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她,就不能伤害(1/2)

加入书签

  辛湄在一旁淡笑相望。

  明知不会听到答案,连映瞳四周看去,不是她的关雎,她渐渐想起和慕容尉迟在驭马场歇斯底里吵架,然后她流鼻血了,接着就昏过去。

  “小郡主。”厉璇听见她的声音进来。懒

  “璇姨,我们回去!”连映瞳掀起被褥跳下床榻就要离开。

  厉璇拦住她,“皇上下令,小郡主暂时不能回关雎,寄居白露殿的辛嫔娘娘这里。”

  “我就是不住关雎,也不要住白露殿!”

  “小郡主来不及了。”厉璇对她摇头,随即进来的婢们手中捧着连映瞳平常用的东西。她压低声音劝慰,“忍一忍吧,现在多事之秋,等齐太子的事查明再说。”

  “齐北尧怎么了?”连映瞳大为疑惑,“璇姑姑,发生了什么事儿我不知道?”

  厉璇没有出声,倒是进来的慕容兰心接话,“昨天摔落辛嫔的马儿,被人暗中做了手脚导致发疯,皇上盛怒,一干饲养照顾的仆役全部送往大理寺查办。因为齐太子最后接触那匹马,所以也免不了嫌疑,人被扣在南溟,暂时软禁需要彻查。”

  连映瞳一怔,不免心凉,原来她也逃脱不了嫌疑,哪里是寄居白露殿,不过变相软禁。慕容尉迟怎么不怕她借此机会害辛湄?

  她眼神微动,正巧辛湄瞥她一眼,第一次那么近仔细看辛湄,那眼珠清冷灵动仿佛会说话,直视连映瞳,莫名连映瞳觉得有点熟悉这样的眼神。虫

  不言不语,就这么一瞥,却好似能猜透对方的心思。

  慕容尉迟,她心中冷不丁冒出这个名字,再瞧瞧,的确辛湄的眼神很像他。

  淡漠的、带着一丝嘲弄,高高在上俯视,看着她的无助。

  雪芽的分割线

  辛湄坠马一事慕容尉迟尤为震怒,听闻关进大理寺的奴仆全部大刑伺候,宗霆执法严明,不到两天已经传出有人熬不住大刑当场身亡。

  碍于齐北尧身份特殊,毕竟齐国与南溟外事交好乃国事,事关重大萧太后从中调解,慕容尉迟还算手下留情。

  虽然连映瞳见不到齐北尧,对于他安危倒稍微放心点。

  她对辛湄没好感,同一屋檐下两人见面更是相对无言,好在她还能够四下走动走动,不然整天憋在白露殿连映瞳生怕自己会短命。

  她住在白露的事在里传开,皇后还有其他几位妃嫔似乎对她有所避忌,因为她去哪里,辛湄就跟着去哪里。

  辛湄为人冷傲,里人碍于她得宠圣驾表面恭维其实私下很不喜欢,有辛湄在的地方,谁也别想能开开心心玩乐,连映瞳一时也被人孤立。

  她和辛湄交涉也说不通,辛湄本对她不理睬,我行我素。

  慕容兰心为齐北尧的事陪在太后身边忙碌,无暇多照顾她。

  无奈,连映瞳老实呆在里,偶尔厉璇过来与她说说话解闷,

  “晌午阳光伤人,小郡主当心中了暑气。”

  连映瞳正百般无聊趴在窗台出神,看见德妃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正用丝帕擦汗,快入秋,最近天气比往常闷热,看似要下雨却总不见落。

  德妃带了不少小食与一小瓶桂花酒,连映瞳一见,微微一怔,“德妃娘娘?”

  “再不开心,身子最重要。如果小郡主担心的人得知你茶饭不思,那个人一定会自责。”德妃轻笑,将东西一一摆放在她面前。“看来小郡主还记得,我就想那个人怎就这么自信你一看就知道是他,原来如此。”

  她记得,最初与齐北尧见面,他心思细腻,特意命随行的厨子做了齐国有名的小食带给她,他更不多话,一个人在旁吹奏齐国小调给她听,连映瞳才不至于处在没话说的尴尬下。

  “你见到他了?他好吗?”连映瞳有细微的感动,明明身处危险,齐北尧却还为免她担心花费心思。

  德妃点点头,“还算不错,让小郡主不要太过担心。”

  连映瞳长吁一口气,想到曾经最无辜的易江南,她真不想再有谁卷入血腥中。

  “常宁先谢过德妃娘娘,还有一事相求,请娘娘费心。”

  “小郡主请说。”

  “为娘娘带话的人可靠吗?”

  “那是本自家兄弟,在宗大人手下当差,自然可靠。”

  “那好,这次之后请娘娘告之家人,不要再替齐北尧带话给我,一个字也不要。”别怪她狠心,她只不想再重复易江南一事。

  她本就无心与他婚事,若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