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一辈子(1/2)

加入书签

  萧太后放下手中香茗,对被‘请’来的连映瞳招招手轻笑道,“来哀家身边。”

  萧太后没有慕容兰心给人的温婉感觉。

  悌

  几十岁的人容颜依旧秀丽致,岁月似乎特别眷顾她,看起来像慕容兰心的姐姐,浑然天成的气质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养成,她连一个笑容的分寸也拿捏的准。悌

  虽然太后是自己皇外祖母,可连映瞳骨子里不喜欢靠近。

  谀

  萧太后琉璃色宛若猫儿似的眸子瞧她还站在原地,不由叹口气,敛却眼中狠戾,“瞳瞳呀,哀家是你皇外祖母,难不成还吃了你?你和皇上的事,你娘亲全部告诉哀家了,过来吧。”

  连映瞳不由一惊抬眸,“太后娘娘,我娘亲”她与慕容尉迟的事被娘亲发现了?

  “她呀,气病了。”萧太后无奈摇着头,见她吃惊又伤心的样子,“放心,有太医照顾兰心。不过她这病是心病,能不能医治好还要看你和皇上。”

  连映瞳又心急又心惊,脸和火烧一样,萧太后轻描淡写一句就道出重点。

  萧太后见连映瞳那副表情她能猜到几分,皇上想得到的什么时候放手过,年轻漂亮嫩的仿佛花蕊般的小女孩。

  她萧恩霖半生聪慧,最大的羞辱不堪就是有了兰心这个女儿。谀

  还有多了连映瞳这个不知羞耻的外孙女,三番四次想她外嫁,齐国国君答应只要联姻成功,就暗自借出一半兵力给萧家联盟,这个丫头不仅不肯嫁人,还与皇上纠缠不清。

  低眉顺目的姿态多像曾经的秦浅,怯生生柔柔弱弱的站在那里,总能轻易令男人起了欲念,想要保护。

  搅的南溟皇室一团乱,贱/人,

  萧太后心里恨恨一句,不动声色将话题一转,“你和皇上的事哀家不好/手,更说不得什么。瞳瞳你是大人了,皇外祖母有些话该说的都对你说清楚吧。哀家不喜欢辛湄,她曾是废太子的太子妃,也是皇上的皇嫂。皇上的脾你该清楚,他想要什么没有呀。当初他册封辛湄入遭到多少臣子反对,结果一道圣旨,死伤数十人这才封住了悠悠众口。如今皇上二十有七,膝下无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辛湄或者皇后妃嫔,她们不如你和哀家来的亲,只是有一点,她们与皇上没有血缘羁绊!你若真和皇上断不了,哀家不会如兰心那么逼迫你离开。那么瞳瞳,你告诉哀家你愿意从此呆在深,没名没分伺候皇上吗?”

  这些话她不止一次听过,血缘,这两个字死死扼住她喉咙,每一次想起她心底有深深负罪。

  她与慕容尉迟不止一切做了男女间亲密的事,被他滚烫的爱包裹,在他温暖的膛中缠绵,她的挣扎一次次减弱,她喜欢嫡亲的舅父,那么喜欢,喜欢到心痛!

  萧太后没有一句指责她不对,然而这些话却如尖锐的刺,深深扎在她要害处。

  她垂下头,膛酸楚难忍,咬紧唇极力忍着眼眶处打转的泪水。

  “你真愿意,哀家就帮你想办法,一来你能留下,二来瞒住你娘亲。哀家养育兰心与皇上长大成人,做娘亲的哪一个不想儿女幸福。摊上皇上这么个有违伦常的孽障东西,哀家还能怎么办?往后你若是真受了委屈,那时你别怪皇上,多为皇上考虑,其实他也不容易。哀家也不顾的将来万一你们的关系被张扬出去,皇上沦为天下人唾弃鄙夷的对象。只要皇上现在高兴就好,不然哀家还能怎么办?唉”

  眼眶被浮现的雾气烫的难受,泪水大片纷纷掉落,她怎样都无所谓,可慕容尉迟不一样,南溟的帝君与亲外甥女乱/伦,一旦传出去,即使堵住天下人之口,在史官笔下那将是充满羞耻不堪的一页。

  他还没有子嗣,她也不可能为他生下子嗣,她的存在不能为慕容尉迟带来任何意义,他们没有将来没有希望,就这么一路在黑暗中走着。

  他爱她,她又能为慕容尉迟做什么?

  辛湄没有说错,慕容尉迟很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