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热烈的吻(1/2)

加入书签

  佳人媚·养女成妃,暴力热烈的吻,

  易江南的话无疑一道霹雳在连映瞳头顶上空炸开,她脑中空白一片,耳边嗡嗡作响,脚底发软身子倏的朝下坠去,易江南伸手扶她,却被她几乎蛮横的推开,修整平滑的指甲狠狠划过他手背,力气之大他手背顿显几道血痕。爱孽訫钺

  好一会连映瞳回神,实在过于震惊发抖厉害,说话近乎齿关中挤出来哆嗦着,“我爹爹三年多前已经过世!”

  他拧眉轻叹,“看来你真的不知道。”先前很短时间他脑中掠过无数想法,她的反应大大超出易江南所料。

  “你说他还活着,你有什么凭证?”

  易江南还真的没有,他甚至都没有来及见到连利扬的面就被人打伤逃至昭华殿外遇见连映瞳憔。

  他沉声道,“连将军的确活着,不过极少有人知道这个秘密,我父亲曾经与连将军有不错的交情,当初他赶来南溟想为连将军收尸入殓,无意中发觉尸体并不是你爹爹连利扬,一直追查到如今才陆续有了点眉目,我进也正是打听连将军下落。”

  “在中打探我爹爹下落?即使真的如你所说爹爹没有死,又怎么可能在中?”连映瞳无论怎样都不相信易江南所说。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浅显易懂的道理,无论易家派出多少人手走遍大江南北打听,却始终查不到连利扬的消息,原来他一直没有离开南溟,被人小心谨慎藏在南溟某处这几年炼。

  最近萧重渊暗中花重金查探关于先帝留下的南溟密诏线索,易江南从中嗅到超乎寻常的意味。

  先帝密诏与连利扬生死一定有密切联系,易江南眸中掠过一抹光,唇边噙笑道,“到底连将军是生还是死,最清楚的人应该是慕容尉迟。”

  ————

  连利扬耐不住血蛊反复折磨,最终松了口,而密诏存放的地方却委实不好找。

  只有一个地名,云崖山。

  靠近漠北与西域交界处一座山岭,慕容尉迟年少时曾经去过,从绵延山脉中找寻一封密诏无疑大海捞针。

  再下血蛊逼连利扬等于要他的命,慕容淮秀与宗霆都在等他吩咐。

  注视三年多前就该被自己赐死的人,慕容尉迟冷眸半天,“暂且放过他。”换做从前他本不会在乎这条命,如今他同样不在乎,从来他在乎的只有一个人。

  “瞳瞳、瞳瞳”

  慕容尉迟转身听见连利扬口中含糊不清唤着连映瞳的名字。

  “朕册封了瞳瞳,她现在是朕的贵妃。”

  血蛊虽然令他收到非人折磨却有效清除了一部分他原来身体中被人下的毒,连利扬不似从前疯癫,如今有时可以恢复短暂的清明记得曾经发生的一些事。

  听到慕容尉迟的话,连利扬浑身紧绷,可惜气力太小很快瘫软,高大佝偻的身躯剧烈颤抖,带动刺穿手脚的铁链哗啦啦响个不停,头无力耷拉没办法抬起看慕容尉迟,

  “为什么不放过瞳瞳!你要报复就冲我来,别动我女儿!”

  “报复?她是朕的妻子,朕会一生爱护她。”

  “一生爱护她?如果瞳瞳不是我的女儿,皇上当年会亲自买下她将她放在身边心照顾吗?”连利扬嗤笑带动剧烈颤抖的佝偻身体,手脚肩胛那处再次迸大蓬鲜血。他几乎感觉不到疼痛,笑得凄然喉头哽着鲜血。“先帝没有看错人,他说皇次子将来必然比他心狠手辣,你早就知道密诏的事了吧,真是绝好的耐心不动声色的查探多年,微臣心服口服。”

  慕容尉迟眸中波澜不惊,“不错,朕的确早就知道先帝留下密诏,连家对朝廷有功,可朕必须要除掉你,连利扬,不为私怨而是朕不能不这么做。”

  “所以你答应兰心放瞳瞳一条命,皇上再等,等到将来有天需要微臣说出密诏之事,而微臣又不肯透露的话,你就能用瞳瞳来威胁微臣!”

  慕容尉迟幽黑眼眸掠过一道奇异的光亮,起初他的确有自己的安排目的,等他知道自己放过一命的人是瞳瞳时,他第一次觉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