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碎希望(1/2)

加入书签

  “还是咱们娘娘有本事,萧大人疼爱她这个女儿,听说很快萧家要派兵征战,南溟少不了萧家的。”小宫女的声音轻柔尖细。

  “那当然,皇上最近对娘娘好像又回到从前那么宠爱,今儿白天就和娘娘腻在一起,午膳与晚膳都由娘娘陪着,今夜干脆不翻牌直接让娘娘宿在御书房了。”悌

  后面应声的连映瞳听出,那是萧贵妃身边贴身侍女白英。悌

  “好姐姐,你说最近疯传的那事是不是真的?”小宫女语气透着好奇疑惑。谀

  白英轻蔑嗤笑道,“傻妹妹,你看小郡主整天粘着皇上的风/***模样,就算真有那事,也一定是她不要脸自己爬上龙床。皇上身边的妃嫔哪一个不是家世出众,皇上肯要她,不过图新鲜玩玩,终归要回到咱们娘娘身边的。”

  两人说着话,越走越远。

  他让她等,一而再再而三的等他召见,她好想见他,想的心不断抽痛。

  但是她耐着性子等,只因为他要她等,所以她愿意等,愿意相信他。

  那一个噩梦,她好害怕他出事,生命中她第一次因为某个人的安危惊慌失措彻夜不眠。真的好似有心灵感应似的,她听见心中的声音催促她必须要回来。

  不断赶路回来,只为他,只为慕容尉迟这个男人。谀

  无论别人怎么说她,说的再不堪都好,她只想抱着他,在他怀中得到温暖与安慰。

  连映瞳像被抽了魂魄似的静静立在门后,脑中恍然空白,直到门栓再次响动。

  夜风呼的一下吹进来,连映瞳猛的一颤,听见宗霆轻声道,“皇上请小郡主过去。”

  三更天,夜色凝重的可怕,淅淅沥沥又滴起小雨。

  御书房,她曾经不止一次来过这里,慕容尉迟靠在内室的小榻,身侧拳头大的明珠散发柔和光亮。

  那一夜,两人在这里忘情露骨的欢好,现在他身边却是另一个女人。

  慕容尉迟似睡初醒,鸦色长发如墨绸掠过暗哑华丽的流光,半边衣襟解开,胸膛肌肤那里还留着点点胭脂红,连映瞳咬着唇移开视线。

  慕容尉迟容颜仿佛镀了一层珍珠色柔光,虚虚地隐在光影中,刚从从情/欲中抽身而出,本就妖冶的面容更添了几分诱/人的魅惑,只是看不分明他的脸色。

  四目相对,慕容尉迟半阖眼帘张开,幽黑眸子泠泠,“怎么回来了?”

  连映瞳怔了怔,他那么淡漠疏离的语气神情,她从来也猜不透慕容尉迟的心思,她只凭感觉,听语气他生气了,不太想看见她。

  “我做了噩梦,梦见你出事,所以”

  “做梦朕出事,所以你就让宗霆连夜不停赶路送你回来?”慕容尉迟出声打断她的话,带着一丝冷冽的语气,却俯身伸手大力攫住她小小尖尖的下巴。

  连映瞳觉得下颌传来痛意,她抬眸直视他深邃不见深浅的幽黑眸子,眼眶酸的厉害她强忍泪意。

  “嗯,我担心你,我想你,所以我要回来看你。”对他的思念担心焦急,早将她小小不堪负荷的心撑的千疮百孔。

  既然他问了,她就要告诉他,她不后悔违背他的吩咐回来这一趟。

  慕容尉迟凝视她清透明亮的眼眸,缓缓松开手重新倚在小榻上,与她拉开一个疏离的姿势,轻声笑了笑,“看到朕无事,你可以走了。”

  她上前几步跪在他身边,那么冷漠的慕容尉迟让连映瞳心惊害怕,以前再严厉,她也从没此时感觉到他那样不容易靠近。

  像是将她排除在他心房之外,连身体也不愿意她再接触靠近。

  “我什么都知道。”

  慕容尉迟没有什么惊讶,掠了她一眼,唇边的笑阴冷,“知道了还不走,连映瞳你比朕想的要脸皮厚很多。”

  滚烫热泪溢出眼眶,她咬紧了唇然后又慢慢松开,“那我可不可以留下来。”

  慕容尉迟目光一沉,随即带着戏谑嘲弄,“几天不见,就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