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甜头(1/2)

加入书签

  她柔软的身体就在他怀里,慕容尉迟贴她很近,近到她每一下呼吸如轻羽扫过他的脸颊,少女若有若无的体香在鼻端缭绕,他身体逐渐发热,心猿意马。

  低头捧起她的脸,他沿着唇线一点点极有耐心舔着,包括一次又一次吻去她的眼泪。

  这一刻,他不是高高在上随心所欲的帝王,慕容尉迟不过是芸芸众生里被情爱所困,备受煎熬折磨的普通男子。

  “瞳瞳。”他喉结上下吞咽,凤眸微眯,染上几分危险气息。

  狠戾的封住她欲张开的唇,含着她软滑舌尖纠缠,高大身躯压住她,像一片影笼罩柔弱纯白的她

  “疼”内殿传出她压抑良久的哭喊,长发凌乱铺落周身,毫无反抗能力。

  她抽泣,哭得那般绝望的令人心碎。

  他衣衫都未脱下,他喘息、律动,姿态狂野带着掠夺。

  最后,他闷哼一声,身体痉/挛似的一阵颤抖,伏在她肩头重重喘息。

  他完全不管外面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撞门声,“瞳瞳、瞳瞳,朕的宝贝、小乖”还没有完全从情潮里抽身,慕容尉迟声音嘶哑慵懒唤着她,一连串亲昵称呼。

  就在慕容尉迟俯身吻她之际,太庙一角梁壁突闪一点银色,一道黑色人影自高处跃下,伴随冷冽寒意,黑衣人手里剑锋如毒蛇又快又准直刺背对自己毫无防范的慕容尉迟。

  角度算的准,这一剑极难避开。黑衣人身法稳健,剑术一流,剑气却带着极强杀意,势有一种致人死地的狠绝。

  慕容尉迟宛若背后长了眼睛,在这一剑即将刺中的瞬间,他微微侧让身子,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险险令他逃过一剑。

  手臂抱紧连映瞳,对还在震惊中的她一个眨眼,眼神嘴角笑意皆是又痞又坏,随即在她耳边迅速低声道,“乖,闭上眼睛,抱紧朕。”

  一切发生太快,她来不及多想,第一反应乖乖听他的话,阖了眼帘抱住他。

  旋转身体,他长袖借着内力击上黑衣人刺来的一剑,两人内力相当,一连十多招交手,并未分出胜负。

  慕容尉迟顾忌怀里的人儿只重于防守,黑衣人虽然有浓重杀意,却自控杀招得当,一击不中他,马上撤回剑势再找另找破绽。慕容尉迟习武多年,黑衣人隐藏再好,他一眼看出对方心意,只想他死,却不肯冒一分能伤及连映瞳的危险。

  她耳边呼呼风声,听得兵器声响,被慕容尉迟转的她头好晕,忍不住眯眼偷看。

  “小心!”连映瞳眼前剑光闪动,轻呼未落,慕容尉迟已经巧妙避开对方攻击。

  “你真不听话。”慕容尉迟脸色一沉,瞅了眼她惊慌失措的小脸,带着担忧凝视他,心里却陡然一暖。

  她担心他

  连映瞳想起方才与他发生的那一幕,脸颊绯红慌忙闭起眼睛,不敢再对视他,并未看见他沉的脸浮现笑意。

  黑衣人似是一怔,就是这瞬间不察,慕容尉迟已然跃在他身前,他身体护住怀里的人安危,一掌全力打出,虽未完全击中对方,却成功卸了对方手中剑,反手刺划过对方腰际,剑锋染着一丝血迹。

  慕容尉迟登基后极少再拿剑,三年前救下她那次他动手杀人,这次同样要宝剑饮血。

  太庙大门突然被打开,宗霆循着打斗声飞快冲进来,他本与慕容尉迟师从同门学艺,武功湛,一出手就困住受伤的黑衣人。

  不需立即得胜,只要生擒对方,并不下杀招。

  太庙外一众人皆为一惊,哪里想到见到的是此情形,居然有刺客白天混入太庙行刺皇上,大内御林军简直成了摆设,统领更是难辞其咎。

  今天常宁郡主及笄,当班的乃是新上任不久的副统领萧远兮。

  “来人,保护太后、皇上,拿下刺客!”萧远兮很快从惊慌里清醒过来,忙下令道。

  宗霆追着黑衣人出太庙,他仿佛早已布置好一切,不等萧远兮的人动手,太庙四周有利地势已有影卫蛰伏良久,弩弓拉满齐齐对准黑衣人。

  黑衣人反应倒镇定异常,眼见形式恶劣,他斜睨四周,猛然朝站在太后身边的萧远兮出手。

  极快极准,并不是萧远兮身手能反抗回击的。

  被黑衣人准锁住咽喉,萧远兮呼吸困难。

  “远兮!”萧太后惊呼,脸色巨变。“皇上,快救远兮。”本家侄子,萧太后格外宠萧廷芳与萧远兮姐弟两人。

  慕容尉迟拧眉,黑衣人抓了人质在手,眼里厉色颇重,以萧远兮为挡箭牌,他步步朝着安全的地方退离。

  “宗霆。”慕容尉迟眉梢一挑,宗霆即刻会意。

  影卫是宗霆挑选特训,平素只为暗中保护慕容尉迟,至于其他人生死,除非慕容尉迟下旨,否则宗霆视若无睹。

  影卫消失无踪迹,黑衣人身形更快,带着伤还是在众人目光里矫健逃离皇。

  萧远兮保护皇上不力,还被刺客抓住为人质,要太后求情,为了救他令皇上不得不放了刺客。心知重罪难逃责罚,他跪在地上眼神求助萧太后。

  慕容尉迟没有看他,只抱紧连映瞳,首先向太后请了安,母子两人互相说了几句安抚对方的话,他目光才落向萧远兮,眼神毫无波澜说。

  “朕在自家的地方还不得安宁。”

  “皇上,臣该死!”

  “确实该死。”慕容尉迟越说的淡定,他就越惊恐,“臣知罪,臣”他平时能言善道,可慕容尉迟一个眼神就足够令他闭嘴不敢多说一个字。

  太后身体一震还能稳住心神,萧贵妃攥紧太后衣袖不住发抖,生怕慕容尉迟对萧远兮起了杀机。

  慕容尉迟笑容刹那绽放,抱着连映瞳自众人身边走过,路过萧远兮那里,他脚步稍停,声音非常平静。

  “郡主及笄大喜之日,遇刺客过度受到惊吓,她身子一向虚弱,朕最宠她,见不得她受伤害,萧副统领觉得朕该怎么做才好?”

  “臣有愧皇恩,即刻辞去副统领一职,听闻大漠的天涯海阁有稀世药材,臣愿前往替郡主求来。”

  慕容尉迟微微点头,连映瞳偷着瞄他一眼,方才还微笑的俊容此刻满是暴戾。

  “郡主受惊,所有仪式撤了。”慕容尉迟淡淡的不容抗拒的强硬命令。

  所有仪式自然包括萧太后很早以前就安排好的一场家宴,在为常宁择婿前,特意为萧远兮所设,如今他辞去官职,远走大漠,还有什么资格与慕容尉迟商谈迎娶常宁。

  “姑姑,远兮的婚事还有前途不就”萧廷芳扶着弟弟起来,神情颓败。

  萧远兮从慕容尉迟手里重新拿回命,显得比她轻松,“姐,还说什么婚事,皇姐夫对常宁心疼的不一样,你难道还看不出?”

  萧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