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痴狂(1/2)

加入书签

  一场秋雨,连映瞳趴在床榻哭到无泪,黑亮发丝垂下隐约可见雪白的后背。

  天色未亮,屋里蜡烛火光微弱,慕容尉迟同样一夜未眠,翻身压住她,脸颊蹭着她光/裸细腻的肌肤,一下又一下温柔细致。

  哭了良久才睡着,她始终不与他说一个字。懒

  没有往常般强烈拒绝,不代表她这么快就接受她,对他的那点好感太微弱,微弱到不够她坚持下去,也许她醒来就会再次远离他。

  感觉到她轻微动了动,慕容尉迟手指撩开她额前的发,“再呆一会儿再走好吗?”

  连映瞳紧闭眼眸,耳蜗被他温热气息弄的痒痒的,他似乎再等她准确答复。

  他不带她回去,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天亮前无法赶回。

  “嗯。”

  轻微应声已令他心中一丝欣喜,慕容尉迟浅笑亲了亲她耳垂,体贴替她盖好被褥才离去。

  慕容尉迟一走,被褥中热气渐渐消散,她觉得冷,不由朝他睡着的地方挪过去,残留在被褥上他的温暖被她汲取走。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他,连映瞳生怕时辰来不起,刚坐起身感觉凉意阵阵,看来天色真的转凉了。

  披着他的长袍,赤足踩着深软地毯她打开窗户,迎面凉风她不由轻颤,裹紧衣袍细细打量昨夜没来及看清楚的院落。虫

  他说这里是他和她的家,天色不明,院内小厨房里慕容尉迟有条不紊忙着生火,炊烟袅袅飘散暗色夜空,点了蜡烛有亮光的厨房成了她眼中最温暖的地方。

  疼爱她的夫君,每天清晨为她洗手做羹汤,她只管负责赖在温暖被窝中做幸福的小妻子。

  连映瞳清澈水眸渐渐发热,不自知的瞧着那忙碌的男人勾起唇角轻笑。

  未料,他回了眸,两人视线骤然相对,她甜美的笑还来不及褪去,令慕容尉迟微微怔忪。

  她像被惊吓的鸟儿,缩回身子关了窗户。

  心里的感觉算是患得患失吗?慕容尉迟捂了下心口,虽没有笑意,眼神出奇柔软。

  -------------雪芽的分割线------------

  一路急赶,回到关雎,天色逐渐亮起,跃出云层的朝阳驱散薄雾,大雨过后空气湿冷,昨夜带走她,连映瞳穿的单薄,她解开慕容尉迟的披风还给他。

  大手裹住她小小手掌不放开,连映瞳瞧他一眼,垂了头固执抿紧唇不说话。

  “还疼吗?”慕容尉迟拉她靠过来一点。

  连映瞳摇头,夜里他疯吻失控咬破她舌尖,早上她笨手笨脚喝粥又再度烫伤,多灾多难的舌,当时疼得她快落泪。

  头顶传来他微不可闻的呼吸,清冽气息随即喷洒她面前,柔声带着哄她的意思,“张嘴,给我看看。”说完,另一只手托起她下颌,拇指、食指分别轻放她脸颊两侧,那架势就是她不张嘴给他看,那他就自己动手来。

  她飞快瞧了眼寝室,担心慕容兰心是否醒来了。

  “给我看一下就好。”慕容尉迟知道她担心什么,算算时辰迷香差不多用尽,皇姐随时能醒过来。他轻轻抠她手心几下,连映瞳心中更发急不安。

  不得不微仰起下颌乖乖张嘴,嫣红的菱唇微启,舌尖稍微伸出,原本粉色舌尖变的鲜红。慕容尉迟突然低头,出乎她意外他唇瓣含住那小小一截湿滑的舌,轻轻吮/吸吞咽,唇送上前覆在连映瞳唇间碾转。

  情人间的深吻,第一次在白天旁若无人的吻她,顾不得下一刻也许就会走出看到这一幕的慕容兰心。

  连映瞳吓的手脚虚软,他动作看似轻柔,她就是不能挣脱,慕容尉迟清浅无声的笑引得膛轻微颤动。

  心满意足过了瘾,慕容尉迟才缓缓松开她,目光刹那流转低沉声音透着一丝哑然,“喊一声阿麟哥哥,就放你走,不然还这么亲你。”

  瞧着她又羞又紧张,白皙脸颊浅浅晕红,粉嫩的唇张了张很小声又不甘心开口,“阿麟哥哥。”一下子很容易挣脱他的手掌,连映瞳转身急匆匆朝着寝室跑去。

  关雎门被大力推开,门轴发出嘎吱声惊

章节目录