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他呢?”连映瞳美眸瞪大茫然的看向他们,好半天轻声问。

  身后不远处有人声响起,慕容淮秀倏的抬眸看向她,一边吩咐道:“宗霆,不相干的人统统不准进来!”悌

  “小侄女,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他决定实话实说告诉她,“皇兄与慕容修荻坠入雪谷你知道的,他现在有了重伤——”悌

  连映瞳脚步踉跄,喉咙好似被人紧扣,连呼吸都不顺畅,想到重伤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样的伤?方才她进来瞧见每个人伤心的表情

  慕容淮秀伸手扶她,他一眼望过去,她自己的情况也很差。谀

  “我要见他”她眼泪扑簌簌落下。

  慕容淮秀没有办法,这种情况他也不忍心拦住她,点点头,“你跟我来。”

  她随着慕容淮秀进去内室,蹲在屋舍门外的易江南见她脚步发虚,心里好一阵疼惜,知道她现在只想见一个人,就算犯/贱吧,他还是不放心她跟了过去。

  连映瞳再见到慕容尉迟,他无声无息躺在床上,妖冶魅惑的轮廓镀上一层骇人的惨白,褪去平时的阴柔狠戾,他睡着的时候十分孩子气,赤着上半身被白布包扎的严密,胸口位置斑斑血迹,连映瞳一见眼泪狂涌。谀

  她拼命捂住唇才让没有自己哭出来,心疼的快要窒息。

  “血止住了。”慕容淮秀说的有些微艰难。

  肩头一沉,他见连映瞳泪眼望着他,清澈透亮的眸子有种迫人的气势。

  她再等慕容淮秀继续说下去,对于慕容尉迟性命攸关的事儿她感觉出奇的敏锐。

  “伤口深,失血过多,看今晚了”

  这话简直像给慕容尉迟的生命限定了时辰,连映瞳朝慕容尉迟走去,才迈步一阵眩晕身子朝后仰去,易江南冲过来抱住她肩头,她挣扎要继续走过去,被他强制按坐在椅子上。

  “为什么会弄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我害了他!”她抱膝蜷缩一团满脸泪水哭的肝肠寸断。

  “我真没想到慕容修荻还活着,谋反之罪他都能保住性命躲在雪山十多年,直到今天他还是恨皇兄,和你无关,小侄女你别自责。”

  “如果不是我——”

  “你救了湄姐姐,还有宗霆呀。他们对皇兄来说很重要。小丫头,你很有勇气。”宗霆内外伤严重,救得及时总算捡回一条命,辛湄虽然受伤也算安然无恙。

  当他来时,皇兄与慕容修荻坠入雪谷,眼看小侄女跟着跳下去找皇兄,他不得已打昏她带下山。

  “可惜没有抓到那家伙!”易江南气恼道,“受伤不轻,这都能给他逃跑掉!”

  “慕容修荻不简单,云崖山的路他比我们熟悉太多,他在那里生活十多年,想抓住他不容易,他总有办法令自己伤好活下来。”慕容淮秀眸光幽冷。

  人求生存的本能,慕容修荻在慕容氏几个兄弟中出名的手腕狠戾狡猾心细。

  一匹野狼,山间磨练,日复一日,他若不死将来一定是心头大患。

  慕容淮秀心底暗暗祈求上苍令皇兄能平安度过今晚,只有皇兄才能赢过慕容修荻。

  “我要留下来陪他。”连映瞳态度坚定。

  “也好,你在皇兄边,我们在外面守着。”

  易江南看了看她,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跟着慕容淮秀出来。

  ————

  他们一走,连映瞳挪动行动不算灵活的膝盖凑在他身边躺下,伸手抚过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

  一切生死,都要看今晚。

  她眼睛酸涩很难受,她不敢再哭,她要清清楚楚看着他。

  从恨他抵触他,懵懂不知到不由自主喜欢他,最后情难自禁爱上慕容尉迟。

  这三年多其实很短很短,短到她想多说几声爱他都还来不及。

  轻握他的手掌贴紧脸颊慢慢摩挲,就像平素他总爱这般对她,他的爱来的太激烈滚烫浓烈的吓到了她。

  再转念想想,他唯有对她才如此。

  然而她却从未发觉,她不知餍足需要他的温暖与宠溺,这个男人霸道的非要她给予回应。

  十二岁,一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