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守住守秘密(1/2)

加入书签

  再说下去,还是不欢而散的收尾。

  连映月安抚慕容兰心,想到瞳瞳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定,她不由狐疑瞳瞳的突然转变,到底慕容尉迟对她说什么?悌

  慕容兰心渐渐平息怒气,半躺着深深叹息,整个人精神憔悴,她思绪现在乱的很。悌

  “您若气病了,爹爹就没有人照顾了。”连映月柔声道。

  “唉,小月你这一离开,我还真不习惯。”慕容兰心拉住她的手,眼里尽是无奈。“心姨也想你留下,可你毕竟成亲有夫婿,总不让你回去,实在不应该。”谀

  连映月脸上是完美笑容,暗地里却恨的牙痒痒,慕容碧霄不知说了什么,慕容兰心竟然开口让她回北齐。

  “齐太子那里其实我也帮不上忙,不过离家好些天,也该回去尽妻子的本分。”她还几天时间,不准备太急于探慕容兰心口风。

  她好歹跟慕容碧霄身边几年,熟知他冷漠个性,对待对手的手段狠戾,这里不是北齐,事态没明了前,连映月不会鲁莽自损其身。

  “心姨,我去给爹爹煎药,你好生休息。”

  “你别忙了,最近你收拾东西也怪累的,这几天还是我亲自弄好了。”慕容兰心起身拦住她,“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你开口说,心姨帮你准备好带回北齐,千万别客气。”谀

  连映月微微一怔很快她笑道,“那就,小月先谢过心姨了。”眸光落向屋内昏睡的连利扬,她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慕容兰心送走连映月关起房门,缓缓走到连利扬身边坐下,揉着发胀的眉间,语气很是无措低声道,“我该怎么办?我们女儿根本不听我的话,你可要快些醒过来,我真怕自己一个人应付不来。”

  叹息间她余光瞄见连利扬放在床边的手指很轻微动了动,慕容兰心惊喜赶忙握住,紧张的看着他的脸,阖起的眼帘慢慢张开。

  “利扬!”她喜极而泣颤声道。

  连利扬眼珠转了转,费力瞧向慕容兰心,他想说话,却无法开口。

  “你醒过来就好,你想说话?别着急,慢慢来!”慕容兰心着实开心不已,未曾发现门外复而返回的连映月。

  爹爹醒了

  她清丽眸子陡然颤动,闪过一丝惊慌,脸上丝毫没有喜悦。

  ——————

  茫茫白雪银装素裹,漠北的雪景超乎寻常的美,江南冬雪根本无比媲美。

  连映瞳最喜欢雪天,她此时无心欣赏,坐在长亭内,寒风里她搓揉冷的有些发僵的脸。才哭完,眼睛红肿,暂时不能回去免得慕容尉迟瞧见。

  他心疼她被娘亲责骂,她不想两人再因此关系更恶化。

  低头沉闷望着脚下,一个雪球“啪”一下落她眼前。

  连映瞳一见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人,她立刻报以微笑,站起身小跑过去。

  扑在他怀中,她抱紧他的腰亲昵蹭了蹭。

  慕容尉迟解开大氅将她一并裹好,她立刻感觉暖和,舒服哼了声扬起头。

  暖阳明媚斜斜照射,他背着光,容貌笼在阴影模糊,只见漂亮的薄唇抿紧。

  “你怎么来了?”她有意找个话题。

  慕容尉迟视线一扫她红肿的眼睛,哪一次见慕容兰心回来就没有不哭的时候。

  “来找你。”

  “我就在秦府里还找什么,你想我就说想我。”她笑着,寒凉小手寻到他暖烫的手掌,“冷死了,快帮我暖暖。”声音刚落,脚下突然腾空,慕容尉迟抱起她。

  “喂,快放下我,这里是秦府!”她四下看去。

  “你怕?”慕容尉迟凤眸眯起逼近她。

  连映瞳摇头坚定道,“不怕。”

  她怎会再怕,她和慕容尉迟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

  “吻我。”不是命令,却不容抗拒。

  她微微俯下身,一双小手捧起他的脸。慕容尉迟比她高很多,从来都是他低头吻她,第一次连映瞳俯视他。

  慕容尉迟失血过多伤势还未曾恢复好,因此唇色浅淡,收敛平素阴柔狠戾,容貌实在魅惑漂亮的过分带着一点孩子气向她索吻。

  见连映瞳盯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