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的缠绵(1/2)

加入书签

  佳人媚·养女成妃,寒夜的缠绵,

  意外出现的人惊动热烈拥吻的两人,慕容尉迟深邃幽黑的眸光灼亮傲然注视岩洞外的慕容碧霄,而对方锐利冰冷目光掠过锁住他怀中哭得像个泪人的连映瞳。爱唛鎷灞癹

  “玄之?”连映瞳想不到意外遇见慕容碧霄,一脸惊讶。

  “慕容尉迟,是你借用瞳瞳的名义约我来这里吧?”连映瞳的反应他多少猜到带话约他前来的并不是瞳瞳。

  连映瞳下意识看向慕容尉迟,满目疑惑不解。

  慕容尉迟抱着连映瞳起来,“朕约了慕容碧霄,你有什么准备对他说?悌”

  “我?”连映瞳一怔,脑中掠过两人为什么闹腾的原因,她为难至极环顾两人。

  从南溟出走,她压不知道其中一系列安排慕容碧霄都有参与,最后还有赖他出手援助,一行三人成功离开。

  她该感谢他,而不是急于撇清与他的关系,再说她与玄之的曾经已经结束,完全不似慕容尉迟所想谆。

  “慕容碧霄,有些话瞳瞳估计没有与你说清楚,还是由朕直接说的清楚明白的好。”

  “瞳瞳,我只想听你说。”慕容碧霄只盯着连映瞳冷声道。

  “我和玄之”

  “你和他之间没任何关系,朕不是不相信,而是你年纪小有时难免做事说话不得体往往被人误会。”慕容尉迟口气放软,感情上任何人也做不到大度,瞳瞳种种关心示好,她为了他默记整个云崖山地图跟随队伍前行,只为确保他行路安全。

  她内心纯净,学不会撒娇讨好他的手段,却将一颗心坦然打开交给他看,慕容尉迟再怨她当初不告而别,可也再不能狠心冷漠对她。

  听慕容尉迟说相信她,连映瞳内心舒坦很多,多天霾一扫而空。

  “真的?”

  慕容尉迟爱怜的轻拍她面颊,沉眸对慕容碧霄道,“朕不追究你们设计带瞳瞳离开南溟一事,等启程下山,你尽快回你的闽越。”

  “瞳瞳,这也是你的意思?”慕容碧霄面沉如水。

  “我”她不知怎么回答。

  “皇弟,你又何必为难她。”慕容尉迟替她回答,说着将她揽在怀中,那姿态再无声宣告连映瞳只属于他。

  慕容碧霄牵动嘴角揶揄而笑,“告辞。”

  ————

  终年裹着大氅御寒孤寂挺立的背影从她视野慢慢消失,那句告辞,简短苍凉,直戳她心房。儿时温暖回忆,九年相思等待,她的感情没有一丝掺假,可这份感情只是喜欢而不是爱。

  她懂得太迟,所以更伤玄之的心。

  “我知道你舍不得。”慕容尉迟抱紧她,拍拍她微微颤抖的肩,“可是瞳瞳,在感情上我本做不到大方,我等你这些年一直等你长大。我和你之间已经有太多阻碍,我不想慕容碧霄再成为其中之一。我承认我自私,在你年少不谙情为何物时就要了你,我的爱对于你来说霸道又疯狂,一次又一次吓坏你。”

  “那你以后学着改改?”她抽噎着,用他衣袖擦眼泪。

  头顶传来慕容尉迟轻笑,“你觉得我这么坏的人,能改变成好人吗?”

  “你对我好,从来只有你对我最好。”这点真实存在,她恨他的利用,离开他却始知相思入骨。

  慑人心魄的黑眸闪现一抹悸动,“我一直再等你。”他捧起她小巧的脸,深邃幽黑的眸蕴着深情似海。“等你心甘情愿爱上我的那天。”

  她只觉得从耳发热,那红潮一点一点自玲珑耳垂涌现脸颊,白皙肌肤呈现迷人的绯粉色。

  慕容尉迟深情相对,温柔得令连映瞳目眩神晕,宛若身处情潮跌宕起伏。

  他俯首沿着她雪白脖颈细细吻着,温热气息喷洒她颈窝。

  阵阵酥麻袭卷全身,隔着厚厚大氅她都能感觉到慕容尉迟的手游走的每一出都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她腿脚发软,几乎被他的吻与爱抚弄的全身瘫软,他再度咬住她耳垂含在唇间吮着,沙哑低迷的嗓音蛊惑:“瞳瞳,你真的爱我?”

  佳人媚·养女成妃,寒夜的缠绵,

  她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