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一整夜(1/2)

加入书签

  幸而水不深,呛了几口就被赶来的奴婢救起,连映瞳一向恐惧水,浑身湿漉漉惊魂未定不住发抖,半天说不出话。

  德妃目睹这一幕慌得脸色发白,辛湄揉着额头眉间紧蹙瞬也不瞬凝视连映瞳,半晌她难得走过去,仔细瞧了瞧受惊吓的她。悌

  一把拽住连映瞳起来推给德妃,吩咐宫婢拿了药瓶给她嗅了嗅,呛人的味道冲脑疼,连映瞳恶心的趴在水阁大吐。

  悌

  等待太医赶来,她吐的浑身无力,太医一番检查确定她落水受惊并无大碍,辛湄冷眼在旁,大抵这次事闹的过份,辛湄留她在宫中休息。

  “辛嫔娘娘这次太过分了!”闻讯赶来的厉璇鲜少动怒甚至连番指责辛湄。

  辛湄静静坐着,反正听不见声音任由厉璇指责,最后她淡淡笑笑对厉璇行了个礼转身就要走。

  厉璇拦在她面前突然改了称呼,“辛家小姐,小郡主怕水你虽然不知情,可她是皇上心尖上的人,你给她闻了什么东西,弄得小郡主吐成那样,你不要太过分。”

  辛湄一愣又浅浅笑起来,看了眼厉璇,慢慢的从袖中拿出方才给连映瞳嗅的瓷瓶。

  厉璇狐疑接过嗅了下,顿时神情一变,“这”

  辛湄抿紧了唇,神情冷然的离去,留下厉璇在原地紧紧皱眉。谀

  “璇姨。”床榻上的人发出微弱声音,一见到厉璇手中的瓶子连映瞳头皮发麻,好冲人的味道她闻了作呕。“拿开这个,好难闻,我闻了想吐!”

  厉璇见状丢到瓷瓶,不露痕迹的笑笑,“好了好了奴婢扔掉了,现在还觉得难受吗?”

  “好多了。”她声音虚弱,刚才梦中她又看见自己被掉挂树枝顶端,绳子被割断她掉在湍急的河水中,胸口好痛好痛。她哭着喊着没人救她,然后呛的不能呼吸

  好久不做这个梦,她想着就后怕,

  “奴婢熬了热汤,喝完再睡一会儿好吗?”厉璇轻声安慰她,出去端了热汤进来,见连映瞳站起身捂着鼻子,指缝不断渗出血,脚步摇晃。

  “璇姨,我头好晕我”

  ------

  慕容淮秀站在辛湄门外,见了那冷眼看他的清丽佳人,轻笑感激道:“湄姐姐,谢谢出手救了小侄女。”

  辛湄听了打了几个手势,斜睨慕容淮秀一眼。

  “这点不能怪你,三年前你被人用掺了毒药的熏香害的差点没命,听闻你一直研究香气,小侄女衣服上染的香味,你一下就闻出不对劲,失手推她落水。你给了她解药,这药没有中毒的人丝毫嗅不到味道,只有中毒的人闻了会呕吐不止。”

  辛湄不以为然,动了动唇:我不是为了她。

  “你为了我皇兄,湄姐姐,你这样总会令人误会,小侄女很单纯你不妨试着对她好一点。”看了辛湄打的手势,慕容淮秀苦笑,“你何必如此,你对皇兄也非常重要。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清楚,现在小侄女等于是他的命,你的方法过于极端,你让皇兄在小侄女面前为难。”

  “碰!”辛湄大力关闭宫门,慕容淮秀碰了一鼻子灰站在外面。

  慕容淮秀摇头喃喃自语,“痴男怨女,怎么就遇在一起了。”

  想起小侄女熏染的香料,他去太医院查问过,证实配置药方的太医叫池行云。他每年只在宫中呆几个月,剩下的时间在民间做游医。

  前几天,他已然离开南溟皇宫。

  姓池,慕容淮秀脑中不断掠过当时太医院所见的那几张面孔,那位池太医倒是印象比较深刻,不温不火的个性,断诊开方配药煎熬,手法娴熟老练,看的出名家风范。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拿出袖中和小侄女要来的丝帕,记得他曾在关雎宫嗅见一抹不易察觉的香味,总想不起那是什么,今天再嗅,那香味与手帕熏香中的一味料极为相似。

  香味疗法与服药治病有异曲同工之处,熟悉此法的高手能将不同的香味调和,杀人与救人只在一线之间,更有名家能用此研制出慢性不易察觉的杀人方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