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离开你(1/2)

加入书签

  凝了冷眸,慕容尉迟唇角扬起冰冷弧度,为了那一句。

  ——你养我三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悌

  三年,一千多日夜,他等她长大成人,全心全意呵护她宠溺她,换来她这一句对他付出之爱的全盘否定。悌

  痛极反笑,阴阴柔柔笑意,黑暗阴影勾勒出慕容尉迟修长挺拔的身影,他宛若天生适合黑暗的人,每一步逼近连映瞳那巨大的黑色不断吞噬她周边为数不多的光亮。

  谀

  幽黑眸子暗沉,眸光却惊人的灼亮。

  “还是被你知道了。”

  慕容尉迟从没有打算告诉她连利扬的存在,既然认为连利扬死了,那就这样永远保持现状。

  她的爹爹最初被人下药毒害几乎等于一个活死人,他施手救助用了三年时光治疗连利扬,为了那封先帝密诏。

  他买下她,从那一刻起,连映瞳完全属于他慕容尉迟一个人。

  那种彼此成为今生唯一的强烈感觉,令他冰封多年的心再度破冰感受一丝温暖。

  她缺少父母疼爱,他给予她缺少的爱。

  这是慕容尉迟第一次试着去爱人,年纪十二岁的小女孩。

  他没有否定,没有歉疚不安,更不会有辩解,简简单单几个字承认了她的指责。谀

  强烈酸楚呛得她失声痛哭,滚烫热泪随着身体剧烈颤抖纷纷掉落。

  长久支撑她走到如今的信念,如紧绷的神经绷到极致生生扯断一并轰然倒塌,尖锐心痛在胸腔内迅速蔓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被慕容尉迟精壮的手臂圈住,窄小空间两人呼吸相互纠缠,她想挣扎推开他手臂颤抖软绵压根没有力气。

  全身心的力气好似在这一刻彻底用光,她颓然微微垂着头,无声哭着无法抑制。

  她赔上身心不顾一切喜欢他,然而一切都是假的,她只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如今他达到目的。

  她的委屈、伤心,包括逝去的孩子,都不再与慕容尉迟有关。

  他捧起她脸颊,滚烫眼泪盛在他掌心。

  “瞳瞳”慕容尉迟声音沙哑发出叹息。

  这世间他连性命都不在乎,唯独她的眼泪令他无限疼惜。

  她哭的肝肠寸断,慕容尉迟心疼俯身抱起颤抖的她回转身走向床榻轻轻放下她,欺身靠过来身躯紧贴她,温柔吻去她眼角滚落的泪水,咸涩不堪就像他的心绪。

  “舅父,还记得我们最初的约定吗?”她突然开口说话,沙沙哑哑带着哭腔。柔软手臂沉重抬起环绕他肩头。

  慕容尉迟一怔,随即明白她指的是什么,深邃眸中掠过一抹寒光。

  “你提出试着留在我身边,可是我并没有答应,册封你为妃这一辈子都是我慕容尉迟的女人!”

  她水眸微微颤动,其实早该想到与他没有道理可说。

  乍一看她眼眸虽然看着慕容尉迟,其实内在缥缈,她听完慕容尉迟说的话唇角扬起清浅笑容,明媚娇美。

  他有一丝恍惚,下一刻她娇柔软糯的那番话,慕容尉迟俊颜紧绷。

  “你说爱我,不肯放我离开,是不是因为和嫡亲外甥女欢好***有特别不一样的感觉?”

  慕容尉迟眸色冷冽,额头青筋暴起,修长手指倏的攫起她下颌,这些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她真有本事惹怒他。

  痛与伤在胸膛交织,他有点咬牙切齿冷声道,“忘了?那现在就做,让你一辈子忘记不了那特别不一样的***的感觉!”

  她眼眸泪光闪烁满满绝望,根本不去反抗暴怒的慕容尉迟,只轻声道,“你想怎么做,做多久都行,做完了让我走。”

  他死死钳制她肩头,猩红爬满眼底。

  她的心永远不会甘愿停留在他这里,从最初到现在,他付出的爱,那么强烈爱着她,她一句离开彻底摧毁慕容尉迟的天地。

  “我不再欠你什么了,该还给的都还给你了,放我走吧!”

  她想起孩子从腹中生生撕扯流掉的感觉,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