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能留(1/2)

加入书签

  对于萧远兮怒责萧廷芳冷笑,“你和姑姑想用小贱/人和她腹中的孩子牵制皇上,将来拥立儿皇帝好让萧家暗中真正掌控整个南溟,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做!”

  “你坏了萧家的大事,也换不来皇上对半点宠爱,常宁腹中的孩子若出了一点差错,你自求多福吧!”萧远兮厌恶至极瞧了眼萧廷芳匆匆离去。悌

  萧廷芳挺直脊背对他的话表现出漠然,却等萧远兮一走,她陡然身子一软瘫在地上。悌

  她得知慕容碧霄与常宁有段旧情,所以她与远兮合谋骗慕容碧霄前往找寻常宁,远兮并不知常宁有身孕,以为她想用慕容碧霄来里间皇上与常宁的感情。谀

  她不会让这个孩子将来落在康心雅手中,更不会让孩子成为姑姑威胁慕容尉迟的武器,常宁的孩子留不得,一定留不得!

  ————————————雪芽的分割线————————————

  连映瞳孕吐反应非常严重,几乎吃什么吐什么,厉璇心准备的汤药她喝两口就反胃,身子乏力只想躺着不动。

  见厉璇着急心疼,连映瞳每次逼着自己多少吃一点,然而吃完再吐无力趴在床榻。

  山间寒冷,再燃火盆也无济于事,她整夜睡不暖,厉璇陪在她身边帮她揉捏手脚。谀

  “璇姨,我是不是挺没用的。”连映瞳苍白着虚弱说道,她连自己也照顾不了,更没说腹中孩子,还有好几个才出生,她心里害怕极了。

  “刚怀孕是这样的,过了头三个月就好了。”厉璇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想阿麟了?”

  “嗯。”连映瞳点头,清澈透亮的眸子氤氲水光,好想念他,想见他抱着他,想着慕容尉迟身体的温暖透过肌肤紧紧包围她。

  “阿麟很快就会来接你和孩子回去,不要多想早点睡。”厉璇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哄孩子似的轻拍她后背。

  阿麟此行的时间真的太久了点,他最近还一反常态几次询问有关他生母秦浅,以前他极少会提及那些往事的。

  猜想到半夜连映瞳突然哼了几声,听起来似是不舒服,厉璇急忙查看心中一惊,她额头有些发热。

  这里没有备多少药材,况且小郡主怀有身孕一定要找大夫来诊脉才能开药服用,从这里下山不知要多久才能找到大夫,小郡主身体不能大意

  厉璇冲到门外想找人帮忙,谁知才走几步被人钳制住拖回房间。

  “璇姑姑莫要出声。”那人低声道。

  “闽越王爷?”听声音厉璇立即想到是谁,果然一双碧绿色眸子黑夜中格外耀眼。“你怎么找到这里?”

  慕容碧霄瞧着床榻上昏睡的人,苍白的小脸带着病态的红潮清瘦很多。他眼眶一热,上前连带被褥裹紧她就走。

  “王爷你不能带走她!”厉璇见状抢先一步死死拦住门口,“娘娘病了,身体很虚弱!”

  “她在这个鬼地方再住下去,小命都能没了。”慕容碧霄冷声道,深山之中,她屋里又湿又冷,他身体健壮的男子也不太习惯这样环境,何况她娇弱身子并不好。

  厉璇急了哑着嗓子哀求,“王爷,娘娘怀了身孕又生病,眼下动不得,奴婢求您了!”

  慕容碧霄身子一震,缓缓看向怀里的连映瞳,膛蔓延说不尽的酸涩,她有了慕容尉迟的孩子

  怔忪间慕容尉迟突然眼神一沉,抬手按着厉璇抱着连映瞳侧转身体,几枚淬了剧毒的暗器钉在门边闪着骇人的幽蓝。

  “璇姑姑不走不行了。”慕容碧霄随即抱起她护在前,一手拉起厉璇朝外跑去。黑夜中慕容碧霄神色沉稳,好在他赶来时仔细查看了周边的地形心中有数,所以带着两个不懂武功的人逃跑躲避起来一时还能应付。

  厉璇跟着慕容碧霄不断在山林中穿梭,茫茫雪地只听见逃跑时急促的喘息。

  后背危机并未停止,他大概断定来了几个人,武功甚是不错,换做平时他一人对几个打起来吃不了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