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要脸(1/2)

加入书签

  慕容尉迟这个人喜形不露于色,连映瞳素来猜不透他心情如何,但是她深知一点,他对不喜欢的人历来凉薄,如薄薄利刃轻易伤透别人的心。

  例如现在。

  “我必须要留下来。”她咬唇,泪水在眼眶打转。悌

  悌

  “随你。”慕容尉迟语气淡漠疏离。

  清晨出发,萧远兮的兵力随行,将慕容碧霄与易江南困在队伍中,两人都无法靠近前方的连映瞳。

  连映瞳孤零零一个人,不比被慕容尉迟处处照顾的辛湄,雪地路难行她步子小默默跟在后面一声不吭拼命朝前迈动步子只求不要掉队。

  中途休息,慕容淮秀走过来递给她一碗热汤,见连映瞳不接,他干脆坐在她身边。

  “小叔父没那么小气。”

  连映瞳心中酸楚,眸中溢满泪水,吸吸鼻子她捧着碗暖和冰凉手掌,热气腾起模糊视线,不知怎的眼泪扑簌簌落下激起碗中一层层细小涟漪。

  “对不起小叔父,我”

  不等连映瞳说完,慕容淮秀伸手揉着她小脑袋轻声道,“回来就好。”

  她顿时喉头好一阵发堵,哭的隐忍,肩头微微颤抖。

  “他、他”

  “皇兄坏死了,说当你病死了,你很伤心,你还执意跟着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但是他不愿意相信你。”慕容淮秀替她一一说出来。谀

  “你信我吗?”她抬眸擦去眼泪。

  “信!”慕容淮秀收敛笑意一本正经回答。

  如何能不信?那双异常清澈的眸子,明亮的令人有时无法直视。

  不远处,萧远兮冷眼注视慕容淮秀与连映瞳亲密说着话,自从那次挟持事后他时常想起她,如今她宛若枝头最娇嫩的花朵刹那绽放。

  萧远兮想起她青涩稚嫩的胴/体,夜夜承欢慕容尉迟身下,明明还是带着点稚气的半大孩子却从骨子里透出惊人的妩媚。

  他是欢场老手,却对她生出无尽遐想。

  萧远兮轻笑转头对身侧慕容碧霄道,“闽越王爷有句老话叫风水轮流转,萧某还记得那次在萧府,你们两人你侬我侬,如今她却痴迷皇上,不知王爷见了心生何感受?”

  慕容碧霄阖了眼帘懒得理睬萧远兮。

  易江南却咧开嘴角笑的欢愉,“萧大人你偷看小郡主眼珠都快掉下来了。”

  萧远兮脸色一寒却隐忍不发,他瞅着易江南半边绯红似桃花的印记暗自思量,总觉得似曾见过。

  ——————

  一连几天风雪,领路的人起初还面露担忧恐难以在暴风雪天进入山谷中,之后赶路却异常顺利。

  连映瞳照常在大家安睡后找慕容淮秀交代下一步行程,慕容尉迟不相信她,好歹这个小叔父对她信心满满而且毫无条件的相信。

  回到住处,赫然瞧见本不该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他漂亮的眉紧紧拧住,指尖不断揉捏眉心。

  “我帮你揉揉。”她下意识脱口而出,大抵习惯,以前慕容尉迟头疼时她总帮他按捏。

  幽黑凤眸慢慢张开,见连映瞳还站在原地,他声音冷沉,“那还不过来。”

  本来是求人的事儿,从他口中说出来倒成别人理所应当要为他做的。

  连映瞳却不计较,慕容尉迟头疼时脾气委实不怎么好。听他一说,她几步上前坐下,小小柔软的柔荑从他额头开始按压。

  见他蹙紧的眉间逐渐舒展,她才小心翼翼开口,生怕他厌恶她的关心,遂尔道借用慕容淮秀的名义。

  “小叔父说你一直忙于政事,说你需要休息,说雪地寒凉你要注意”

  手腕猛的被慕容尉迟捏紧然后一把扯开,他缓缓坐起身冷笑道,“这话淮秀自然会对朕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传话?”

  突如其来的变化连映瞳默默垂下头,双唇嗫嚅道,“舅父你别生气,是我不好,这话本不该我说的。”

  “那你该说什么?”慕容尉迟冷声紧跟问一句。

  她抬眸张张口欲言又止,复而有低下头,是啊她该说些什么?说些什么慕容尉迟才不会听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