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诬陷你(1/2)

加入书签

  上章错误:慕容尉迟不由再度靠近,“瞳瞳。”低沉嗓音有着一丝压抑良久的悸动,他的唇几乎就要触及那淡色的菱唇,她半阖眼帘迅速别过脸。

  应该改为:慕容碧霄不由再度靠近,“瞳瞳。”低沉嗓音有着一丝压抑良久的悸动,他的唇几乎就要触及那淡色的菱唇,她半阖眼帘迅速别过脸。悌

  ——————————天残手再次人名错误,抱歉悌

  慕容尉迟眸中蕴藏的寒意似有微动,手臂却再度用力钳紧她腰肢,另一只手轻抚她后背,紧绷俊容凉薄声音道,“不好!”谀

  眼泪烧烫眼眶滚落脸颊迅速被寒意浸透,连映瞳心间那点温度一点一点流逝,真的是误会了她与玄之,连解释也不肯听。

  他强势的压迫力下她还能说什么,软绵绵靠在他怀中,眼泪无声滚落慕容尉迟脖颈,烫在他心尖火一般熊熊燃起。

  他抱着她旁若无人自宫中迎接的一行人中走过,萧廷芳眼皮突然跳的厉害,慕容尉迟眼神似乎朝着她这里瞥了一眼,很短暂惊起她心头寒意。

  常宁怀有身孕的事宫中没有几个人知道,都以为太后送她去幽静的休养,她与远兮私下做的事开始就说好绝对不会告诉姑姑,除非萧廷芳脸色微变,袖中指尖掐入掌心。谀

  转念再想,皇上就算是从慕容碧霄手中带走常宁,只会对他们的关系生疑,关于刺客一事她没有亲自出面,借用远兮的名义动用萧家手下的人暗中联系行事,自然所有证据在事后抹的干干净净,再怎么查也不会想到是身为后宫妃嫔的她策划安排。

  连映瞳被慕容尉迟抱回寝室,生足了炭火满室春意。

  “再这休息。”慕容尉迟放下她,她阖了眼帘泪水黏着浓密睫毛不住颤抖,小小柔荑紧攥他衣角指节用力到泛白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她不想松开。

  慕容尉迟紧抿着泛白的唇,将她攥紧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每松开一根手指,他心口尖锐的疼就重一分。

  她的手苍白冰凉从他宽大掌心无力滑落,沉重的再也无法抬起,铺天盖地的悲凉席卷她全部身心。

  骤然额头是他微凉的唇覆上,连映瞳心陡然颤动眼泪汹涌,他不停解释还松开她的手,为什么还要吻她?

  慕容尉迟暗哑的声音响起,“等我回来!”

  “舅父”她抽噎喊他。

  慕容尉迟身影顿了下,却没有再迟疑朝外走去。

  泪眼模糊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她小小的心随着慕容尉迟情绪上上下下起伏不断,都快要不能负荷,他这几天都没有一句安慰的话,却要她等他回来?他又要去哪里?做什么?

  等待最是难熬,可慕容尉迟说了,连映瞳就乖乖等,好容易等到有人进来,她一见是厉璇立即追问道,“璇姨,皇上去哪里了?”

  厉璇脸色凝重,对连映瞳温和笑笑,“等等皇上就回来了。”

  没有谁再能拦住阿麟了!

  ————————————雪芽的分割线————————————

  “皇上,你是再责备哀家吗?”萧太后浑身微颤手指着慕容尉迟微怒道。

  慕容尉迟站在祭祀先帝的殿堂前,御林军有序分散四周,数十层台阶下跪着十多名宫婢,其中有太后身边最贴身的嬷嬷。

  这些人当初被派在连映瞳身边同去灵山伺候。

  “儿臣不敢。”慕容尉迟妖冶魅惑的笑容在漫天飞雪中格外引人瞩目,只是笑容过于妖魅生生多了几分嗜血危险。

  皇后康心雅,还有萧廷芳,辛湄德妃随行的各宫妃嫔连带数十名朝中元老大臣,一众人望着南溟最尊贵的的母子两人。

  “哀家也是为了她好。”

  “后宫的事本有母后与皇后安排,不过关乎到慕容氏子嗣的大事,母后却要瞒着压着,儿臣不懂特意来询问。”慕容尉迟淡淡说道,相比萧太后他简直平静的没有一丝火气。

  宗霆与慕容淮秀却骨子里腾起寒凉。

  萧太后挑眉冷笑,“哀家为什么要隐瞒皇上心里没数吗?”

  慕容尉迟抬眸幽黑眸中裹了霜寒,唇角笑意却渐浓,他靠近萧太后用两人之间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朕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