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爱,为什么要乱他的心(1/2)

加入书签

  萧府重重楼台迭起,隐在最深处一方静谧院落,暗暗烛火照的室内两人脸色晦暗不明。

  “萧老大人对秦卫带来的消息还有什么顾虑不成?”其中一个人年约四十左右穿软袍常服,声音平稳,身材魁梧有力,相貌并不起眼,若仔细看去一双眸子却锐凌冽,威势十足。懒

  萧重渊听他一言,萧重渊道,“秦大人千里迢迢带来消息,萧某感激不尽岂会再有顾虑。”

  “那就好,秦卫消息带到,要即刻赶回大漠。”

  “秦大人连夜赶路,还是休息几天再回。”萧重渊再三挽留秦卫。

  秦卫皱眉仍旧拒绝,“南溟帝王突然来你府中,他行事诡异猜不透心思,我不便呆久。”

  萧重渊也不再挽留,送秦卫出去时只说,“犬子远兮过几天出发去大漠,还望秦大人回去在阁主面前多美言几句。”

  “这点请放心,最重要的是萧老大人能尽快查出密诏下落,并且顺利得到交给阁主,乱了这南溟天下,此事才最为关键。”

  萧重渊神色凝重,秦卫刚走,藏在暗处的萧远兮现身出来低声问道,“爹,什么密诏?”

  “你不要多问。”萧重渊带着警告。

  “难道和皇上有关?”萧远兮目露狐疑,什么密诏能乱了南溟天下?

  “此事你就当没有听见,不准再提起,若不然,萧家将来必然比连氏一族更凄惨!”说这话时他已带了三分厉色。虫

  萧远兮会意笑了笑,“儿子不再提就是。”爹爹都讳莫如深的东西,必然是惊天的秘密。

  萧重渊听他保证才哼了声,片刻他道:“远兮,闽越王心思缜密深沉不在皇帝之下,若你拉拢不成,也万万不要轻易得罪他。说不定将来,还需要他出手帮忙。”

  “儿子可不这么认为,他再厉害也是个人,必然有弱点。”萧远兮带有得意之色,他相信慕容碧霄说的出做的到,但是他岂会白白等着人来杀自己。

  “你别打常宁郡主的主意,她,你动不得!”看见儿子露出得意之色,萧重渊有些恨铁不成钢,“你爹爹虽老,但眼睛没有瞎,闽越王与皇上对她不一般。你做事也要顾及你姐姐,她在皇上身边能得宠说上话,我们父子在朝廷里才能站的更稳。”

  萧远兮连连点头称道,然后笑着凑在萧重渊身边,“爹爹,听说先帝在世,也曾经宠爱过自己的一个侄女,还纳为妃子。可再宠爱,到最后还不是姑姑胜了。如今姑姑给姐姐撑腰,皇帝仁孝,再怎样也要顾忌亲娘的心。”

  听儿子提起闱秘事,萧重渊眉头皱的更深,“够了,记住别打常宁郡主的主意!还有几天你就去大漠,安分在府里呆着,大漠那里爹爹托秦卫打点,往后你自己小心行事。”

  “儿子知道了。”

  父子两人又秘谈几句,然后离开院子。

  屋檐上趴着一道黑影将屋里一幕幕对话听的清楚明白,黑山白水似的眼眸泠泠。忽地坐起身,掀开蒙面黑巾对身后跃来的人扬起一点笑意,“秦大人,好轻功。”黑巾下的年轻男子,天生骨秀清隽。

  “王爷过奖。”秦卫眼若鹰隼,快速张望四下。

  “皇上今夜来不了,本王代为传话。”

  “王爷想听到的,秦卫已经对萧重渊说过。”

  “天涯海阁寻找的是什么密诏?”提起密诏,事关南溟。

  “不知道,阁主只吩咐将话带给萧重渊,说他听了自然会明白。”

  慕容淮秀又问了些问题,秦卫一一如实回答。

  秦卫说完该说的,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他突然转身,整个人涌现出那种征战沙场无所畏惧的气势,“告诉慕容尉迟,信守当年答应过我家连将军的承诺,不然将来他必然后悔,秦卫有生之年将会不顾一切弑杀慕容尉迟!”

  真是个固执的人,慕容淮秀挑眉,对那坚毅挺直的身影噙了笑意,虽然他不喜欢有人威胁自己的皇兄,不过对那份忠勇他却很佩服。

  回到慕容尉迟住下的地方,慕容淮秀瞅着浑身长满红点的皇兄,啧啧有声。

  “明知道自己不能碰辛辣,占小侄女的便宜付出代价了吧。”他扮作车夫替皇兄和小侄女驾车。

  小侄女在街市不知偷吃了什么,辣的嘴巴嫣红回来,后来车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晓,可他耳力聪敏,细微声响尽数听见,大致了然。

  慕容尉迟止住咳嗽,坐在桌边,对慕容淮秀的话充耳不闻,目光冰冷。

  慕容淮秀收敛笑意直接进入正题,将今夜所见还有秦卫的话复述给慕容尉迟。

  “等了这些年才动手,真有耐心。”慕容尉迟冷笑。

  “皇兄早知道密诏一事?”

  慕容尉迟点头,“先帝驾崩不久,朕就得知先帝临终提及曾写过一封密诏放在一处安全的地方,交托给某一个人保管。保管的人是谁?还有密诏内容无迹可寻,后来传闻密诏内容是关于慕容氏的一个秘密,可影响到南溟国运。”

  “连利扬年少就和父皇私交甚好,皇兄召臣弟回来医治他,是不是准备”慕容淮秀只说一半,他本就聪明剔透,皇兄的用意他立即明白。“臣弟知道该怎么做了。”

  “王爷最好赶紧给皇上开帖药,天快亮了。”离开好久的宗霆走进来,一向素净的他白衣沾了泥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