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来临,慌不择路(1/2)

加入书签

  “你们出去一趟到底出了什么事?”慕容淮秀嗅到一丝不安气息,一向温和儒雅的宗霆那眉眼间似是沉重。

  宗霆遥望慕容尉迟孤寂挺拔的身影那么凝重,他跟随慕容尉迟十多年,真不想见到他这副模样。悌

  悌

  “敢问王爷一句,辛主子的情况如何?”

  “不好。”慕容淮秀抿唇,他就没有见过和慕容尉迟一样固执的人,还是个女人。

  别人的爱情中,再爱的炙热奋不顾身,结果也逃不掉飞蛾扑火焚烧成灰的下场。谀

  湄姐姐,该要有多爱,你才如此不顾生死为了我皇兄。

  “真的没有办法?”

  “蜀地唐门的毒天下无双,我以为学到十成,哪知道这些年宫中藏着这么厉害的高手,我大意了。”慕容淮秀平素笑嘻嘻的俊颜变的冷峻。

  慕容尉迟沉静坐在一边,修长手指泛着冷意,指尖抵在拧紧的眉间。

  耳边连映瞳软糯甜美的声音。

  ------我喜欢你。

  ------皱眉不好看,都老了。

  她不喜欢他皱眉,一个劲央求他笑给她看,她极少撒娇,不懂怎么讨好他,甚至她从不会对他要求什么,安静如水,在他需要温暖的时候总在他身边。谀

  临行那夜,她纯净的眸子湿润,软软地身子抱着他恋恋不舍,没有告别的情话,慕容尉迟真的喜欢她这么依恋自己。

  手掌撑着额头两侧,慕容尉迟完美无瑕的俊颜蒙起一层寒霜,紧闭的眼眸中满是猩红。

  倏的,慕容尉迟身。

  薄雾的秋夜,纤细娇小的人儿站在宫门台阶,淡色的唇微张,呵出一缕白气,环抱手臂来回摩挲取暖。

  似梦似幻般的人影那般不真实,仿佛随时就会消失。

  慕容尉迟冷峻的容颜,情不自禁舒展,多天分别,昼夜不眠不休快马加鞭赶回,慕容尉迟有瞬间的恍惚。

  站在宫阶上等待的连映瞳脚下些微不稳,透过薄雾走来的男子,身影渐渐在她泪光中模糊,而他的容颜却深刻烙在心底。

  心骤然激动,鼻端涌现强烈酸楚,秋夜寒意入骨,心房那小小一处却变的暖烫。

  飞快踩过那几层石阶,猛的飞扑在他怀中。

  慕容尉迟下意识抱住扑在怀中的人儿,寒意浸透绵软身躯,她声音微微发抖带着哭腔。

  “慕容尉迟”

  感觉到慕容尉迟手臂用力抱紧她,连映瞳满心酸楚溢出,她踮起脚手臂紧紧缠绕他脖颈不放,脸颊蹭着他,宛若小动物求着微薄的温暖。

  “瞳瞳”

  低哑熟悉的声音,连映瞳哽咽,热泪滴落。

  滚烫热泪熨烫慕容尉迟,深邃猩红的眸子透着一抹温情,手指一下一下梳理她黑缎似的长发。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执着等他,她不是他的妻妾,只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禁忌的爱,火烫疯狂,总有一天会烧得她灰飞烟灭。

  寒凉的夜,她等的好冷好冷,却因为他出现,她压抑的思念焦灼,汹涌而出,给她注入新的活力。

  慕容尉迟抱着她走入寝室,她瘦了,小小的下巴尖尖的像杏核,她抬头望着他,可怜兮兮的眸光眼泪盈盈欲滴。

  她颤巍巍迎接慕容尉迟来势汹汹的吻,唇碾转微痛,她齿关被轻易撬开,他的舌探入纠缠,舌根吮/吸得发麻,满口尽是他的气息。

  身体被他重重压在床榻间,彼此相拥紧贴。

  胸膛的空气快被他抽干,他的手伸入她衣衫内,轻扣住她圆润的丰盈不断捏揉。

  连映瞳乖巧的搂着他,手指伸入他发丝轻轻摩挲,他炙热的眸光凝视她,似乎要将她熔化。

  良久,燥热的激情缓缓得到释放。

  慕容尉迟低头吻在她眉间那抹红痕,深邃的眸无比眷恋。

  连映瞳长睫微颤,小小微凉的柔荑突然攥住慕容尉迟衣角,他衣衫湿冷沾染了药味,这药味她嗅过,是属于另一个更需要慕容尉迟的女人。

  “能等我睡着再离开吗?”她第一次会对慕容尉迟提出这样的要求,看他拧了眉头,连映瞳气息呛在喉头好一阵酸楚,眸光颤抖忍着泪,“你赶回来见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可能不能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