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想放你走(1/2)

加入书签

  她冲出关雎宫鬼使神差去了与慕容碧霄从前约定见面的地方,记忆如潮水涌来,她狠狠推开玄之,她等待九年的幸福。

  伤害一个人只需要那么几个字,玄之眸中的痛,他黯然转身离去的落寞背影

  连映瞳,你居然真的忍心伤害了他。懒

  她呆坐好久,直到肩头一暖,身体微震,有瞬间以为会是玄之,她满心慌乱歉疚转过身。

  “姐姐?”

  “喜欢躲起来哭的习惯还没改掉吗?”连映月纤细手臂团团搂着她。

  儿时熟悉的感觉,连映瞳睫毛颤动眼眸湿润,额头抵在她肩头心酸痛不已,想问一句玄之好不好,话在舌尖回转终是吞咽下腹她哪里还有资格。

  连映月好似猜到她心思,轻叹一声,“王爷不好。”

  “他怎么了?”连映瞳泪光涌现心急追问。

  “心,伤了。”连映月指向心口位置唇边泛起凄凉笑意,她从来将慕容碧霄视作神般仰望,他冷漠不苟言笑的一面有些相似她的爹爹连利扬,她倾倒他的风采钦佩他的行事作风与手段。

  可原来,这个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他隐藏那么深,却被瞳瞳几句话轻易逼出来。

  这么爱嘛?

  几时,他爱的那么强烈,她曾经一度认为慕容碧霄对情爱冷心。虫

  不是不去爱人,而是他将爱人的心藏在不见天日的深处,长年累月独自深爱。

  双手安静交叠放在双腿上,连映瞳垂下头,那么安静的人儿久久未动,仔细看去肩头不易察觉的微颤,泪水无声大片滴落。

  因为害他受伤心中万分难受想放声一哭也变的那么吝啬。

  玄之心伤了,她亲手送上那一刀,利器双刃伤人伤己,很疼很疼

  连映月凝视她,她的小妹妹柔弱无助楚楚可怜,外人面前怎么受欺负即使含着泪也不会轻易掉下,转身躲起来偷偷落泪。

  很令人心疼,水眸盈盈那么无辜。

  “你真心对王爷的吗?”

  她想知道,被慕容尉迟悉心保护至今不知世事天真无暇的十五岁小女孩到底懂什么爱?

  清浅素白的小脸泪痕未干,“我很喜欢碧霄,我一直等他回来找我。”

  “喜欢?喜欢到什么地步?狠狠伤他,看他痛不欲生?”连映月声音微冷,手掌握住她肩头。

  连映瞳心一震不住摇头,“我喜欢他想对他好,他开心我就高兴,我不想伤他,我更不想他痛不欲生!”

  “可你还是这么做了!”连映月语气有些激动,清丽面容跃然一抹因爱伤痛的酸楚。

  这就是她的喜欢,说好听是简单,说难听则是幼稚,慕容碧霄那种男人需要的竟然是这样的一种被喜欢的方式。

  “你的喜欢,却害得他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你的喜欢也许将来会令慕容尉迟痛下杀手!”

  慕容碧霄的计划历经多年,她能想象这个男人的鸿鹄之志,他心中勾勒出怎样的宏伟山河。

  因为连映瞳幼稚可笑的一个喜欢,甚至爱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慕容碧霄轻易乱了心神,他惹怒的人是武帝慕容尉迟。

  一个斩杀至亲手足,屠杀大批朝臣,还有任何不服从归顺他的人。

  爹爹腰斩死的凄惨,连家百余口血洒刑场,她亲眼所见宛若人间炼狱,那时她还刚满十五岁,也是个孩子,被娘亲捧在手心疼爱呵护的孩子。

  连映瞳脸色刹那惨白,眼眶溢满滚烫热泪,被姐姐的指责炸得她脑中轰鸣阵阵。

  慕容尉迟的确有一刻想杀玄之,他不止一次警告她离开玄之,她担心害怕玄之安危,每一次见面玄之的安慰保证还有浓的化不开的深情包裹她,淡化那些真的会在将来致命的危险。

  “我、我不会让他伤害碧霄的!”连映瞳倏的站起身子说的坚定,眼神却流露她的慌乱与不知所措。

  连映月冷哼对她连连摇头,“你求他不伤害王爷,他就会答应你吗?有一点你看来忘记了,你姓连的,你是宣威将军连利扬的女儿连映瞳,你不是什么常宁郡主!”

  “我知道,我从没有忘记过自己是谁!”她瞪大晶亮的眼眸用力擦去眼泪。

  连映月深深吸气,眼底流露满满无助。

  “慕容尉迟不会放过王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