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等待(1/2)

加入书签

  佳人媚·养女成妃,无尽等待,

  这些话似一把尖刀毫不留情狠狠刺入她的心。爱孽訫钺

  纸包不住火,早知道也许真的有这么一天到来,却万万想不到真的走到这一天要面临的是如此凶险的惊涛骇浪。

  人言可畏,她畏惧慕容尉迟此时再遭受怎样的为难。

  送走她,不准她再回南溟,因为与齐国的战事,更因为那些风传整个南溟她与他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

  那一家人还再说什么,连映瞳听不清楚,她耳朵嗡嗡响,脑袋一抽一抽疼起来悻。

  “够了!”宗霆怒喝道。

  那几个人见宗霆拧眉脸色冷的可怕,一时停下话题不敢多说。

  “宗霆,我们走”连映瞳颤抖的语不成调,她的手费力搭在他手背,指尖凉的吓人耙。

  抱起她虚弱身子,宗霆心中暗惊,小郡主整个人哪里还有一点温度,她不停发抖,他甚至听见她牙关不住相叩的细微声音。

  “微臣得罪了,我们不回南溟!”狠下心,宗霆准备带小郡主原路返回,他身为大理寺少卿在慕容尉迟身边多年,那些人说的话在战火即将燃烧的紧要关头,无论对南溟还是慕容尉迟来说,简直给了致命一刀。

  这些流言蜚语无疑暗暗将矛头指向小郡主,她成了挑起齐国攻打南溟的祸端,这场战无论胜败。

  朝堂会有人不放过她,慕容氏宗族也会有人不放过她,小郡主乃是众矢之的。

  连映瞳没力气反抗,抱宗霆抱着放回马车,车帘放下的瞬间,她紧攥宗霆衣袖,睁开眼睛,气色极为难看的容颜,唯独一双眸子依旧清透明亮。

  “我不回去,他怎么办?”

  “皇上有皇上的办法,小郡主莫要担心。”宗霆对慕容尉迟充满无比的信任,可对小郡主说这话却略有底气不足。

  那双美眸太透澈,她提起皇上时,眸光神采灵动,这张脸才恢复那点生气,皇上是她现在全部的神寄托,稍有一点差池,也许小郡主

  鼻腔有温热体流出,面对宗霆惊慌的眼神,连映瞳却笑笑伸手擦去鼻血,雪白贝齿也染了鲜血。

  “我不知道还能否坚持回到迦兰郡,我只知道我可以坚持到看见慕容尉迟那一刻。”她的手很软很凉,放开被她捏皱的宗霆衣袖,再度触及他手背比方才还要冷。

  这一路虽然不算漫长,小郡主却一直再强撑,看样子她身体承受要到极限。

  回南溟速度快些明早能到,回迦兰郡却要几天,宗霆沉了眉眼不再多说什么放下车帘纵身上马赶路。

  “这位爷您别生气。”方才首先与宗霆打招呼的年轻人大着胆子走上前赔笑道,大致打量宗霆几眼,“同时南溟子民,您若准备赶夜路回南溟千万要小心,我们离开时南溟有军队出城,听说城中兵力几乎被调空,南溟等于无人守护,若外敌此时闻讯来偷袭的话,那”

  宗霆不等他说完扬起马鞭赶路,他心里明白慕容尉迟一定将手中兵权全数给了淮秀王爷,眼下的南溟直属皇上的兵力,能有兵权在手的唯独萧家。

  萧家

  宗霆目光游移在车帘后,里面的人安静的悄无声息,他不由轻摇头,带小郡主回来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天蒙蒙亮。

  连映瞳仰面躺着,手掌交换用衣袖捂住鼻腔,一夜颠簸,鼻血渐渐止住。

  马车缓缓停下,宗霆在外轻唤她几次未听见回应,小心掀起帘子见她阖目极为疲倦的神情,“就快到南溟了,微臣遇见旧友说几句话。”

  她几乎虚脱没有力气半天才轻轻哼了声。

  听宗霆脚步声走远,连映瞳费力地掀起车帘细细一条缝,清晨时光宁静,晨曦光线柔和,她看见不远处与宗霆交谈的人一身戎装。

  若是没记错,连映瞳记得这身戎装打扮的人在军中军阶不低。

  两人侧身,声音故意压低,从侧面瞧去,那人神情焦虑不安,而素来沉稳老练的宗霆也拧眉,显然两人说的事非常紧急。

  突然宗霆转头朝她这里瞧

  佳人媚·养女成妃,无尽等待,

  了瞧,那人大概说到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