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疼的思念(1/2)

加入书签

  佳人媚·养女成妃,心疼的思念,

  萧廷芳水眸中压过一丝痛楚,慕容尉迟这个名字刻在心中,想起来就抑制不住的疼,若不想那就意味生命消逝。爱孽訫钺

  她爱慕容尉迟,从初见爱到如今,被他利用伤害冷漠对待,她就是没有办法忘记,世间就有那样的一种人,霸道占据了别人的心,直到生命终结也消除不掉他留下的痕迹。

  ————

  天蒙蒙亮,连映瞳还没有睡够勉强撑起梳洗,太后已经早早派了人过来守在门外等候她们。莫名,连映瞳隐隐担心,她双手护住小腹,耳边响起辛湄说的话。

  ———提醒你最后一句,中没有姐妹情,哪怕血缘至亲有时也要多个心眼防备愀。

  “别担心。”厉璇适时过来安慰道。

  厉璇伺候她几年个虽冷,连映瞳知道璇姑姑对她真心好,处处教她提点她,此时慕容尉迟不在身边,有璇姑姑陪着她,莫名不安的心才稍微踏实点。

  伺候完连映瞳梳洗后,璇姑姑替她披起大氅,见她瞧着窗外远处心知她牵挂谁嶝。

  “阿麟走前留了东西给奴婢,没谁敢动娘娘。”厉璇压低声音道。

  连映瞳眼里一片温热,虽然几天没有音讯可他心里始终有她,将一切安排妥当。原来心底的恐慌与委屈通通消褪,一抹坚定一点一点重新凝聚,抚着肚腹绵软的声音颤抖低喃,“我们都要坚持住等你父皇回来。”

  在旁的厉璇听到,清冷眸子顿时酸楚,自己都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如今有了宝宝变的格外坚强。

  连映瞳起身前去太后备好的清幽地方,雪地茫茫寒意彻骨,薄霜纷纷落在肩头,呼出的白气遇冷瞬间聚集睫毛凝了水雾。

  好冷的天,她的心却带着一丝暖意。

  “连贵妃请留步。”不远处德妃与辛嫔朝她走来。

  德妃眼眶微红,辛湄一如既往淡淡表情,除去慕容尉迟外,其他人与事都引不起她半点情绪变化。

  “太后说娘娘身体欠佳要去幽静地方静养,臣妾知道今时娘娘启程,所以在这里等候想送送娘娘。”

  “德妃有心了。”

  德妃想上前与连映瞳再说几句话,太后派来的人上前阻止道,“时辰不早,连贵妃还是早点过去,这天冷莫要”

  不等那嬷嬷说完,辛湄冷笑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中皆知辛湄得恩宠惹不得,平白挨了一巴掌只好讪讪退下不敢再多言。

  德妃比辛湄善于笼络人心,分了赏钱打点了太后派来的人得了单独相处的半个时辰,连映瞳还真不知道德妃对她这么惦记,说了不少贴己的话,还准备了冬衣。

  两人说话时,辛湄站在一边冷冷淡淡瞧着,等她们说了差不多,辛湄皱了眉头,德妃方才恋恋不舍送连映瞳走。

  “湄姐姐,我总觉得小郡主此行”德妃忐忑不安,话说一半被辛湄眼神制止。

  裹紧大氅,辛湄不动声色朝住所走去,偶尔抬头望天,霾天空又一次无声飘落雪花,今年冬雪的天冷的骇人,不知何时才有温暖时。

  ————————————雪芽的分割线————————————

  所谓幽静休养的地方在灵山深处,一住进来院外立即落了锁,太后派来的人皆变了冷漠脸孔。

  连映瞳心中一冷倒也不惊讶,果然就连血缘至亲也不能相信,皇外祖母将她送到这里无疑软禁。

  四处看了看,东西陈旧好歹算整洁,她们随行带的御寒的东西不多,德妃送的那些真的派上用场。

  厉璇不给她动手收拾,铺好了床褥让她休息,很快弄了些热汤送来,“这里太冷了,娘娘别冻着自己,胎月还小得养着。”

  萧太后手段比多年前更狠,趁着阿麟不在送她们到这里,无法送出消息给阿麟,她心里也担忧何时能出去。

  那个心肠狠毒的女人,连至亲也下得了手,她只想要尚未出生的孩子,本就没有管过小郡主死活。

  连映瞳点点头端着热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