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乱到底(1/2)

加入书签

  十多个时辰白天转为黑夜的漫长等待,慕容尉迟沉着脸微微垂眸,身形隐在一片黑夜中。

  夜近过半,短短一天不见,他平生第一次相思泛滥夜不能寐,宛若初尝情爱的男子。

  他一向浅眠,今夜且毫无睡意,静静坐着等候黎明,幽深黑眸眼波流转星芒闪动。懒

  掐揉蹙起的眉宇,一点刺痛蔓延,慕容尉迟深深叹息,起身踏出御书房外那一刹,眸光掠见不远处一抹小小纤细身影抱膝动也不动,风恰好吹灭摆放在她手边的乞巧灯。

  夜空腾起一缕渺渺青烟,孤零零的身影透着寂寥,揪住慕容尉迟的心。

  她下意识抬头望向慕容尉迟站立的方向,大大的水眸漆黑瞳仁似点墨“舅父我膝盖疼,走不动”绵软透着无奈的声音,神情那么茫然。

  一场秋雨止歇,地面仍有些许潮湿,不知她到底坐了多久,从头到脚沾染了湿重的夜露,长长睫毛浓密挂着细小雾珠,映衬清透的眸子越发明亮。

  她被慕容尉迟抱坐在御书房休憩的小榻上,掀开帷帐,案边几颗明珠发出莹莹柔和光泽,安静又透着几分宜人的暖意。

  他一言不发擦着她乌发间细密水珠,她手里还攥着他送的乞巧灯。

  “娘亲今晚不在,我半夜出来怕黑。”她垂眸喃喃道。虫

  慕容尉迟手微僵,心再次被揪痛,黑暗对她而言心生恐惧。

  掌心滑落温暖熨贴她脸颊,连映瞳一下闭起眼眸轻声叹息,无奈、无助、无力、茫然无措。

  “我想了很久,还是要来见你。”

  他神情沉静淡漠听她说完,“你还是怕我会不顾一切杀了慕容碧霄?”

  连映瞳眼泪一下子掉落,心不能抑制疼着。

  她的眼泪无声说明一切,慕容尉迟心口闷痛。

  最深最凝重的夜,她一个人提着朦胧烛火的灯,也许还照不太清前方的路,她忍着对黑暗的惧怕来见他,依旧为了别的男人。

  手掌挪开,她的脸颊迅速失温。

  下个瞬间,连映瞳微凉的小手攥住他手掌前端,显然鼓足极大勇气开口,绵软声音禁不住丝丝发抖,“我为你而来。”

  心突然跳快半拍,慕容尉迟一时怔忪。

  滚烫热泪在眼眶不住打转,“我不想你动手杀他,我不想他出事,也不想你双手沾满血。”

  慕容尉迟深邃目光闪烁,一刹那跳快的半拍又重新归位平静,勾起冷冽浅笑他道,“朕的手很早就沾满鲜血,你亲眼见过不是吗?”摊开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

  一双操纵天下,操控生死的手。

  越美的东西,往往越危险伤人。

  连映瞳心疼的厉害,微微点头眼泪夺眶而出。

  一双小手伸过来同时放在慕容尉迟手掌中,她忍着膝盖疼痛半跪小榻上,微微仰起的小脸痛楚与委屈,“直到现在我做梦还会见到三年前那一幕。我爹爹临终前嘱咐我不要报仇,我听他的话好好活着。舅父,不杀人好不好?我不是不懂事,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不想再有人因为我而死!我们的关系已经太重了不要再掺杂血腥进来,我、我”

  “受不了,是不是?”慕容尉迟沙哑了声音,她一哭他心痛。

  “受不了,受不了你对我的好、受不了你总猜对我的心思、受不了你我那么沉重的关系压得我快要不能呼吸”

  捧起她的脸,拇指擦去她纷纷落下的眼泪,慕容尉迟嘶哑声音几乎低吼,“那就什么也不要管,乖乖在我怀中,天塌下来有我承担!”

  连映瞳浑身颤抖,用力攀住他宽厚肩头,仿佛即将溺毙的人抓住救命稻草,放与不放手,结果其实一样。

  当初她选择原谅、选择不再恨他,甚至她有了小小的妥协,可事情发展远远没有她设想那么简单。

  “我们没有好结果,没有、永远没有”

  “愿不愿意”

  连映瞳突然勾住他脖颈咬住他的唇,将他尚未问出的几个字封在口中,“我不知道,不知道”她颤抖着手指扣紧他的背,心底抵触害怕他要问她的话。

  她慌乱无措的模样,激的慕容尉迟在绝望中腾起一丝微妙的希冀。

  咸涩眼泪令他受伤的唇角一番轻微刺痛,覆盖她颤抖的唇,慕容尉迟温柔耐心的碾转吮/吸。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记住,我退步妥协只是因为不希望你再伤心难受。我说过,这段感情我要得到你的回应,我可以再多给你时间,可你必须要开始学着懂我的心,而不是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慕容尉迟近三十年不断前行争夺,他做的一切从不在乎世俗眼光,更不在意后人将来如何评说。

  与她这段感情也许真的如她所述,不会有好结果,充满深重罪孽的爱,天下人唾弃,耻笑,如何期待一个好结果。

  其实没有关系,他不在乎,他怎么样都好,唯独在乎她免受伤害。

  怀中的人无声的点头,无疑给了慕容尉迟一种暗示,昨夜她迈出小小一步令他暗暗雀跃,今次她已经开始试着靠近他给予的那份爱。

  深邃黯然的目光闪动,带着一丝

  惊喜,他再度吻过她嫣红的唇,手掌贴着她身体曲线来回抚着。

  连映瞳手臂无助的攀紧他肩头,她阖了眼帘睫毛不住颤抖,身体随着他的抚/摸渐渐发热。

  她在发抖没有躲开他,她对他一直有感觉的。

  慕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