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河落在你眉间_第12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失落,坐起身子便用没扎针却包着纱布的手环住夏止的腰,然后满是期待的看着他,着实有些撒娇的意味。

          夏止心一软,揽过他抱在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轻声问“怎么了?”

          焦扬没有回应,只轻轻在他腹部蹭了蹭“小小止怎么不动?”

          夏止沉稳的摸了摸他的头“虽然现在国家开放二胎政策,但是我看不少孩子都觉得父母要了二胎之后自己不被宠爱,家庭幸福指数降低。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怕你难过,但是为了焦糖我还是……把他打掉了”

          焦扬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模样痛心疾首,放开抱着他的手慢慢靠在病床上缓和,几许,缓缓睁开眼看向夏止,略带悲痛的眼神中说不尽的深情“有你就好。”

          夏止退了几步,回到凳子上坐着又把粥端起来,这碗粥吃了好久,都有些凉了,下肚并没有让疼了许久的胃有什么好转,他哀怨的看着焦扬,带着淡淡的倦意,心里默默想:你快点好起来吧,我好累。

          他就是担心,焦扬这病情再不稳定好转起来,自己若是照顾不了了怎么办。在医院里里外外的事情都只有自己。

          焦扬醒来就看出他不舒服了,心里必然难受,除了责怪自己之外也只能逗逗他。

          当天中午被允许进食之后,下午夏止睡着后焦扬就开始尝试在病房走动,医生说过这样有益于伤口的恢复,他就扶着墙反复行走,痛出一脸冷汗也只是默默擦去。

          夏止睡了一觉醒来竟觉得浑身酸疼,心中算计着还能撑多久,睁开眼却瞧见焦扬坐在自己床边看着自己。

          怎么倒过来了。夏止假装愠怒“谁让你下床了?”便欲起身。

          焦扬轻轻按住他“你发烧了,在输液,别乱动。”

          夏止才注意到自己确实在打点滴,满目无奈的看着一脸笑容的焦扬,那人的脸色已经好一些了。焦扬自信满满又和煦温暖的笑容几乎在说:我身体可好着呢。

          夏止任他伸手探着自己额头的温度,脸色白着,心里却暖着,终于随着他的笑容一并笑出来。

          医生进屋的时候,意外的看见场面倒了过来,病人趴在床边守着陪护的人,只不过换了一张床。

          医生默默坐到了凳子上“感觉怎么样?”

          焦扬幽幽看他一眼“头疼……”

          医生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扔给他“你胃刚做过手术,给你药就是让你稳定情绪,悠着点别多吃。”

          焦扬自然不敢吃太多药,夏止不舒服他总不能再倒下。

          温和的吻过夏止的额头,焦扬悄悄走出屋子,打电话。

          “那家人同意了吗?”

          “他们想加几百万就加几百万,下周我就要看到结果”

          医院走廊路过的病人恰巧听见他讲电话,不由得往这边瞧了瞧,虽穿着病号服倚在栏杆上,眉宇间却是丝毫也掩饰不住的霸气和绝对。

          看起来有些凌厉的人回到病房里马上又开启了暖风空调模式,探了探床上人儿的体温,总算放下心来。

          在病房的这些天焦扬心情相当好,终于和夏止和睦相处起来,真不容易。看着他时而假装和自己生气,时而笑的干净可爱,时而羞得双颊晕上淡粉,真是无一不在刺激着焦扬的雄性激素。

          “你恢复好了吗?还会疼吗?”夏止咀嚼着食物含糊不清的问他。

          “好了,不疼了”焦扬哀怨的喝着粥看着他吃喷香的饭菜,心不在焉的回答。

          “你要是没事了,我就……”

          焦扬一个激灵打断他,满目委屈可怜的捂着刀口“疼……”

          夏止看他的模样不禁忍了忍笑意“还疼就多住几天医院吧,我有点事,顺便回去看看焦糖,晚点过来。”

          正好吃完了饭他收拾了饭盒,起身穿外套。

          “阿止……”

          “怎么了?”

          “你刚吃饱饭,不要乱跑。”

          夏止看他在关心自己,眼神柔和了一瞬“没事,下楼就打车了。”

          焦扬忽然从床上下来,大步走过去抱他入怀“阿止,不要走了好不好?”

          被他抱得太紧,夏止本能的推推他“不好……唔……”

          没有给他半秒反应的时间,焦扬就干脆的吻上了他淡粉色的薄唇,用舌头撬开他的牙齿,探入内部去汲取他的温度,夏止震惊几许后满目柔和的回应他,意外之喜让焦扬大胆放开了动作,抬手脱下了他刚穿上的小外衣,腿上微微一动作俩人就一起向身后病床倒去。

          夏止被他过于激烈的吻吻到有些窒息,强硬的推开他的脸,急促的索取新鲜空气,胸口剧烈起伏以及额上淡淡的汗珠让焦扬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堪,手不自主的往他身下伸去。

          就在夏止半是推推搡搡可心理防线马上就要被他击溃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医生进门就看见“病人”压在他的“家属”身上,一只手已经放在了不恰当的位置,忽然觉得污秽了双眼,却没退出屋子只是尴尬的“呃”了一声。

          三个人就这么僵硬着,焦扬等着医生出去,夏止等着焦扬下去,医生等着……他没什么好等的。

          “我介……”焦扬已经头疼起来,正欲下逐客令,门边竟又出现一个身影。

          “阿铮你在干什么?”

          那贱贱的脸夏止倒是记得,就是那日在医院楼下和医生搂搂抱抱之人,现在依旧满脸□□的看着“他家阿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