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欺负舅父(1/2)

加入书签

  慕容尉迟冷眸一扫朝着岩洞外走来的人,手臂抱紧连映瞳低声问道,“相信我吗?”

  连映瞳不懂他指什么却很肯定回答,“相信!”

  悌

  随即她眼前一黑,慕容尉迟宽大手掌按压她整张脸埋入温暖宽厚的膛。悌

  连映瞳只觉得身体腾空随之有种漂浮旋转的感觉,耳边风声呼啸,慕容尉迟要做什么?要去哪里她只要伴随他就好。

  谀

  “你今天逃不掉,把云崖山地形图拿出来,留你全尸!”

  如钢刀刮骨的噶声音,魂不散始终缠绕在左右,随之频频传来刀剑相击发出的冰冷刺耳声响,连映瞳听的心底寒意嗖嗖。

  “朕以为你该长了本事,弄了半天你也没有头绪,十多年茹毛饮血,日子过的快活逍遥吧。”饶得慕容尉迟说话闲情逸致,时不时还暗讽对方一句。

  “别说废话,你应该很惊讶孤居然还活着是吧。”对方笑声森森可怕,“瞧,那老东西还是怀疑你不是慕容氏一脉,留着那封密诏在云崖山,贱/种,你还是害怕坐不稳这把龙椅!”

  “至少朕坐稳十多年,而你却只能困在雪山里做你的一个人之王。”

  言谈中慕容尉迟单手气定神闲接下对方几十招。

  连映瞳听得清楚他们对话,侧转脖子眯着眸子偷偷看一眼那紧随他们与慕容尉迟好似有深仇大恨的人。谀

  她仿佛在哪里见过这个人,脑中陡然冒起的灵光突然炸开,那人的容貌与南溟太庙内曾经见过先帝慕容亦诚的画像有六七分相似。

  慕容氏的男子容貌皆为俊美不凡,先帝单薄子嗣中,还真没谁能像眼前的男子那么相似先帝,不过他少了那份王者君临天下的气度,偏瘦削气质郁,发怒的神情显得狰狞至极。

  男子显然发觉连映瞳偷瞄,那双清澈明媚的眸子纯净温暖,一瞬不瞬盯着他,即使被他发现她在偷瞄,却像只愠怒的小猫狠狠瞪了一眼,倒不见有惧意。

  不是不怕,而是他骂慕容尉迟贱/种,她就格外厌恶这个人。

  慕容尉迟生母并非萧太后,但是她也不容许任何人说慕容尉迟一句不是!

  那人见状冷眼眸闪过一抹寒光,慕容尉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扣紧连映瞳后背这次迫使她重新将脸翻转过来继续老实埋入他怀中。

  一路追打,甩开跟随的侍从好远,两人武功极高,很快再不见有人跟上来,直到一处山边无路可走慕容尉迟停下。

  连映瞳听见有什么摔落雪地发出的声响,忍不住悄悄探头望一眼,水眸轻颤,雪地里奋力挣扎的人是辛湄,被身边站立的男子一脚踩住动弹不得。

  他看辛湄的眼神充满仇恨,那一脚踩中辛湄腰间,他似乎不解气,抬脚又结结实实踹下。

  辛湄闷声,倒在雪地动弹不得。

  唇角勾起意犹未尽的笑容,沙哑瘆人的嗓音再度响起,却是说给辛湄听的。

  他眼角余光瞄着慕容尉迟一手大力拽起辛湄长发,几乎拖着她前行。

  “你活的可真贱,连累家中父兄为这个男人惨死,十多年来自己在中享受荣华,湄儿,你怎么敢再来云崖山?不怕你父兄的亡魂来找你索命?”

  辛湄长发被死攥,一路拖行点点鲜血顺着发丝滴落雪地,她原先无力挣扎,闻言清冷眸子泛起猩红,突然发疯似抓住对方衣袍,用尽全力扑上去撕咬,气力抵不过那份狠劲让连映瞳目瞪口呆。

  再也不是清冷高傲受尽恩宠在中横行无忌的辛嫔娘娘,她像只发怒的野兽搏命似的攻击对方。

  那人恼极,伸手掐住辛湄咽喉,她脸色又红转白再憋得逐渐成紫色。

  慕容尉迟立在原地,这一幕他看在眼中,神情竟然没有丝毫变化。

  “湄儿,你张开眼睛看清楚,你当年为了这个无情冷血的男人背叛孤王,如今他抱着别的女人对你见死不救!”

  辛湄张张嘴,被他扼住咽喉只能发出几下含糊不清的声音。

  “你杀了湄儿,不仅得不到地形图,就连命也得赔上。”慕容尉迟柔笑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