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的沉沦(1/2)

加入书签

  深夜山中寻人的不止慕容尉迟。

  “帝君?”

  齐北尧惊诧,火光中走来的男子妖冶魅惑,浑身冷冽,猩红双眼闪着寒光,宛若从地狱走出的修罗。

  慕容尉迟冷睨他一眼微微皱眉,齐北尧找寻的方向与他相反,他熟悉这里的山路地形,深夜找寻也稍有困难,齐北尧那方看似更加吃力,能在这里相遇显然是误打误撞。懒

  “我听说小郡主被劫持,希望可以帮上忙。”齐北尧直接说明来意。

  慕容尉迟抬眸瞧着齐北尧来时的路,突然冷声道:“齐太子一路可有什么发现?”

  齐北尧摇头,他对山路不熟悉完全凭借一股冲劲找寻,多一个人找寻总多一分希冀。恍然间,他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

  慕容尉迟观人入微,齐北尧神色变化尽收眼底,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也许帝君找错了方向,而我却猜错了对方刻意给的暗示。”齐北尧恼悔至极,路上他看见几处明显人为留下的记号,他担心对方刻意留下,思忖再三派人追踪,而他执意前行找寻,然后遇见慕容尉迟。

  方向错了?慕容尉迟沉思,这片山岭曾经走遍每一处,十多年过去凭借当初记忆他依然走的顺畅,除非

  树林里有人快步疾驰过来,“太子,我们顺着有记号的路去找,寻到几处洞,可太过于分散,又极为隐秘,不知道哪一处有人,已有人过去查探,小的先行回来禀告太子。”虫

  话音刚落,慕容尉迟与齐北尧一并朝着反方向冲过去。

  的确走错方向,猜错了对方刻意留下的暗示,因为太过刻意,所以一向谨慎小心的人不会不在意,只会更小心。

  对方要的就是这份刻意小心!

  心沉到低谷,时间一点点流逝,慕容尉迟心紧缩每一次跳动几乎疼到不行,若是慢了一步,瞳瞳就

  洞中火堆渐渐燃尽,昏黄光影里连映瞳静静躺着,黑布蒙住她眼睛,手腕齐齐反剪捆住。衣衫被扯开,露出光滑白皙的胴/体,泛着珍珠般柔润光泽,饱满的丰盈一掌可握,顶端红蕊在微凉空气中慢慢挺立,三千青丝柔柔垂落,遮住脸颊又从肩头滑落些许落在身体上,黑与白强烈对比刺激男人的感官。

  都灵眼神发亮,手掌游走她全身肌肤,胜似最上好的绸缎手感,每一寸抚令他下腹燃起的火越发旺盛。

  狠狠捏着她丰盈,娇嫩肌肤承受不住那么大力道,顿时浮现一个又一个红红指痕,身下的人耐不住痛身子颤栗,轻哼一声,似小猫儿爪一下挠痒都灵的心。

  欲/望烧红了眼,他深吸一口气,褪下她亵裤至脚踝,修长双腿下意识紧紧合拢,他的手迫不及待用力揉捏她大腿内侧,想进一步侵犯。

  连映瞳似乎挣扎动了下,都灵用力掐她腿内侧敏感肌肤,听着她呜咽哭声,他恨不得马上要了她。

  “都灵王爷不要着急,药效就快上来,到时你想怎么玩都成。”萧远兮站在不远处目光注视昏迷的连映瞳,眼底弥漫一丝猩红。

  慕容碧霄与慕容尉迟都对这个丫头倾心,难怪,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这等美色,才多大的丫头,连他见了也快把持不住。

  方才她清醒挣扎,还咬了都灵一口,都灵掌掴她几个耳光再次打晕她,苍白小脸立刻红肿,唇角流血,那楚楚可怜模样连他看了也心疼不已。

  不过再心疼,今儿她是逃不过这一劫,都灵碰了她再嫁祸齐北尧,慕容尉迟必然不放过齐国,引起战端在所难免。

  慕容碧霄心尖上的人被人奸/污,依照他个定杀之后快,那时他以都灵人头为诱饵,慕容碧霄不得不与萧家联手。

  慕容氏的男子对情爱疯狂,还有什么做不出舍不得,先帝还抢了自家兄弟的养女宠幸,甚至为了女人置手足于死地。

  狂的可以,疯的够呛,乱/伦又算得了什么!

  难耐的呻/吟声从连映瞳口中溢出,药效上来,她茫然扭动身躯,呼吸渐渐急促膛不断起伏,仿佛要抵抗身体的不舒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