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的滋味(1/2)

加入书签

  泪水模糊连映瞳眼睛,她都忘记擦去,就这么泪眼婆娑瞧着他。

  慕容碧霄单膝跪立,手掌捧起她细瓷般的脸颊,那么小心翼翼。

  “瞳瞳,对不起。”

  只这五个字,九年,三千多个日夜,深藏心底的思念,这些天堆积的委屈,全数涌上心头,她边哭边追问。

  “你去哪里了?”

  “为什么才回来?”

  “为什么说不认识我?”

  “为什么今天”

  额头印上慕容碧霄微凉的吻,淡淡苦涩的药味入鼻息,他的唇游移,吻去她眼窝不断落下的泪珠,手指抚过她嫣红柔软的唇,这里曾经被另一个男人强吻过。

  慕容碧霄气恼自己不能阻止那一幕,随即他以唇封住连映瞳的声音,发了狠要将自己的气息留在她唇间。

  她没料到他会那么狠吻她,只觉得呼吸困难,他纠缠她的舌尖,汲取她甜蜜气息,连映瞳说话都困难,发出含糊不清的音阶。

  “玄之”

  小手抓拽他衣衫,试图令吻的忘情的他停下。

  终于意识到她快不能呼吸,慕容碧霄赶紧停止吻她,满心歉疚,“瞳瞳,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连映瞳捂大口喘息,凝视深情相看的男子,他脸色发白,目光一刻不曾离开她。

  心软,却碍于之前的委屈,她保持沉默。

  “别不理睬我,瞳瞳,你这样对我,我受不了。你想知道的我全部告诉你,别不和我说话,好不好?瞳瞳?”慕容碧霄央求她。

  终于,她肯点头答应他。

  慕容碧霄神情稍显轻松,想抱着她站起来,一不留意触及伤口,他疼的闷哼一声。

  “你怎么了?”她伸手扶他,不由担心。

  他笑笑,“旧疾发作,没事。”

  连映瞳想起从前他身体就不太好,脸色一直不太好看,盛夏的天,他还披着斗篷。

  “我去找大夫来。”

  他拉住她,“我只想你陪着我一会儿,好吗?”说着慕容碧霄不住咳嗽,他的确旧疾严重,一咳嗽连带伤口疼的厉害,幸好穿了深色衣衫,一时半会不容易被发现。

  想她,终见面,再疼,慕容碧霄也忍着。

  “好,我陪你。不过你若是疼的厉害了,必须要看大夫去。”

  他答应,牵着她的手一并坐下,“时间不多,你听我说完。”

  她坐正身子,神情认真准备倾听。

  不远处一个声音啧啧笑道,“叔父与侄女偷~情,慕容兄,这乱~伦的滋味到底如何销/魂,你也与小弟分享、分享。”

  萧远兮负手走来笑容满面,口气肆意嘲讽,却掩不住满满的得意之色。

  慕容碧霄毫不留情杀了他的手下,从他的妓坊带走十四五岁的女子,额间一抹红痕,极为标致。

  萧远兮见到画像第一眼就认出是常宁,里池塘边叔父侄女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一幕,足可以令他确定能令慕容碧霄就范的人,只有她。

  慕容碧霄将她护在身后,手中羌笛有一下没一下敲击掌心,萧家的帖子无论怎样都要请他过来,小月帮他挡下,慕容碧霄却执意要来这一趟。

  因为在太庙他已经留意到萧远兮看瞳瞳的眼神异样,萧远兮拉拢他不成,一定会深究他带走的女子是谁,有几人见过瞳瞳后能轻易忘记。

  想来萧远兮猜到他与瞳瞳关系非一般,想以此钳制他。

  “常宁,我们做不成夫妻,却成全了你和你叔父一段情,你该怎么感谢我?”萧远兮笑着道,眼神不住打量她。

  慕容碧霄喜欢上他的侄女,而当今皇上也似乎对侄女颇有意思,慕容氏的男子喜好还真与众不同。

  难怪姐姐不喜欢常宁,十五岁的小丫头稚气未有褪尽,却能轻易吸引男人目光,连他这欢场老手也不禁对她起了念头。

  “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