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又靠近他(1/2)

加入书签

  痛慢慢回袭,连映瞳捂着脸颊怔怔瞧着辛湄来不及反应,冷不丁辛湄抓住她的手臂硬生生拖起她,辛湄的手很冷紧扣她手臂,修的干净整齐的指尖掐入她肌肤。

  “嘶——”连映瞳疼的一阵抽气。

  不知道辛湄哪里来那么大力气拖着她,连映瞳双腿久久跪着麻木无知觉压站不起,辛湄见状狠狠地又摔下她。悌

  悌

  半蹲下一把揪住连映瞳衣襟朝上提起,平素那么清冷的辛湄眼眶泛红瞪着她,憔悴带着病容复杂的神情交错。

  惊慌、着急、生气更多的是失望!

  这就是慕容尉迟爱着护着放在心尖上的小女孩?辛湄太失望,失望到极点!

  她年小固然不算太懂事,但是她真的不知好,她不明白慕容尉迟为她到底付出了多少心血。

  那个骄傲如斯的男人,最后被她伤害至此。

  “辛嫔娘娘”连映瞳无暇顾及她为什么发那么大火,也顾不得挨了那一耳光,她只担心慕容尉迟怎么样了。“他——”

  “他很痛!”

  长久不曾说话,喉头发出声音很缓慢,一个字一个字好似挤出,沙沙哑哑的发音,吐字尚算清楚。

  不大的声音从辛湄唇中发出,她一脸冷若冰霜,寒凉的眸子斜睨,对连映瞳的惊愕毫不在乎。谀

  辛湄放开她衣襟,缓缓站起身抬手指着门外,“你走。”

  雪芽的分割线

  虽然止住血,慕容尉迟伤势还很严重昏迷不醒,在中想瞒住受伤这事颇为困难,光是太后那里就极为棘手。

  慕容淮秀白天守在这里换药诊脉,宗霆代慕容尉迟处处理能力范围内的事务,而生病的辛湄负责夜里照顾他。

  一天一夜过去,表面上尚且安宁无事。

  虽然辛湄下了逐客令,连映瞳还是没有离开,一天一夜就这么守着,看着三个人轮流照顾慕容尉迟,她帮不上任何忙站在一边。

  “小叔父,对不起。”她含着眼泪怯生生一个劲对慕容淮秀道歉,平素小叔父对她非常好,这次的事,连带小叔父也因此对她生气。

  慕容淮秀见她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守着,哭红了眼睛那模样委实可怜不禁也心软,“回去休息吧,皇兄这里你帮不上忙,苦熬自己也没用。”

  连映瞳心酸难受,她知道自己没用,她在慕容尉迟面前发了脾气说了错话,结果惹出那么大的事,不仅伤他很深,还要劳烦别人来收拾残局。

  “我想看看他。”如今她与他只相隔几步之遥,慕容尉迟在生死边缘徘徊。

  想起刀入心口那一瞬间,她感受到慕容尉迟的痛,鲜血从他伤口汩汩流淌,仿佛也将属于她的生命力一点点抽走。

  太过震惊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她陷入一种无助的迷茫,对于这个男人疯狂执着的爱,带着血缘带着禁忌。

  异常滚烫炙热,燃烧她的身心,飞蛾扑火,甘之如饴!

  慕容淮秀有些为难,“湄姐姐在照看她,你还是先”他望了眼内室的辛湄。

  “我看一眼就好,求你了,我很担心他,如果见不到他我不会走的!”她声音不大,足可以让辛湄听见,她要见慕容尉迟,这个男人对她有非同一般的重要。

  果然,辛湄身影走来:淮秀,你去休息,让小郡主进来,她被谁都应该要来见皇上一面。她打了手势支走慕容淮秀。

  连映瞳轻手轻脚进来,眼神触及床榻上昏厥的慕容尉迟,痛楚碾过她的心,美眸迅速泛红,她很快擦去眼泪,她想好好看看这个男人。

  长睫毛阖起遮住他觑人时有点痞有带着邪气的眸子,沉沉睡去,脸色稍显苍白,五官挑剔不出一点瑕疵,好似老天将所有的美好送赋予他,慕容尉迟真的很美,收敛平素的狠戾,有那么一点孩子气。

  尤其他抿着唇,唇角有些微微下撇,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找不到人哭泣的小孩子,她心酸难受,这样的慕容尉迟她很想紧紧抱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