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让我疼你(1/2)

加入书签

  心疼到无以复加,慕容尉迟脱下外衫将她从头到脚裹紧抱出洞,他脸色沉凝重,黑眸一簇火光,亮得令人心寒。

  慕容尉迟抱着连映瞳上马,嗓音森冷对宗霆言道:“先不用搜。”

  宗霆早已派人在山岭一寸一寸搜查,一听他如此吩咐心下明白几分,“皇上的意思?”懒

  “烧了。”

  盛怒之下,一把火燃尽山林,将劫持伤害瞳瞳的人活活烧死,一点生存机会不给。

  他用最快的速度带她出山林,路上他感觉瞳瞳不对劲,软绵绵的靠着他一动不动,口中有一丝异香。

  就近找了容身的地方,慕容尉迟放下她,原先动也不动的她身体火烧似发烫,呼吸重,她似小猫儿般不断呜咽呻/吟。

  她意识混沌,身体发热难受,胡乱翻动身子忍不住轻哼。

  慕容尉迟何尝不知道她难受,媚/药下的份量极重,她刚才一心寻死咬破舌尖昏过去,等人苏醒药效发作更厉害。嗅着药香味,他感觉比平常的媚/药更烈,依稀记得皇族中曾经有人拿来寻欢。

  “小乖。”

  若有若无的声音不是那几个要欺负她的人,连映瞳轻啜一声手臂无助攀在他肩头,宽厚肩头令她安心,水眸半阖一片模糊中她极力分辨眼前人。虫

  看不清,她朝着那片温暖膛贴过去,鼻息嗅到熟悉的气息,她眼泪顺着眼角落下。

  “舅父,我难受,救救我”

  她被人掌掴打倒昏厥,也忍着不哭,被他抱在怀里喊一声小乖,连映瞳身体颤抖厉害,抑制不住哭出声。

  “小乖,别哭。”

  女人眼泪对他来说只觉得厌恶,唯独舍不得她哭,今次的伤害对她来说太大,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她才十五岁,她还没有长大。

  抚着她红肿脸颊,指尖微凉激得连映瞳浑身发颤,内心有某种东西叫嚣着想要冲出身体,无路可寻便在血四肢百骸来回流窜。

  她渴望这份微凉,握住他的手含住指尖,她用力吮/吸不放,身体与他接触的感觉突然变的那么奇妙舒服,连映瞳紧抓他手贴紧脸颊,顺着脖颈放在前饱满。

  丰盈被大掌包裹揉捏,椒顶端的红蕊在指尖亵玩中动情地挺立,叫嚣不断的身体终于得到一丝满足。

  “小乖,你告诉舅父该怎么办?”慕容尉迟隐忍多天的情/欲一触即发。

  杏仁状的眸子半阖,水色朦胧,她无法清醒回答慕容尉迟的问题,眼神迷茫却含着不断升温的欲/望。

  媚/药在身,她清明的心智被药吞噬,最后一丝清明在看到慕容尉迟来救她后彻底消散。她放心了,舅父就在身边,没人再伤害自己。

  手臂支撑在她身体两侧撑住自己的重量不去压着她,慕容尉迟自控力已到尽头。身下的人那么柔媚水蒙蒙的眸子凝视他,留在肌肤上的那些红痕更刺伤他的心。

  以前他身世未明,因为她一个不愿意、怕疼,他次次最后放过她;后来证实他与她嫡亲甥舅,他那么克制想要她的念头,什么一家人,什么做一个疼爱外甥女的好舅父,深埋他心底的欲/望可耻却清晰提醒他,对连映瞳他永远只是男人对女人想强势占有爱着。

  早已抛诸伦常道理不顾,能忍到这一刻他已经接近疯狂边缘,他能乱了一切,也想带着她乱到放纵。

  勾住脖颈的手臂顺势拉住他俯下身子,他额头抵在她额间,她手掌抚过慕容尉迟侧脸,小小的手掌停在他脸颊一侧,她突然绽放一抹轻笑,头微转动,温热红唇轻落下。

  她从没有吻过他,更别说主动吻,哪怕这个吻出自于她神智不清明,心中最后一弦轰然断开,撕开隐忍到极致的伤口,再不顾那里血涌如泉,若不能爱她,心里的伤痛又算什么?

  轻掠过她额头伤口,他无比怜惜吻过她受伤脸颊,她唇舌伤的最严重,他不敢多眷恋在此,顺着她脖颈一点点游移。

  慕容尉迟含住她前嫣红挺立的那点,用齿关轻轻噬咬,她纤细腰肢不由弓起,喉中发出呻/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