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难为我(1/2)

加入书签

  佳人媚·养女成妃,何苦难为我,

  斋戒结束的当天,连映瞳早早闭门一直等慕容尉迟,直到深夜都不见他过来,她心情失落钻入被褥里,翻来覆去半天才睡着。爱孽訫钺

  慕容尉迟来时已经快三更天,凝视她熟睡的容颜,想着之后要离开几天还是没有忍住俯首轻吻她。

  连映瞳其实睡的不沉,他的吻才落下她就醒了,等慕容尉迟撬开她的唇齿,她主动的用舌尖回应他。

  慕容尉迟再好定力也经不住她生涩主动的邀请,掀起被褥覆上去。

  触手光滑细腻的肌肤,微弱烛火中,连映瞳全身上下只有一件肚兜掩住前一片雪色肌肤,潋滟水眸流光溢彩,布满红霞的致小脸媚态天成愀。

  “阿麟哥哥,利息不要了?”她勾住他脖颈,软糯甜美的声音在慕容尉迟心湖激起层层涟漪。“要”慕容尉迟声音沙哑不堪。

  握住她脚踝朝上将双腿最大程度撑开,扣着她纤细腰肢,慕容尉迟沉腰凶悍贯穿她湿润的禁地,紧窒的美好层层叠叠包裹他,快/感迅速窜遍全身,她呻/吟着双腿勾缠慕容腰间,感受他在她身体最私密的地方碾转冲撞,抵死缠绵的温柔,她主动抱着他一并沉沦。

  天渐亮嵴。

  慕容尉迟临行前抱着疲力尽的她好一阵亲昵,嘱咐道:“这几天大雪山路难行,等雪停了才能启程回去,我有要事先行处理,尽快返回灵山来接你。”

  她赖在他怀中不说话,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有什么不懂为难的事交给璇姑姑处理,你只要等我回来。”

  他又不放心多交代几句,连映瞳听了更不舍,却笑道,“你早点回来,不然我就不听话。”

  末了,凝视连映瞳良久的他笑的无限温柔,“小乖,我爱你。”

  ————————————雪芽的分割线————————————

  山中大雪封了来时路,带病来灵山祭拜先帝的慕容兰心受不住寒凉病情加重,太医看了几次不怎么见好转。

  连映瞳心急如焚,这些天祭拜先帝时母女两人才有机会见面却没有说上一句话,一来慕容尉迟总将她留在身边,二来她想找机会接近慕容兰心却觉得娘亲躲着她似的。

  她很伤心,加之现在慕容兰心病重,她干脆每天几乎受在病榻前伺候照料。她既然决定与慕容尉迟在一起,自知她的选择得不到娘亲的祝福,却仍希望求得娘亲的一丝原谅。

  屋里又传来一声脆响,慕容兰心阖了眼帘不看泪眼汪汪的连映瞳,只冷声无力的一句,“本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与嫡亲舅父乱了伦常的小贱/人,给本滚!”

  厉璇见状轻搂连映瞳走出内室,这几天这个孩子整个人熬瘦了一圈,长公主只要醒过来看见她总冷面相对,那话说的一次比一次难听,有时厉璇也听不过去。

  “娘娘,奴婢伺候长公主吧。”

  “我没事,娘亲生病心情总不好,上次的药貌似没有效果,我再去请太医来给她瞧瞧。”

  “还是奴婢去吧,雪天太冷,御药房离这里比较远,你看你手就没有暖过。”

  “不用了璇姨,你这几天也没有休息好。你放心,我真的没事。”连映瞳笑笑,娘亲的话似一刺扎入她心尖,可她又能怎么办?

  明知道这段感情本是错误,但是管不住自己喜欢慕容尉迟,一天比一天更喜欢他。

  慕容尉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册封她为妃,这个男人滚烫的爱就放在她手中,仿佛一把火烫着连映瞳恨不得燃烧她,令她无法不去接受!

  冒着风雪到御药房,却被告知院正今日去给萧贵妃请平安脉。

  连映瞳转身再去萧贵妃住所,途中有人将她拦下,碧绿色眸子像一汪凝霜的春水,冷的让所见的人心碎。

  落雪无声,她脚步顿了顿直接想与来人擦身而过。

  “什么时候你连自己也骗?”

  连映瞳脸色白了白,低低一句,“闽越王爷,你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