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谁过不去,还是想骗自己(1/2)

加入书签

  “不想疼死就乖点。”他自后抱着她,手掌干燥暖的出奇,一下一下熨烫轻揉她寒凉腹部。

  他这样做似乎真的有点效果,她稍微感到痛苦缓解。

  被疼痛折磨的快死时真的没有自尊可言,攥紧他衣角,仿佛被溺垂死挣扎的人抓住稻草,不一定能活命,却不肯松开。

  熬好了药吹的温热,他喂她。有些事不捅破还能保持原样,一旦开了头,只能是一发不可收拾。

  唇与唇触碰,一口接一口将药哺进她嘴中,她心里委实觉得不堪,他心中明白。

  极少会认真的他,一旦脾气上来手段更强硬。

  他躺下继续以之前的姿势抱她,从后背看连映瞳背脊紧绷,一粒耳垂灵巧圆润红的可爱微微颤动。

  慕容尉迟含住,她身子出奇冷,耳垂温热柔软。

  她细细声音带着哭腔,“你是我皇叔父”

  他伏在她耳边轻笑说,“朕亲了你、看了你身子,现在又和你睡了,你这声皇叔父,是和谁过不去?还是再想骗你自己。”

  她眼泪无声冲出眼眶,他突然喊她的名字,“瞳瞳,就这样和朕在一起。”

  她捂住眼睛哭的更厉害,眼泪顺着指缝滑落

  入宫,她没有选择,现在,她没有退路。

  “瞳瞳,回答朕。”他要明确答案,而不是她的沉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