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快乐我负责(1/2)

加入书签

  风口的积雪厚实,又离山洞颇远,连映瞳俯身捧雪。

  紧随她过来的易江南见状伸手将她拉起挡在身后避开刺骨风霜不由恼道,“天气这么冷,他为了别的女人指派你,他让你做什么你还真的听话照做?连映瞳,你一见他不是魂掉了就是脑袋被冻的不灵光了?!”悌

  悌

  “易江南你小点声,我们现在身份是秦叔叔派给慕容尉迟的随行。”连映瞳垂着头轻声道。

  “他来这鬼地方找东西,与你毫无关系!避开他还来不及,你反而主动跟着来。已经到云崖山,你该我告诉原因了吧。”

  谀

  连映瞳朝山洞瞧了眼,宗霆与慕容淮秀他们已经回去,洞口映出温暖火光随着她眼眶一热支离破碎。

  “再继续跟下去,以慕容尉迟的明很快识破你身份,那先前所有努力前功尽弃。”易江南见她脸色白了白眼中含泪,语气陡然变温和,“我心急了些,无非担心你安危。”

  “他们此行凶险重重。”她心里不断浮现整个云崖山地形图,寒冬的云崖山白雪覆盖,白雪之下却危机四伏,即使经验老道的领路人稍有不慎也不能安然走出,也因此秦卫派了数人前来。

  易江南冷哼一声,“再危险也是自找的,你跟来也救不了。”

  谀

  连映瞳无心与易江南多说什么,“这里白雪被你踏脏,我在前面弄些干净的回去。”

  “瞳瞳!”

  “我说过让你别跟着来不然你一定生气。”连映瞳打断他后面要说的话,“慕容淮秀是我小叔父,宗霆是我师傅,不为慕容尉迟,这一趟我定然要来。”

  这几人中有的与她血缘至亲,有的与她亦师亦友,连映瞳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们出事。

  “你来了能帮他们什么?”易江南眼神探究。

  “总之我不会添麻烦。”她垂下眼帘捧起茸茸蓬松的白雪返身回去。

  刚走到山洞听见女子咳嗽声不断,慕容尉迟俯身轻拍她后背,一手与她十指相扣,抬眼间看见连映瞳回来,他冷声道,“你过来。”

  易江南眼神一动想先行阻止连映瞳,虽然她容貌与声音都经过心伪装,对着慕容尉迟凡事仍要再三小心。

  可没等他来及,连映瞳朝慕容尉迟走过去。

  一些日子不见再度靠他那么近,慕容尉迟面容疲倦眼下青青一片,凝向她的眸淡漠疏离仿佛看陌生人般,应该没有认出她。

  “手脚很伶俐,跟过来伺候。”

  “啊?”连映瞳一惊。

  慕容尉迟容不得她再多说,指着她手中捧的白雪吩咐道:“化成雪水加热,伺候夫人服药。”

  他口中的夫人连映瞳自然认识,令慕容尉迟牵挂的女子辛湄。

  她病的不轻,却跟他一道千里迢迢来云崖山,辛湄曾经说过慕容尉迟心中始终有个最重要的人,不她也不是连映瞳,却并不妨碍她在这个男人心中仍旧占有特殊的位置。

  连映瞳又从厉璇那里听来更多与辛湄有关的消息,她与他青梅竹马,先帝骤然离世,前废太子与部分朝臣图谋帝位刺杀慕容尉迟。

  辛湄父兄与辛氏男子共十多条命全数为保护慕容尉迟身亡,他登基后亲自迎娶前太子妃的辛湄入,如果不是萧太后暗中施压,辛湄当初能封为贵妃。

  火光映在辛湄病态苍白的脸颊,虽然病重,她眉宇间仍有一抹后中无人能堪比的英气,并不矫揉造作。

  “夫人的药。”

  辛湄张开眼帘泠泠眼神在连映瞳身上转了几下,慢慢伸出手,那手腕苍白孱弱近乎一折就断,衣袖少许捋起露出手臂肌肤隐约可见好几道交错的淡淡伤痕,连映瞳一怔,妃个个保养得当还真没见谁弄的自己好些伤口。

  “放下,朕来。”

  冷不丁慕容尉迟从外进来,夹带浓郁酒气掠过连映瞳身边接过药碗冷声道,“下去。”

  连映瞳见他坐在辛湄身边喂药,她垂下头转身离开,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慕容尉迟低低一声,“小乖。”

  脚步倏的一滞,她攥紧拳头心中第一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