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到天涯海角(1/2)

加入书签

  她伸出手指小心触及,却在临近那一刻猛得收回,如果是梦她不愿意醒来,如果不是梦,她更不敢再靠近一点。

  来人碧绿色眸子一沉,握紧她退缩的手腕,“你躲我?”

  “没有。”她回答心虚的连自己都不太能相信,估计玄之也不会相信,她偷偷睨了他一眼,果然他一瞬不瞬正盯着她。懒

  慕容碧霄本不会相信她这么说,“我托人带了几次消息说要见你,为什么你不回话也不来?”他口气些许质问。

  她几番用力也挣脱不了,干脆由着他去,扭过脸连映瞳不出声。

  “瞳瞳!”他伸手去翻转她肩头,“你没有如约前来,我怕你在里有事。”

  她执拗不肯转身,他不敢太用力只好放弃。

  “我没事,你快点走吧。”她闷声道。

  “好难得看见你,你和我说说话好吗?”

  “我好累想睡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玄之,好不好?”她声音越来越低,头埋入被褥里死活不肯转过来。

  他叹口气,真是一点没变的个,每次心里有事都憋住不肯说。

  “那我走了。”

  “嗯。”

  她简简单单应一声,娇小身子蜷缩一团,柔弱又楚楚可怜。

  身后脚步声走远,连映瞳忍了好久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她怕哭出声被听见便死命咬自己手掌,眼泪肆意。虫

  她赶走了冒险进来的玄之,他为了她而来,她硬着心肠任由他说尽好话也不见。

  收到他托人带来的口信,她的心早就飞去想见他,可慕容尉迟的警告她不能不在意。小叔父告诉她,别要轻易挑衅慕容尉迟的耐心。

  “小侄女,不是小叔父不帮你,你最好不要做些无谓的事。皇兄现在还能纵容你,不表示以后还能继续,他真要做什么事,早就计划周详,不会事先告诉人,一旦等你知道结果,皇兄已经处理完一切,你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她就算被慕容尉迟打断腿折断翅膀,连映瞳都不怕,她唯独怕慕容尉迟对付玄之。他疯起来不管不顾一切,人命也不放在眼里。

  喜欢一个人,就要拼尽全力护对方周全。她的力量太微小,却依然要尽力保护玄之。那是住在她心头九年的男子,带给她温暖呵护她的爱人。

  对不起玄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躲开他。

  为了他的命,也为了两人之间最纯真的感情,她无法承受自己与慕容尉迟之间的关系被玄之发现,那一刻会令她羞愧到无地自容。

  肩头被一股力量扳转,身体随即被翻转过来,她泪眼朦胧凝视他碧绿色眼眸。

  慕容碧霄惊愕,他突然转身再回来,就是不放心她,她哭的无声隐忍,为了不发出哭声被他听见,她居然咬住自己的手掌。

  “玄之”她抽噎着凝向他。

  慕容碧霄沉默,剔透深邃的眸子怒意翻腾。脸绷紧,神色冷硬,就像她初见时那般。

  “我不是故意赶你走,你别生气。”

  他不说话,握住被她咬伤的手掌,小小两排牙印很深几乎要见血。致媚态的小脸明显瘦的下颌尖尖如杏核,眼神小心不安盯着他。

  慕容碧霄心疼的猛的一抽,她该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呀。

  “玄之、玄之。”她又轻唤他几声,见他冷冷盯着自己,连映瞳局促不知该说什么好。小手慢慢伸过来想拽他衣袍,却被他抬眼一瞥弄的动作一滞不敢再轻易继续。

  以前玄之对她极为好,她有时很会闹腾,他怎么都不会对她计较生气,可他一旦发火,整个人冷的胜过寒冰。

  慕容碧霄低头吻上她手掌的牙印,吻得仔细轻柔,然后拿出药瓶小心倒了些药粉在上面,替她包扎伤口时,他怀里掉落一样东西。

  红色锦缎荷包,岁月久了色泽有些陈旧,下方一端绣着瞳字,因为常年摩挲褪色的非常厉害。

  “你还带着?”鼻子不争气的一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