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药(1/2)

加入书签

  他俊颜紧绷黑眸眯起,瞬也不瞬凝视无声落泪的她。

  连映瞳狠狠擦去眼泪,“你怎么不去问问辛嫔有没有错?她受不了惊吓昏过去,等等就能醒,你去问她错在哪里。她要是能告诉你,我就反省自己!”

  话音才落,慕容尉迟一把捏住她下颌,力气大到捏的她生疼,深黑眸子里明显涌起怒意。懒

  慕容尉迟生气很可怕,连映瞳不是不知道,而今次被人孤立,她身上有伤心里委屈不已,还要面对他袒护辛湄,以及对她莫名的责怪与怒意。

  为什么这份痛苦要她独自承受?所以她宁可弄伤自己同时,也要慕容尉迟感觉到她有多痛,这些一直都是他加诸予她身上的。

  “哦,我忘记了,辛湄不能说话,所以你永远不会去问她。因为她做的都是对的,我做的都是错的!”

  他捏着她小巧致的下巴,那份力道加重弄痛了她。

  “你给朕听好了,在里朕不想听见任何人提及辛湄的缺点!”慕容尉迟生气时的笑容却格外妖冶,“辛湄是否做的对暂且不说,那你呢?你又做对了什么?你口口声声对朕说你喜欢慕容碧霄,甚至为了这个男人要违背朕。可一转身,你身边的男人却成了齐北尧。连映瞳,你喜欢一个男人的同时还能与别的男人亲密?你才多大人的人儿,却勾~引男人对你心猿意马!”虫

  她美眸瞪大,全身血仿佛被冻结,身体不能自控的微微发抖。

  “因为我说辛湄的缺点,所以你要诬赖我名节!慕容尉迟,最没有资格说我的就是你!”连映瞳用力挥落他的手,“如果要说错,难道你没有吗!”

  是他开的头,他搅乱了她的人生,最后却将莫须有的指责怪在她身上!

  “朕养着你、宠着你,捧你在手中如珠如宝的呵护,朕做错了哪一点。”慕容尉迟指尖戳着她眉心,带着怒意的声音隐隐一丝无奈,“可你呢?一个连回报都不懂的人值得人再去如此的宠爱吗?没心没肺的东西!”

  不懂回报,没心没肺原来他就这么看她的

  连映瞳闭起眼睛,任由眼泪流下,却只是瞬间,她张开眼眸,清透明亮的眸子裹着寒霜,慕容尉迟第一次见到她眼中流露的复杂情绪。

  “我不懂回报,我没心没肺,你没说错!对着一个杀了连家百余口命的人,我该怎么去回报,该怎么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放在你面前?所以就算我勾/引得再多的男人,你放心,我不会勾~引自己的血缘至亲,我还知道什么是廉耻,我再不懂回报,再没心没肺,好歹还是个人。不像有的人明明知道伦常不可乱,却用尽手段强迫别人就范,我的好舅父,这样的你又算什么!”

  逼近自己眼前的俊颜,墨色瞳眸暗沉胜过子夜,连映瞳心跳渐渐如擂,挑起慕容尉迟怒火,击中他的痛处,看着他受伤生气,如此她才有一种复仇得逞的畅快。

  应该再笑的开心点,她又一次赢了。鼻中有些发痒,接着有温热的东西滴落,连映瞳伸手去擦。

  是血,她怔神间,血一滴接着一滴很快落在她手背一滩,她再擦,血仿佛止不住一般涌出。

  她不晕血,可眼前却迅速模糊。

  依稀可见几步上前抱着她的男人神情惊慌,语气着急担忧的喊着她。

  “小乖,别乱动!”

  她恨死他这么喊她,他对自己的每一个女人都这么称呼,她不是他的女人,一辈子都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扯上丝毫关系。

  连映瞳很久没有做梦,梦里她穿着大红的喜服在龙凤花烛下等待慕容碧霄,有人掀起盖头,她抬头凝视那双美过春水的眼眸,她等待九年的良人,终成眷侣。

  然而慕容尉迟突然出现,他一剑杀了慕容碧霄,然后用力拽着她,力气大的恨不得要撕碎她才甘心,声音冰冷彻骨。

  “瞳瞳,舅父爱你,不准你嫁给别的男人!”

  他拉扯她跨过慕容碧霄的尸体,然后一把火烧掉,火光冲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