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朕的命(1/2)

加入书签

  滚烫热泪灼烧她的眼睛,根本看不清眼前的慕容尉迟眼中闪过的不舍疼惜。

  她承担不了什么,帮不了他什么,她留下只是他的累赘悌

  她不断抽噎哭着,几乎用了最后的气力伸出手臂环抱他,她放弃了所有跟着他,他是她的全部,碾碎希冀零落一地,她还是舍不得他,双手十指紧扣慕容尉迟不放,全然不管手上那些伤口裂开。悌

  葱白纤细的手指,沾染点点血痕。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说过你爱我的,不会不要我的!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阿麟哥哥、阿麟哥哥”谀

  纤细柔软的身体颤抖的仿佛秋风吹落的叶子,慕容尉迟浑身一震,冷冽的眸子松动,溢在喉头的腥甜吞了再吞,他双手按住连映瞳手臂稍微强势用力将紧扣的手指分开。

  “听不懂朕说的话吗?朕让你滚,说几次都一样!”他拽开她手臂狠心推开她。

  那样冰冷的话,灭顶的绝望,连映瞳精神崩溃临近边缘。

  她全凭见到他的信念才撑到现在,听慕容尉迟一席话,她心绪完全乱了,全部承受能力冲突极限,她稳不住身体朝侧倾倒。

  慕容尉迟慌忙伸展手臂扶她,一声闷响,连映瞳额头还是重重撞在床榻一角,钻心的痛楚袭来。谀

  疼,真的好疼好疼,额头疼、身体无处不再疼着,心剧烈跳动,似要生生撕裂才肯停止这窒息般的痛楚。

  快死了,她疼的真的快要死了!

  她颤抖身体,下意识甩开慕容尉迟扶着她的手臂。她眼泪扑簌簌一个劲掉落,停不下来根本止不住。

  痛到极致,连喊痛的声音也被生生扼在喉头发不出。鲜血黏着她乌黑发丝徐徐滴落,沾染她苍白脸颊,原本透着清亮光彩的眸子刹那黯然失神。

  “你不要我了你真的不要我了”她喃喃自语站直身体,盯着慕容尉迟却是一步步朝后踉跄退去,睫毛颤抖厉害,血污迷糊了她的视线,他的面容也逐渐变的不真切。

  连映瞳听见自己的声音幽幽响起,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变的如此平静。

  “皇叔父,常宁走了。”那最后的一声道别气若游丝。

  若是时光倒退,他与她只是这层简单关系,那这一声别离该说的多轻松无碍,绝不会如现在来的沉重。

  转身,伴随大作的雨声,连映瞳一头扎进浓重的黑夜,耳边什么都听不见,被这倾盆大雨掩盖了天地间任何她不想再听见的声音,包括自己心破碎的声音。

  在她冲进大雨中的瞬间,“噗——”翻腾血气冲破喉头,慕容尉迟张口喷出一口暗黑色的血。他眼前好一阵发晕,稳稳气息,他来不及披上衣袍大步朝风雨中冲去。

  浓重夜色,瓢泼大雨,她害怕的!

  “皇上——”慕容尉迟见连映瞳跑开,慕容尉迟又跟着冲进大雨中,“微臣去找小郡主,皇上您不能再出事!”

  慕容尉迟服用霜花,药性一过耗尽心力,他的伤久久不曾痊愈,这点宗霆知道,却不知这些日子他又病的严重。

  也许真的有心灵感应一说,小郡主的担心出奇的准。

  午后觐见皇上,慕容尉迟刚吐血,脸色灰白难看根本无法见小郡主,所以一次又一次用各种借口令小郡主等待。

  宗霆想小郡主最好是等到后来磨去所有心性自动返回迦兰郡,总比皇上病重一事被她知道害得她担心又难受的好。

  只有送她回去迦兰郡,瑞安长公主才会给解药。

  可小郡主连续日夜不停赶回南溟,这么执着的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慕容尉迟不听任何劝告,手中长剑支在地面撑住衰败的身体。

  “皇上若是再出差错,整个南溟的百姓该怎么办?皇上要守住南溟又要守住小郡主,微臣明白您的心意,请让微臣去找,微臣拿性命保证小郡主安然无恙!”

  偌大风雨,只听见宗霆坚定无比的承诺。

  慕容尉迟骨节捏的咯咯作响,幽黑眸子爬满可怕的猩红血丝,在暴雨的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