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你,所以疯狂(1/2)

加入书签

  伺候敷药的女子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如遭雷击立在原地。

  顷刻,她帮萧成小心翼翼扶起慕容碧霄,将稀释的药水敷盖他双眼一层一层包扎好,改变眼瞳颜色的药含有剧毒,要及时用解药擦去,他比预计回来晚了,更赶紧用药。

  “我留在王爷身边照顾吧,萧大哥你去府外打点,王爷这情况恐怕几天不能随意走动。”

  “那就麻烦连姑娘了。”萧成面色沉重,这些年,何曾见过主子这般暴怒。他深知主子身手与耐,听他口中不断喊着的名字,想来这次不单失败,恐怕还牵扯到别的原因。

  大概起了药效,慕容碧霄情绪逐渐平静,迷迷糊糊睡了片刻又被惊醒,他不后悔在太庙出手对方慕容尉迟,只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救她。

  ---玄之哥哥,我将来长大了做你新娘子好不好?

  ---玄之,你亲我,我没有生气,你别

  ---叔父放心,我死也不会说出那天我们之间发生的事儿。

  慕容碧霄狠狠抽吸,怀里贴身放着荷包,旧了褪了色,一角绣着的瞳字被他日夜摩挲记在心间一刻不曾忘记。

  从在里池塘边捡起她掉落的荷包,慕容碧霄就确定她是瞳瞳,九年不见,她容颜依稀带着昔日儿时的轮廓,出落的越发娇憨媚态。

  有一瞬间冲动,他很想抚着她的发,如以前那样紧抱她入怀,最后只留给她一个决然的背影。

  三年前连家灭族,他偷入南溟试图救她,却遍寻不到她的踪迹,一千多个日夜他派人不断打听,却未有料到她被慕容尉迟藏在里。

  庵堂再相见,她惊喜的目光凝视他,脱口而出,“玄之哥哥。”

  他的瞳瞳,近在咫尺的温暖,他却狠心摒弃。她摔倒再地,伤的很重,他硬着心肠不理睬她。

  听着她小心翼翼喊他叔父,想尽办法接近他和他说话,他不得不提早避开她,她一定很伤心。想到这些,慕容碧霄内心滋生满满的悔恨。

  更后悔为什么不能一剑杀了慕容尉迟,他心里疼惜的多年的女子,被另一个男人凌辱。她那么小,那么柔弱,慕容尉迟怎么能对她

  攥紧荷包贴在心口,宛若她依偎身边。他收敛紊乱气息,一点点恢复往昔的冷静自制。

  “王爷。”女子担忧的轻声唤他。

  “小月,你出去吧,本王想静静。”慕容碧霄冷声道,“叫萧成来见本王。”

  “是。”

  女子遵从吩咐轻手轻脚出去,末了转身凝视他,眉间那抹担忧越发深重。

  找到萧成传了王爷吩咐,她突然喊住萧成。

  “萧大哥,小月有一事请问?”

  “连姑娘有事直说。”

  “王爷口中喊的人,萧大哥可认识?”

  萧成想了想摇头,“我应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连姑娘为什么这么问?”

  “这个名字令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不过天底下相同名字的人很多,大概是我多想了,也许我的那位故人早已不在人世间。”

  见她语带悲凉,萧成有些不忍,他是武将不太会说什么安慰的话,连姑娘是王爷礼待的贵客,这几年跟着王爷照顾左右,着实帮了好些忙。

  她对王爷的用心,他这个人也看出几分。连姑娘相貌出众,也有才学,平时待人谦和有礼,萧成对她颇有好感,有些话他思量半天,还是开了口。

  “连姑娘,恕萧某直言。”

  “萧大哥请说。”

  “王爷子冷,素来不喜与人打交道,这次回南溟,倒是有个人与王爷几番见面。这个人身份萧某不能说出,萧某唐突,觉得她五官眉眼有两三分相似连姑娘。”见她神情一怔,萧成生怕她多想什么连忙补了一句,“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王爷没怎么搭理过她。”

  女子浅笑,“原来如此,多谢萧大哥。”

  “萧某先去见王爷,连姑娘告辞。”

  萧成走后,她仔细回味他说的那几句话,慢慢她捂住心口,有些抑制不住快速跳动的心,呼吸急促,不得已拿出药瓶吞服药丸。

  “连姑娘,府外有人求见。”家仆打扮的人过来通报她。

  “就说王爷不在府里,不见客,请回。”

  “有萧府的帖子。”

  萧远兮又要见王爷?

  她心知暂时还不能得罪萧家的人,可慕容碧霄伤势需静养,此时露出一丝破绽,王爷多年心血前功尽弃,遂尔她整了整衣衫亲自出府抵挡。

  “请转告萧大人,我家王爷感染风寒,真的不能过府一叙。”她温和婉

  拒。

  萧远兮府随从一向飞扬跋扈惯了,不将她放在眼里,“那不成,我家萧老大人亲自下帖邀请,王爷总要给几分薄面。”

  “萧老大人的帖子确实不能不接,那我为王爷做个主,请萧老大人来王府相聚如何?”

  “你做主?小小的奴婢口出狂言!”

  她昂首慢慢走下台阶将帖子恭敬递给傲慢的侍从,微微浅笑,“你一小小侍从也能替萧老大人做决定,我这个奴婢又如何不能为王爷做主。回去转告萧老大人,要么来王府一见,其他诸事免谈,这话是我说的,一切后果连映月一人承担。”

  夕阳里,女子清丽面容笑容甜美,明明是娇柔的花朵,她眼里神情中却带着冷意,一种冷透骨髓的漠然。

  慕容尉迟听完宗霆带来的消息,萧远兮辞官远行大漠,萧家送行看似行事低调,实则办的隆重,朝中大小官员一个不差的收了帖子,就等宴席那天前往萧家。

  这倒有些乐子,萧家的势力日益壮大,小的不知道收敛,开设赌档妓坊,现在位居高位的萧老大人也有些得意忘形。

  真以为他饶了萧远兮一命,萧家就是避过一劫?或者又在做一场好戏,企图遮住他的眼睛。

  “宗霆,萧老大人的家宴,你觉得朕去走动走动如何?”

  宗霆一笑,“那是皇上的岳父设宴,离开南溟的又是皇上的小舅子,这家宴皇上不去恐怕才不好吧。”

  “你陪着朕走一趟。”

  “臣遵旨。”

  慕容尉迟说完目光落下站在墙角半天不吭声的连映瞳,她垂着头,只专注望着衣角。

  宗霆是个明眼人,一看那情形,虽然有些同情小郡主,却只是暗自摇摇头。太庙遇刺,慕容尉迟几乎当着朝中所有人的面表明了她的重要,甚至为了她对萧远兮动怒,等于与太后、萧家公然对峙。

  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小郡主却表现的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臣告退。”宗霆一说话,她立即来了神。

  “常宁也告退。”

  “你敢走出去,朕就”慕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