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期待(1/2)

加入书签

  连映瞳抱紧慕容尉迟不肯松手,冰寒的身子暖了不知多久才渐渐有了温度,她长长轻叹一声仿佛从冰窖中捞起的人终于缓口气。

  听她长叹一声身子有了温度,慕容尉迟手指拨开覆盖她额头的发丝,苍白小脸那双清澈的眸子微微睁开,少了往日的生机与神采。悌

  悌

  慕容尉迟重重拧眉,连映瞳缓缓抬手轻揉过他的发移到他眉间,指腹试图熨开他紧皱的眉宇。

  “皱眉不好看,都老了。”她懂慕容尉迟的心疼,他不善于说,却用行动极好表达,她心里明白的。

  谀

  “嫌我老?”慕容尉迟眉梢一挑,换做平时他马上能用行动告诉她说这话可要付出代价,如今他瞧着连映瞳关切的眼神,不济的身体状态,委实不敢再对她做什么过激的行为。

  看见慕容尉迟隐忍的眼神,她小声道,“舅父,你笑笑嘛,笑给我看看。”

  她喜欢看见他笑,这个男人真心笑起来特别好看。

  “都嫌弃我老了,笑起来能好看吗,不笑!”慕容尉迟故意绷紧脸。

  “笑嘛!我肚子疼,你笑的那么好看,我看了就不会疼了,笑一下嘛,就一下。”她软糯甜美的声音有点撒娇似的求着他,小手还不安分的在慕容尉迟胸口轻轻转圈。谀

  看似勾撩似的动作,纯粹连映瞳个人难得对他撒娇似的习惯,她不自知这么做,对慕容尉迟来说无疑在他身上撩拨一簇一簇火苗。

  紧扣她仍旧不安分的小手,慕容尉迟幽黑眸子一下子深沉如夜,按压小腹腾起的燥热,沙哑低沉的嗓音,“我笑了你真的就不疼了?”

  “嗯。”她点头,不经意舔了下淡色的唇,清亮水眸注视眯了凤眸呼吸变的微微急促却极力控制的漂亮男人。

  脸颊酒窝随着慕容尉迟唇角扬起变的深深,妖娆魅惑的男人带着孩子气笑容,维持了一会才逐渐变浅了无痕。

  连映瞳心愿得到满足,她手掌捧着慕容尉迟脸颊,在他微微失神瞬间,她主动覆上他的唇碾转,生涩不得技巧却弄的慕容尉迟生平第一次脸颊一丝浅红。

  “舅父,你脸红了!”连映瞳美眸瞪大惊讶发现慕容尉迟还会脸红。

  “小乖,你学坏了”他凤眸眯起,眼中星芒带着一丝危险,舌尖舔过被她吮/吸发麻的唇。

  “还不是你教的。”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想一想下一刻又凑过去这次稍微用力咬了他的唇,清澈眸子带着小小威胁,“舅父,以后这里不准再亲别人!”

  唇瓣又麻又痛,罪魁祸首的小丫头瞪大眼睛要他的承诺。慕容尉迟笑而不语,深深凝视她。

  他才不会告诉她,他平生吻过的女人只有她一个人。

  连映瞳清亮的眸黯淡下去,她也说不请自己为什么要对慕容尉迟说出这么可笑又达不到的要求,他是皇上,后宫妃嫔众多,将来还有要入宫的秀女

  慕容尉迟是她的唯一,她却永远不会成为他的唯一、最爱。

  还是她要的太多,想的太天真了,觉得自己可笑又想哭的感觉浮在心头,她垂敛眸子扯了扯嘴角自嘲笑笑,“我生病了说的话不算数哦。”

  “亲了我,还摸了我,一句你生病了说的话不算数就算了吗?”慕容尉迟猜到她一定又想多了,他最爱最想要的女人从来只有她,这些经历了岁月等待,越发显得她多么重要。

  连映瞳不由自主朝后缩,慕容尉迟伸过手臂一把捞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紧紧扣着她在胸口继续暖着。

  慕容尉迟摩挲她细腻脸颊,见她咬唇他低头吻了吻她,“你说喜欢我的。”

  “嗯。”她小小应声,对慕容尉迟的感情她一直很模糊,他爱她,那她对他怎样?一旦这种模糊变的清晰,连映瞳能确定对他是依赖喜欢的,她会对慕容尉迟说。

  “就是喜欢吗?”他追问。

  半天连映瞳轻轻点头,慕容尉迟心中失落,却还是充满希冀,生活三年,他多少了解她一点。外表再怎么活泼,其实个性很温吞,敏感又心思重,总憋在心里不肯说。

  逼不得,只有等她慢慢想明白,可有一点连映瞳极是好的,看似柔弱,她内心始终存有固执,这样的人对感情慢热,她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不会轻易改变。

  所以慕容尉迟听见她说出那句话,爱她的那颗心一如既往的坚定。

  “小乖,我会让你从喜欢我慕容尉迟变成你爱上我慕容尉迟。”他自信笃定甚至带着狂傲的气势,眸中温柔却几乎要将她溺毙。

  连映瞳眼眶莫名热了热,她想起小时候爹爹说的一句话。

  这世间最难之事莫过于有一个人温柔待之。

  只是这个人与她血缘羁绊,爱上慕容尉迟,那将面临怎样的一种境况?

  连映瞳阖了眼眸不愿再多想,她重新抱紧他,滚烫眼泪落在慕容尉迟心口,烫得他一阵心酸。

  “后悔吗?”他拉她入地狱,她的每一个挣扎连带他也痛着。

  看不到连映瞳表情,慕容尉迟听见她抽噎回答,“舅父,除

  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绝不负你!”

  耳边她清晰听见慕容尉迟一字一句坚定如铁的承诺,热泪再度落下,

  ------------雪芽的分割线------------

  等她入睡,慕容尉迟轻轻起身,睡梦里她小手始终扣紧他不放。

  “我等等就来,乖点。”他俯身在她耳边哄着,然后一点一点将手指从她手掌抽出。

  屋外宗霆等候良久。

  “齐国探子得到我们放出的消息已经赶回齐国,齐太子最近也准备离开南溟,臣听派遣过去的细作回报,因为都灵王爷的事,齐国国君震怒,秘密召集一批武林人士到齐国。”

  “师傅那里有消息吗?”慕容尉迟问道,云岭峰有天下最机密消息来源最快的玄机阁。

  “师傅飞鸽传书,请皇上移驾云岭峰。”

  “这么棘手?”

  “估计事情没有我们看的那么简单,齐国与南溟相隔甚远,如果要发动战事,对齐国来说讨不到便宜。所以臣估算,他们想借用别的什么力量来协助攻打南溟。召集武林人士,难道想刺杀?”宗霆想了好久还是猜不透。

  慕容尉迟朝屋内瞧了瞧刻意压低声音,“宗霆,慕容碧霄现在走到哪里了?”

  “探子回报,他一直走山路朝闽越的方向回去。”

  “回去就好,我们也尽快启程去见师父。”

  听慕容尉迟清清淡淡这么一说,宗霆起先到没有在意,抬眸时他看见慕容尉迟脸上浮现一抹魅惑笑意,明明笑的那么好看,然而夜色中他眸子深沉却裹着霜寒。

  宗霆没来由心惊,许久不曾看见皇上露出这样的表情,上一次看见,还是多年前慕容尉迟即将登基,血洗南溟朝堂前夕。

  ------

  连映瞳有些不安,三年来她从未有与慕容尉迟分开那么久,上次他陪同太后礼佛,前后不到二十天赶回,这次却连确定日期也没有。

  “能早点回来吗?”她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在宫中那么不习惯。

  慕容尉迟见她从得知他要离开的消息就变垮了张脸,伸手轻捏她面颊,“舍不得?”笑意促狭。

  她红了脸颊却很老实点头,“路上小心。”慕容尉迟要远行,她好像什么忙也帮不上。

  对连映瞳招招手,她听话的过来,慕容尉迟不舍她落寞神情,“尽量少出关雎宫,听璇姑姑的话,太后与皇后那里的请安你免了,就是别人前来,你也不要理睬,这些琐碎的事有人处理。”

  “那我娘亲”

  “皇姐那里我会安排好,总之你要听话。”

  “那我就在关雎宫中专心等你回来是不是?”

  “那你还准备等谁?”

  连映瞳不禁数落,“你真霸道,一点不讲道理!”她有种被他牢牢关起来的感觉。

  慕容尉迟知道她心里不乐意,低头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