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酸的感觉(1/2)

加入书签

  他不该离开她,他又一次差点失去她,幸而她无恙却失去了他们的孩子,她最伤心最痛苦的时候他却没有及时回到她身边陪伴,而是另一个男人守护她。

  他日夜兼程赶回,漫山遍野大雪茫茫中寻找她的踪迹,直到找到她那刻,慕容尉迟从未有觉得自己这般无力过。悌

  心底小小的声音欣慰的告诉他,幸好她没事,然而另一方面他却害怕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他用尽心力爱她,却总觉得有一天他会失去她。

  悌

  所以有些事他早已经准备好!

  雪地茫茫,那些受刑的宫人个个被封住嘴巴,在凿开冰面的湖水中慢慢溺毙,尸首浮在湖面,被不断落下的白雪再次覆盖,过了整夜湖面再度冰封,死的悄无声息不留痕迹。

  这些都是太后身边得力的嬷嬷与奴才,慕容尉迟此番直接卯上萧太后,就连平素安宁和睦的表面也不想再维持。

  萧太后手脚发凉浑身不住微颤,瞪着慕容尉迟与怀中安静的人儿。

  “皇上。”她冷着声音尽力保持数十年的修养,“你打算怎么处置哀家?”

  慕容尉迟懒得再瞧萧太后,既然撕开面子他也不客气,“母后说自己受了诬陷并没有私藏朕赐予连贵妃的手谕,声明誓死也要与父皇灵位前讨个公道,那母后就暂留在灵山多陪陪父皇吧。等大理寺查明真相,再做定夺。哦对了,朕决定升宗霆为大理寺卿,这案子就由他负责。”谀

  宗霆乃是慕容尉迟的左膀右臂,他为大理寺卿彻查案子,意味着萧太后很长时间内必须要留在灵山。

  “廷芳,你最为孝道,朕就留你在灵山陪着母后,这里幽静适合你。”

  “臣妾”萧廷芳心坠入谷底,刚开口言道,慕容尉迟已然抱着连映瞳离开,淡漠决然的背影。

  厉璇看了人群中面无表情的辛湄一眼,那道手谕原以为在关键时用来保连映瞳性命,送行那天辛湄借机从她手中拿走手谕,她心中惶恐不安更不解阿麟为什么要这么做,原来他等就是这一刻。

  与精明能干掌控权利数十年的萧太后斗,铤而走险,背负不孝的骂名,厉璇后怕为他捏把冷汗,再想起阿麟之前又重新再提起有关秦浅与先帝甚至睿麟王爷的话,她内心的不安越发加大。

  有些事貌似就快要瞒不住了!

  ————————————雪芽的分割线————————————

  他一路捂住她的眼睛走回来,连映瞳其实都知道了,包括他与太后争锋相对说的那些话,包括他用怎样的手法处死太后身边的人。

  从来她都清楚慕容尉迟是什么样的人!

  他放下她,放开捂住她眼睛的手掌,妖冶魅惑的容貌平静得不见一丝笑容。他幽黑眸子注视连映瞳良久,捕捉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分别时,她乖顺的倚在他怀中依依不舍离别,再相见,他见到她眸中的惊喜,他忍着恨不得抱紧她不再分开的思念,他怪自己没有尽到保护她的责任,他的女人和尚未出世就失去的孩子。

  于是他惩罚自己甚至恨自己,他知道他越来越害怕失去瞳瞳,她的人明明在身边,可慕容尉迟觉得他总也走不到瞳瞳内心深处,得不到她完整的一颗心。

  即使她愿意替他生孩子,可他还是患得患失,日渐不安。

  因为慕容碧霄,也因为连利扬

  “瞳瞳。”他哑声唤着她的名字,徐徐对她张开手臂。

  将来,他张开双手还能不能再得到她同样的回应?

  迟来的拥抱,连映瞳怔了怔咬得唇泛白,还是忍不住靠上前。他今天为他所做的一切,得罪了太后得罪了萧家,将来他在史官的笔下会背负天下骂名。

  一直以来,他都在为她承受来自外界的伤害,她的委屈她可以忍受。

  “我们以后别再分开了好不好?”她紧抱他的腰,贴在他胸膛听着沉稳有力的心跳,热泪无声涌出。

  他身子僵了僵,深邃眸子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