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想吃掉你(1/2)

加入书签

  连映瞳点墨似的瞳仁凝住他,一点红潮自耳处泛起蔓延至脸颊,她别开脸的同时,慕容尉迟站起身松开她手腕,微凉指尖掠过她掌心,明明是那么简单的动作,却因为他的触碰,连映瞳感到平静的心湖被无端搅乱,异样的触感令身体深处微微战栗。懒

  她无声跑出去,慕容尉迟看着她逃一般的身影,脸上带着回味般的深深笑意。

  一点都不记仇的傻丫头,他不就喜欢这样的她嘛。

  仿佛所有的事与人都按部就班的进行,她还是慕容尉迟宠爱的侄女,即将择婿待嫁的常宁郡主。

  与齐北尧再见,连映瞳些微惊讶,他清瘦不少纯白衣袍映衬他脸色苍白。

  “能听我说几句话吗?”他开口拦住她,又生怕她会生气般赶紧又加了一句,“就一会儿,我说完就走,绝对不为难小郡主。”

  “嗯,你说吧。”她从来也不讨厌齐北尧,如今见到他这样,连映瞳更不忍心不答应他的要求。

  齐北尧明显松了一口气,距离她身边不远坐下。

  “我想小郡主对齐北尧来历也略知一二,我前来南溟的目的也很明确,若能娶到小郡主为妻,我这一生再无遗憾。不过,再这之前我要对小郡主道歉。”见她疑惑不解,起先还有点欲言又止的齐北尧长叹一声,“小郡主与我所爱的人有几分相似。”虫

  连映瞳一怔,心里有些反感自己又被人当做替身来看,可看齐北尧神情悲凉,她不由猜测,“她现在是不是?”

  “几年前身故。”

  “对不起。”她未曾料到里面有这一层因果。

  齐北尧唇边笑意落寞伤感,“其实就算她还在世,我和她也无法相守。爱上一个永远都不该爱不能爱的人,其中痛苦不能对任何说,唯独留给自己百般煎熬。”

  她心微动,她何尝不是如此。

  “小郡主在这里一点也不开心,因为有不该爱不能爱的人困住了你,你没办法逃离。”

  她知道自己不善于隐藏心思,一个不算熟悉的人当着她的面揭穿,什么不该爱不能爱的人困住了她,连映瞳耳边再一次响起那一句。

  ------如果不能爱你,我该怎么办?

  她抬头望着齐北尧,颇为冷声,“齐太子,我们不相熟,你别胡说。”

  “我能帮你。”齐北尧突然道。

  “你能帮我什么?逃离这里?”她笑着摇头,“齐太子,你越界了。”能带她远远逃离这里,她愿意跟着远走天涯的人,从来只有玄之一个人。

  齐北尧不依不饶对她言道,“我爱的人已身故,此生我不会再爱别人。小郡主,其实我们算是同类人,如果有一天你需要人帮忙,齐北尧随时恭候。”

  连映瞳脚步顿了顿最终没有理睬他离去,什么同类人,她和玄之一定会幸福,她和齐北尧本不会一样。

  “你需要对她说的那么直接?”齐北尧身后紧随的人语调颇为不安。

  “当年如果能直接点,薇儿也许不会走的那么早,她走的时候只比现在的小郡主大一岁,我可怜的妹妹,终究因我”齐北尧脸上不再见笑容,被痛苦煎熬就连笑也变的奢侈,“易兄,我的日子不多了,能帮小郡主解决痛苦的话,也算是功德,希望上苍垂怜,我将来在地府能见到薇儿对她说声对不起。”

  “北尧,你当初也是想薇儿过的幸福。”

  “你不会懂,爱上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有多么痛苦,就连死都无法解脱。”齐北尧看见男子惊讶又疑惑的目光,“大家都是男人,你早该看出南溟帝君对小郡主不一般。无论被爱还是爱着,他们都不会有好结果。”

  雪芽的分割线

  齐北尧的话终究对她起了点影响,连映瞳再次偷偷去了她和玄之见面的地方,没有如上次那般见到他。

  她想见他,可除非他派人送来通知,不然她本得不到关于他的丝毫消息,他身世背景被赋上一层神秘,无论她怎样都没法过于接近。

  越在意一个人越想靠近他,知道他所有的一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