倍的时间,像在放慢动作似的。

          高煜琪深情痛苦地低下头,用手指按压着眉心,“你最好不要再这么看我,不然,我就改主意了。”

          “哦……哦……”

          这小子,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这会儿又呆起来了。高煜琪无奈地想,看来,他还真得慢慢来。可不能这么快就把小家伙吓着了。好在他有的是耐心,而且,他坚信,好日子在后头呢。

          及时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快,余光瞥见周围这特意为做点什么而搞出的暧昧的气氛,更觉得无法相信。这个连头发丝儿都流露出欲望的人,竟然放过他了?

          “对了,”高煜琪用完餐,用餐巾优雅地擦着手,“明天我要去博海谈项目的事儿,你跟我一起去吧?”

          “明天?”及时想了想,“可是我只有一天假了。”

          “没关系,那就请一天假吧。后天就回来,怎么样?博海的跨海大桥,滨海路,黄金沙滩……咱们去走走看?”

          心说潼安就是滨海城市,对大海早就没什么浪漫的念想了。及时却还是点点头——就冲着你最近良好的表现,给你个机会好啦!

          “那行吧,”及时说,“但是后天必须回来,学校事儿太多。”

          “好,没问题。”高煜琪心里算盘打得当当响。

          小及时啊小及时,别看你现在一副摇摆不定的样子,等到了那风景如画的浪漫之都,被撩人的海风一吹,再把情侣套房住上,还怕你不情-难-自-已-欲-火-焚-身?!

          内心纯洁的及时小朋友哪里想到这么多,还乖乖地帮他收拾餐桌,边收拾边说:“我洗碗吧?”吃了这么昂贵的牛排,心里有负罪感啊。

          高煜琪超级绅士地摆摆手,“不用,你去洗澡吧。我给你买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具,新买的衣服也漂洗烘干了,”蓦然露出一抹坏笑,眼睛往及时下三路招呼,“包括新买的子弹头内裤,我知道你的尺码……”

          及时转头就走,恨不能把他当苍蝇一样挥出去。

          站在莲蓬头下面,任凭温热的水流过肌肤,舒适的感觉渗透到四肢百骸。

          及时是个特别保守的人,别看和朋友兄弟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很放得开,但对待感情,绝对是慎而重之。他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会招惹非议,更知道这个圈子有多么乱,所以,如非遇到真命天子,他不可能敞开心扉,固执到近乎封建的他,甚至觉得,跑到一个有暧昧不清关系的人的家里洗澡,都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在此刻,他觉得安心。

          高煜琪确实是一个能给人安全感的人,他的执着和专注,不但让人觉得自己被重视被爱护,而且,被尊重。

          是的,尊重。

          在及时看来,小说里的勾心斗角相互猜忌,不是真感情,因为真正相爱的人,不会用算计的心理来忖度对方;所谓虐-恋情深相爱相杀,更不科学,因为既然相爱,那就恨不能把对方宠上天,怎么忍心伤害?置于强x什么的,更是亵-渎爱情,有悖于他的三观,简直天理不容。

          所以,他想象的相爱的两个人,就是相互扶持相互尊重,两个人共同承担,一起努力,尤其是两个男人,更应该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近乎手足却超越兄弟的感情。

          而高煜琪,给了他这种感觉,类似爱情。

          但是,固执如他,还是有点儿……没进入状态,时间也太短了,及时想。

          在热气的蒸腾下,及时一会儿笑一会儿沉思,心乱如麻,只能发-泄似的使劲搓着已经泛红的皮肤。等反应过来,脖子都快被自己搓破了。

          洗了近一个小时,及时蹑手蹑脚地从浴室出来。偷偷摸摸地环视着灯光昏黄的客厅,竟然没见到人。只听到某个房间传出的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

          长呼一口气,及时觉得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稍微往肚子里落了落,小心翼翼地朝旁边的卧室走去。

          直到和往常一样,舒舒服服地躺进被窝,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及时都觉得很不真实。

          那个人,那个说要追求他的人,就躺在隔壁的房间。

          真的,真的什么也不发生吗?

          “啊啊好烦好烦……”及时纠结了,手攥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后悔又期待,紧张又强迫自己冷静,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当当当。”门被敲响了三下。

          高煜琪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像刚出壳的雏鸟一样,头发乱蓬蓬的某人。

          某人赶紧把被子盖到脖子以下,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高煜琪的心又软又疼,掩饰地咳嗽一下,“我热了一杯牛奶,喝了再睡。”

          “可是,我……我刷牙了。”

          “没关系,我不怕你蛀牙。”

          比起蛀牙,我现在更担心你。及时腹诽。

          高煜琪把牛奶放在桌子上,目光无限温柔,“我看着你喝。”

          及时给自己鼓了鼓劲儿,从被子里探出上半身,咕咚咕咚地喝下去,然后示威似的瞪着面前的人。哼,说什么送牛奶,傻子才看不出你的目的!靠!来吧!有本事就来吧,小爷我不怕!

          他哪里知道,自己那一点儿心思,都写脸上呢。

          看着他紧张却强装坚强的眼神,看着他因为使劲呼吸而不断翕动的鼻翼,看着他鼻尖因为慌乱而渗出的汗珠,看着嘴角来不及擦去的奶渍……

          柳下惠真他妈是个英雄!高煜琪心想。

          高煜琪呼吸粗重,脚步也越来越沉重,他一点点靠近床边,像正待进食的豹子一样俯下身子。

          “小家伙儿,我是真的后悔了……”

          “后……后悔……什么?”及时避无可避,只能大睁着灵动的眼睛看着眼前危险的男人。他的脑子已经停止工作,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身体的感官却敏-感到了极点,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拂在自己身上的力度。

          正脆弱而坚持地瞪着他,及时突然觉得面前一黑,一双滚烫的唇就压了下来。

          一开始是轻柔的,像羽毛拂过平静的湖面,像树叶轻轻敲击窗棂,带着试探和讨好的味道。高煜琪的眼睛闭着,很专注地,很深-情地亲-吻,熟练的吻法生涩的心情——他还从来没有对谁这样小心翼翼过!

          及时喉咙里发出朦胧的声音,但是很快被高煜琪的吸-吮声吞-咽掉。高煜琪从轻轻的触-碰,变成温柔的含-吮,他把及时微凉柔软的下唇含-进自己滚-烫的唇-间,辗-转-磨-蹭,情-色地拉扯,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

          及时一动不动地任他亲,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他被吓傻了,智商超高的脑子,在此时此刻一片空白!

          高煜琪的舌尖触及到他的牙床和上颚,湿润的感觉让他身体瞬间通电,从来没有过这样大的心绪波动,高煜琪胸口的火快把自己烧着了!

          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地将舌头探了进去,舌尖触碰舌尖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电流在体内四处流窜,高煜琪贪婪地在及时的口腔里肆-虐着,捕捉着他柔软的舌头,又-咬-又-舔-又-吸,恨不得吞到肚子里。

          “哄!”的一声,高煜琪引以为傲的自控力被炸飞了,连他整个人都炸飞了!心里有个声音疯狂地叫嚣着:想要想要!他突然伸出手,一下子把床上的人箍进怀里!

          “嗯……”及时发出一声闷-哼,紧接着大力地扭动起来。

          及时的声音就像是冷水一般浇在他的头上,短暂地停顿之后,高煜琪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的唇,将头重重地按在及时的颈子里。

          好不容易平复了躁动的情绪,高煜琪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对不起……”

          及时也刚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大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很奇怪,他竟然能看清上面漂亮的灯和棚顶的花纹……原来光顾着紧张,他忘了摘隐形眼镜。

          又过了一阵子,高煜琪缓缓抬起头,看到及时似专注又似茫然的表情,又差点把持不住。枪上了膛,都让他给拉回来,连他都佩服自己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