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父是个有正常欲/望的男人(1/2)

加入书签

  她紧绷身体,紧致湿热的地方他的手指依旧悍然蹿动,撩起酥麻的痛感快速奔驰在她四肢百骸,连映瞳抬起头颈连带身体朝上弓起,形成漂亮姣好的曲线,精致媚态的五官晕染薄红,潋滟水眸柔弱无助半阖,胭脂唇微张,禁不住体内那股陌生的感觉,“嗯~”细微呻/吟自喉头深处发出。懒

  软糯甜美的嗓音拖长了音阶,调子变的又柔又媚,慕容尉迟眼眸瞬间暗的令她心惊胆战,她讨厌自己在他面前发出这样的声音。

  “小乖,想要吗?”他俯身过来,舌尖轻咬她泛着血红的耳垂。

  “不要!你说过我不要,你就放手的!我那么相信你,可你骗我,慕容尉迟,我恨死你了!”眼泪止不住落下,那么挣扎纠结,她还是选择相信他试试看,然而他只是骗她。

  慕容尉迟抽出手指在她眼前,指间湿滑,沾满属于她的液体。

  “小骗子,身体不说谎哦。”

  精致媚态的小脸惊慌失措,却更多羞愤无可奈何。

  他说话露~骨举止挑/逗,还善于哄骗,她根本不是慕容尉迟的对手。

  双腿被他大力撑开,他炙热的刚硬抵在她柔软湿润的地方,“让我进去疼你。”温柔耐心的哄着,动作却强硬不容她抗拒。

  “疼!”她从不知道会那么疼,一下子尖叫起来,手死死掐住慕容尉迟手臂。虫

  未经人事,慕容尉迟不想她等会太疼,像上次那般昏过去,手指撩拨的很湿润,他胀痛的火热只探入一点,她那里湿热紧窒引诱他想更深入。

  “放松点,乖。”

  “好疼、好疼,不要!你放了我吧,求你了!”指尖用力狠掐他手臂,她真的疼到不行。

  “听话,别那么紧,不然你会更疼。”她疼,他也不好受。

  慕容尉迟额上汗水滴落在她脸上,他无意看到身下的人脸色从嫣红转变惨白,泪水早已经不知不觉湿了整个面庞。

  手臂被她指尖掐出道道血印,她眉头紧蹙,全身颤抖不停,慕容尉迟试着再朝她身体里推进,刚一动。

  “舅父我快死了!”水蒙蒙的眸子满是哀求,她声音哭的嘶哑不住抽噎。

  慕容尉迟心头一震,她脸色苍白可怜,一个劲的哭,说快死了,他心口仿佛被重锤狠砸。

  他忽然撤离了她身子,压在身体上的重量一下轻了,她又惊又慌乱挪动酸痛的身体想离开,被他重新按住。

  “连映瞳,你敢动一下,信不信今天就是疼死你,我也要得到你!”黑眸情/欲高涨,他疼惜她,她第一反应却是逃开。

  “你、你就是不肯放过我!”她噙着泪恨恨瞪着他。

  “放过你?还没做完呢。”

  手臂侧撑她身体两边,慕容尉迟低头啃咬她雪白脖颈,留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痕迹,她被吓坏了,真的不敢再乱动。

  慕容尉迟一手掌住她的一侧丰盈捏揉,唇舌含住另一侧,饱满挺立的红蕊被吮/吸的潮湿嫣红。

  目光注视肋下那抹淡淡旧伤痕,他吻了一次又一次,缠绵不尽温柔又疯狂的口舌膜拜。

  抱着她换了姿态,慕容尉迟身体紧贴她后背,手掌暖烫顺着她身体曲线朝下,抵开她试图紧紧合并的双腿,五指张开,轻轻将她身体最私密的地方包住,同时手指一点一点抚过湿滑柔软的地方,更深探入。

  他的欲念得不到释放,火热坚/挺抵在她后腰很久很久不断摩挲蹭着她,微微颤动。他的手指非常有耐心在她身体内探寻,或者狂野的一阵冲击。

  身体真的不说谎,他的手轻易撩动她的情/欲,羞愧,却不能否认。

  连映瞳耳边听着他粗重喘息还有他和她纠缠在一起的呻/吟,直到他手指抽离,带着一股热流从体内冲出,异样的感觉她身体轻颤,轻哼一声。

  “这样疼吗?”他从后抱紧她,咬了她耳垂一下,轻笑问她。

  她不敢动咬破了唇,听他问疼不疼,连映瞳没好气的别过脸不想再和他说一个字。他带给她身体一阵又一阵的战栗,酥麻,比之前一次更深更久袭卷她。

  她不回答,慕容尉迟有办法,他喜欢看见她因为他失控。

  他牵着她的手按在他小腹下仍旧胀痛的地方,声音一下子沙哑,“小乖,我也疼。”

  她咬着牙恨不得咬死他才好,他有那么多女人,大概他将多年对女人的经验全数用在对付她了。

  “慕容尉迟,你以后就是病死了我都不会再管你!”

  埋首在她肩窝,嗅着她身体幽香,慕容尉迟抱紧她,“那我管你,管你一辈子,至死不休。”

  一夜漫长,连映瞳觉得身子黏黏的好不舒服,刚一动慕容尉迟醒来。

  “我要沐浴。”

  “我帮你。”

  “你够了没有?”

  “不然就这么睡。”

  她不肯,身上布满青紫交错的痕迹,鼻息里全是淫/靡的味道,属于她和她的亲舅父。

  “你想把我逼成什么样?”

  身子泡在温水里,慕容尉迟一并进来,双手擦拭她的身体,连映瞳双膝合并低垂头,眼泪一滴滴砸落水面。

  “你怕慕容碧霄知道你和我的关系就不再喜欢你,不会要你了

  ”

  连映瞳身子一颤,她小脑袋想什么,慕容尉迟猜的很准。

  玄之还不知道她和慕容尉迟真正的关系,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看她?她不敢去想那双碧绿色眸子里会流出怎样的鄙视与耻笑。等了九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