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求亲(1/2)

加入书签

  佳人媚·养女成妃,答应求亲,

  上章:“皇上——”慕容尉迟见连映瞳跑开,慕容尉迟又跟着冲进大雨中,“微臣去找小郡主,皇上您不能再出事!”

  改错,应为:“皇上——”宗霆见连映瞳跑开,慕容尉迟又跟着冲进大雨中,“微臣去找小郡主,皇上您不能再出事!”

  ——————————

  今年南溟的初冬没有落雪,却比往年这个时候都要来的寒冷。爱孽訫钺

  屋里日夜不断燃足银霜炭,一进来暖意扑面而来与外面极大反差,温暖如春悻。

  榻上坐着的连映瞳穿着雪白狐裘,流水似的长发倾泻一身,映衬巴掌大的致娇媚的小脸,黑白分明的美眸沉静无澜蒙了一层氤氲水汽,肤色极白细腻,双颊被暖意染了薄薄一层浅红,仔细瞧去整张脸却泛着病气。

  “哇,好冷啊!”女子清脆嗓音随着一阵银铃响动一并在屋中响起,乍冷的风呼得一下窜入随即被暖意融化。“这天冷成这样怎么还不下雪啊!”进来的女子红妆艳丽,一边抱怨天气一边走过来坐下。

  连映瞳长睫动了动,没有说话叭。

  “真盼着下雪,可以尽情的玩,整天闷在这里真没意思。”女子自顾自说着瞄了连映瞳一眼,“瞳瞳,你几天没有说话了,憋在心底伤的是自己。”

  连映瞳眼中起了一层雾霭,说出来有什么用,也挽回不了什么。

  “傻丫头,你现在再伤心那个男人又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个男人对你多重要,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可你不该把自己弄的那么惨!你还小,等过几年你长大了见识多了,你也许会发现对那个男人或许仅仅是依恋而不是喜欢,真的,你相信小寒姐姐!”她说的言之凿凿。

  连映瞳咬着唇热泪烫着眼眶,尚未痊愈声音透着几许沙哑,“我是依恋他,却也是真心喜欢他的。”

  小寒指尖掠起覆在她额头遮住那到伤口的发丝,“就算你真心喜欢他,他真心对待你吗?真对你好怎么舍得你在大雨天摔得自己遍体鳞伤也不管你?你来月事腹痛又淋雨,那几天痛得在床上打滚,最后都没力气动。大夫说你的身体受不得寒凉,你这么一弄得再花大把时间吃药调理。那个男人就是这么喜欢你的吗?”

  “我和他不可能在一起了。”连映瞳哑着声音抬眸对小寒笑了笑,清亮眸子失了光彩。

  她厚着脸皮,抛弃自尊求他,求他让自己留下,得到的却是他无情的回绝。

  她不断告诉自己,只不过又是一次被抛弃,只不过又再回到过去那里,没人关心没人爱她。

  心每时每刻都在疼,可她死不了呀,将来没有慕容尉迟的岁月她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可再难受也得忍着,她得咬牙忍过去!

  小寒怔了怔,连映瞳此时的笑容莫名感染她,心碎悲凉弄的小寒好一阵心口发闷。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过来告诉你一声,有人想见你。”

  连映瞳怔忪疑惑的目光中,有道俊秀儒雅的身影翩然而至。

  “齐北尧?!”

  ————————————雪芽的分割线————————————

  宗霆失去音讯好几天后重返南溟,雪白衣衫沾染点点血迹,神情憔悴,一贯文雅的人眉头深拧,坚毅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胡茬拉碴不修边幅。

  见到慕容尉迟他一言未发,扑通”一声响,他双膝重重砸在地上,脊背挺直头却始终垂着,撑在地面的手掌死死抠着好似快要/入其中。

  “说!”慕容尉迟心中一颤,他与宗霆相识多年,从未有见过沉稳如斯的宗霆这副凝重的神情。

  他没有带瞳瞳回来,难道瞳瞳

  慕容尉迟膛伤口狠狠抽痛,他下意识伸手捂住,这几天他心跳很乱,莫名的不安。

  宗霆慢慢抬头,他实在不知该怎么面对慕容尉迟。

  “皇上——”

  “朕让你说!”慕容尉迟猛的站起身,历经煎熬的身体一步步从龙椅走下,灰败的脸色极为难看,心头血气急速翻腾冲破喉头,他强行咽下,满腔血腥味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