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为我心疼(1/2)

加入书签

  “你怎么会知道”阿麟是慕容尉迟的乳名,除去娘亲与璇姨这么称呼他外,也只有她与慕容尉迟两人亲热时,他总让她喊阿麟哥哥。

  “我当然知道。”他眸光少了那份狠戾,多了几许柔和,对着连映瞳他又一番仔细凝望,模样与记忆中的人并不相同,然而最相似的地方是感觉,这个孩子给人温暖明媚的感觉,她甚至不需要开口说话,柔柔默默的站在面前,看她一眼都觉得那么舒服,禁不住想更靠近一点。悌

  帝王家从来缺少温情,阿麟也如此,高处不胜寒,站久了也想得到一丝温暖吧。悌

  “这个名字,在尚未有他时他的娘亲与我就说定的,将来无论儿女都叫阿麟,取自我的封号睿麟。我是睿麟王爷,慕容缘生。”谀

  他缓缓取下黑巾,长年不见阳光脸色始终苍白,却遮掩不了精雕细琢的五官令人眼前一亮颇为惊叹,年华不再,却保留了最精致完美的底色,慕容氏的男子的确每一个风姿绰约,绝代风华,仿佛上天对这一脉赋予了太多的眷爱,相比她的娘亲慕容兰心容貌显得平淡不少。

  “你不会听过我的名字,你只要记住我不会害你,因为你是阿麟喜欢的人。”他淡淡说道,那语气神态竟然与慕容尉迟那么相似。

  “我命令玄之去大理寺带你过来,无非想你一面,阿麟的娘亲是我的女儿,她去世很久,我这些年也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去看阿麟一次,他好吗?”谀

  慕容缘生敛去眸中狠戾语气清淡却听的出他对慕容尉迟的关切,只是他说慕容尉迟的名气取自他的封号,还有他的女儿是阿麟娘亲时,连映瞳一时愣住。

  慕容尉迟的生母不是萧太后吗?

  忖了忖,她回答,“嗯。”她打定主意无论对方说什么,慕容尉迟受伤的消息一定不能透露出去。

  慕容缘生点点头,“知道阿麟过的不错,我也能放心了。”

  “那你能让我离开吗?”连映瞳小心对他提出要求。

  “你急着离开是怕与玄之见面尴尬?”他锐利的眸子骤然凝向连映瞳。

  被他这么瞧着,连映瞳觉得有些不舒服,那目光太过狠戾阴冷。

  “我不是怕尴尬,我和玄之说的很清楚,我要回大理寺,我突然不见踪影,他会担心的。”

  “瞳瞳,你真的不怕别人知道你和阿麟嫡亲甥舅却又彼此相爱的关系吗?”慕容缘生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紧逼着连映瞳。

  那股巨大无形的压迫力朝她袭来,连映瞳站稳深深吸气,美眸瞪大毫不惧怕的对视慕容缘生,“那是我和他的事!”每一个知道她与舅父关系的人要么逼她、要么不断提醒她这是段见不得光的孽缘,要么将沉重的事实摆放在她面前。

  要她怎么办?她能怎么办!她已经喜欢了慕容尉迟,谁可以告诉她一个两全其美,能继续喜欢他,却又不会令他在世人面前蒙羞的办法!

  他微微挑眉楞了下,冷厉眉眼缓和了不少。

  ——那是我和你的事!

  还有相似的一点,她与浅浅一样的固执。

  “能多住些日子吗?你让我想起我的女儿,阿麟的母亲。”他软了态度请求,连映瞳还是摇头。

  “不是我不想留下,而是不能让他担心。”念及昏迷的他,她胸膛酸涩,她想慕容尉迟,那么想他。

  鼻中涌出热流,她伸手去擦,一手鲜血,低头间,鲜血一滴接一滴不断落下。

  真是,怎么这个时候流鼻血,连映瞳用手抹着,可总也抹不干净似的。

  慕容缘生见状上前扣住她手腕,目光一沉,“小命就剩半条了,哪里都不准去!”口吻根本不容她有半点抗拒。

  “你不用吓唬我,我只是秋燥留鼻血,我小叔父是名医,他都说我没事的。”连映瞳身体软绵绵的睡在榻上,脑袋晕晕乎乎不肯相信他说的话。

  慕容缘生拂过她的睡穴,静静凝视昏睡的她片刻,眸中渐渐被一片狠戾占满,“看见你让我想起浅浅,只是好可惜,好可惜!”声音渐轻,他将视线移开,悄然走出屋中。

  慕容碧霄始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