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当我禽/兽(1/2)

加入书签

  佳人媚·养女成妃,直接当我禽/兽,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大事。爱孽訫钺

  就在方才,驻扎在三十里之外齐北尧统帅的二十万兵突然神速起兵撤离返回齐国,探子千里加急送来的战报内容简直令人瞠目。

  萧重渊连续反复看了几次,恨不得将战报看穿洞来。

  “太后,齐国最接近南溟一连三座城池失手!淮秀王爷成功堵截沧澜江的齐国三十万大军,超过三分之一的齐国主力葬身沧澜江。”他越说越心惊,南溟的兵力全巢而出赶赴沧澜江,这里只剩下萧家还有兵力,宗亲那里个个死守六军不发,淮秀王爷本无暇再分出兵力,为什么齐国还有三座城池失手?

  还有驻守南溟边界的二十万大军,接到城池失守的消息居然没有突袭南溟,反而急速赶回,远水救不了近火,这本不对章法愠!

  “不可能啊?”萧太后连连惊愕,目前南溟与齐国战事明显大逆转,她眼皮动了动,沉思片刻,“随哀家去城楼。”

  连映瞳提着喜服衣角朝城楼跑去,里纷纷议论突然扭转的战事,齐国突然退军,齐北尧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今天是她出嫁的大喜日子,新郎却消声灭迹囊。

  登上城楼抬眸远处眺望,居高临下冷风吹乱长发冻得她手脚冰冷,唇上的胭脂禁不住她反复咬唇,露出唇瓣好几处细微伤口。

  不远处,黑衣银色锦带的人群手举黑色大旗,金线镶边绣,风卷旗面飘扬展开一个酣畅淋漓的“凤”字。

  “西域凤氏!”城楼下人群中有人叫出声。

  正巧登上城楼的萧太后脚步兀的踉跄,眸色倏的一变,萧重渊同样惊愕不已。

  有语道当今天下最不能惹的,南溟慕容氏,西域凤修篁。

  西域数万里疆土,凤氏不是皇室宗亲,也未有称王,却等同于凤氏掌权。

  天下谁人不识凤修篁,世人谁敢拂其锋芒。

  黑压压的随行宛若乌云行来,银色的光芒如雷电撕裂这片黑暗,前呼后应中尘土飞扬混沌,端正坐在软轿众人抬行的凤修篁永远都是天下人瞩目的焦点。

  遥遥相望还不清楚他的容貌,那身形气势却已然君临天下的威严。

  “凤修篁,他怎么来了?”萧太后的话无人能应答。

  凤家久居西域,凤修篁为人神秘,这出行的架势却惊人的气魄十足。

  软轿渐渐靠近南溟城,轿中人掀起轿帘朝城楼瞧望一眼。

  黑衣如泼墨金线绣边,年纪大抵如慕容尉迟相仿,眉目如画,一双瞳眸黑亮至极,灼灼照人勾魂夺魄。

  若论五官他不及慕容尉迟无暇妖冶,柔润的唇挺括的鼻,宛若一副山水泼墨,那一笔一划着力均匀,不多一点不减一分。

  他眉峰唇边噙着笑,却唯独那双黑亮至极的瞳眸没有一丝笑意,像一弯冷月穿破云层银魄动人。

  慕容尉迟妖冶魅惑,气势逼人有强大压迫力,吸引人却不能过于靠近。

  凤修篁自然也漂亮,是那种简直漂亮到过分,令人不由自主接近,他的美看似没有压迫力,然而当察觉到危险时早已不能抽身。

  城楼上喜服嫣红夺目的女子,凤修篁一眼些许惊艳,心中几分了然。

  那个女孩子不过十四五岁出落确实明媚娇美,尤其那潋滟水眸出奇的清澈。

  一向善于谋猜人心的慕容尉迟,竟然为了个小丫头轻易动欠下他凤修篁一个天大人情。

  “可怜的人。”凤修篁身边匍匐的女子声音微微叹息,白色纱衣纤尘不染,墨色的发铺满全身,黑与白极致的素雅。

  “怎就可怜了?”凤修篁言道,黑亮眸在未亮夜色里仿佛镀了层冰冷流光。

  “不过一只困在笼中的金丝雀,慕容尉迟养着宠着,没有他的宠爱,这只金丝雀迟早一天会死。”女子口气微凉好似看破命运般。

  “金丝雀就该宠着养,你这只飞鹰就是折断翅膀砍断脚,也不愿死在笼中。”凤修篁低语笑着,黑亮灼人的眸倏的凝向女子。

  “凤修篁你和慕容尉迟一样是

  佳人媚·养女成妃,直接当我禽/兽,

  都是疯子,我若是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